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 前世番外-墨莲 也曾错过2(一人称)
听书 -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前世番外-墨莲 也曾错过2(一人称)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 作者:梓云溪| 2021-04-26 11: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母亲下葬那会儿,绵绵细雨连下三个多月。

到今日,天空才稍微有些放晴。

我一个人顺着宫墙,慢步在凄凉空敞的大道上,心里总是有种别样的情绪。

父皇的疯病越发厉害。

他有时候头痛起来,会疯了似的乱砸乱摔东西。

以往母亲活死人一样躺在那里时,他至少疯的还没那么厉害。

可如今……

我知道一切都在向着最糟糕的局面发展下去。

京中的形势已经不甚稳固了,到处都是腐而不僵的脏东西。

它们有时候大半夜不睡觉,就绕着京城外墙打转,无论射死多少只,总有后来者前仆后继。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

我总挂念着斯空星上的父王母后,我还想着十二弟那弱小的肩膀,不知能不能撑起墨国的江山社稷。

可我也只能就这样想想罢了。

我回不去,相比起偏安一隅的下星域,也许神州的未来才是更加可怕的。

“殿下,礼部拟定的百花会折子,您要看一看么。”赵腾东挪了过来,小步小步移着,低声问了我一句。

是了,过了热孝,这些大臣们又开始积极准备着为我选妃一事了。

百花会,美其名曰让各家适婚女子聚集在一起,由着我选点。

但我却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

我以守孝三年为由推脱,那些臣子们便冒死去我父皇面前进谏,哭着说储君一日无后,国之危矣。

我真是烦死这些表里不一的狗东西了。

城外尸傀祸乱苍生,他们成日里不思对策,就想着这些有的没的。

我又不是要死了,暂时无后又怎么了?

我有时候真恨不得像父皇一样疯起来,将这些罗里吧嗦的臣子们,一个个都砍了。

……

百花会的时候,我眼神异常冷漠地坐在那里。

像是一尊门神,哦不可能是一座冰雕吧。

那些女子看着我,一个个神情怯怯欲语还休的,我扫过一眼就觉心烦不已。

一个两个三个,全都是那般矫揉造作毫无特色。

两名女子此时走上前来,上前见礼且细声细气,“见过殿下。”

陈朝志与钟离大将军的女儿,我还是认识的。

陈宝佳与钟离芷薇,这俩女人如无意外,应是礼部给我造册点名选取的侧妃了。

好笑,礼部看上这俩个,那就让那些老头儿自己娶回家去吧。

我抬眸看了她们一眼,瞅见俩人故作羞涩、扮作娇羞可人的模样,心里便没来由升起恼恨之意。

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总觉得今生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错了一般,一错再错,错得令人无法直视未来。

我冷冷地注视着那两个上前行礼的女子,猛地掀翻面前的桌案。

劈里啪啦一阵东西落地。

那些打扮的娇柔艳丽的姑娘们,个个噤若寒蝉噗通噗通跪倒在地,连声颤颤叫着,请我恕罪。

恕罪?

恕什么罪呢?

我大踏步拂袖而去,一场百花会闹腾的不欢而散,消息很快便传遍朝野内外。

很快便有流言传遍京都。

说是太子殿下不好女色,喜好男风。

???这说的是我么?

父皇召见了我,满面暴躁训斥我一通。

他罚我跪在祖宗宗庙,我连跪三日夜,吭都没吭一声。

后来他也没辙了。

他脑袋疼,疼起来的时候,就用头去撞墙,国安在边上惊叫连连,即便用上最名贵的香,也没办法阻止他如此疯狂的举动。

他疼着疼着,也就不管我的事情了,我也不管他。

原本就父子情淡,自从母亲过世后,我们之间大概连基本的问候都不剩下了吧。

礼部那边开始自说自话给我塞女人了。

真是可笑,他们以为这么做,孤就能就范?

我索性给那些塞进来的女人们,造了个苑子,苑子名“注孤生”。

这些心甘情愿被送进来的女人,她们从进来的第一天就应该明白,注孤生是什么意思。

既然她们自己乐意,我便也懒得去管了。

要是她们敢在花园里给我闹什么“偶遇”,我就打杀一两个,长此以往过后,所有人都该明白了。

不要“偶遇”孤,孤只能是她们仰望的对象。

后来?

后来连礼部都心灰意冷,不再自作主张给我送各种美女而来了。

他们认命了。

而且他们可笑地居然相信了那些个流言:认为我?他们高不可攀的神州太子殿下,是个断袖!

呵呵,断你妹妹的袖!

既然这些人如此蠢钝,那就由着他们蠢下去吧。

过了年之后,沧州帝容栎到访,父皇将国事商议全都交给我去处理。

他整日里醉在宫殿里,头发也不疏,有时候衣服也不穿,就这么傻呆呆地一坐,可能就是三天两夜。

我和沧州帝商议完毕,打算联手亲征,去往尸傀重灾之地。

困守京都的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战或可有一线生机。

退,则根本无路可退了。

一个月后,关于孤随着沧州帝私奔的消息,不造为什么居然传得三州大陆遍地知晓。

莫名其妙得很。

那天我和容栎在平金大草原上策马狂奔时。

他突然停了下来,指了指远处火烧云连成片的天空。

“你看那里。”

我就跟着他望过去一眼,红彤彤一片,一眼望过去像是被山火吹红了似的,红艳艳的异常耀眼。

“什么都没有呢。”我拿起随手挂着的酒壶,漫不经心喝了一口,“你看到什么了?”

“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个女子站在那里,冲我们招了招手。她面无表情的样子,我觉得有些熟悉。”

我忍不住扑哧一乐,调侃道,“想媳妇了?”

“没娶。”容栎摇了摇头。

我恍然大悟,一抬手将酒壶朝他身上掷了过去,我说难怪呢,别人都以为我同你私奔了,你这个万年老光棍,为毛不娶一个?

“你又为何不娶?”

“我怎么知道?”恍惚间我有些难受,想将心里的悲愤永久地压抑下去。

我扬鞭策马,直往前奔去,“如果这一战胜了,那咱俩就留在草原上过一辈子得啦。”

然后我策马跑远了,并未听到容栎低声喃喃,“若输了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