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御九天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须鬼巅
听书 - 御九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须鬼巅

御九天 | 作者:骷髅精灵| 2021-04-26 06: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鬼志才一愣,随即又惊又喜:“神使大人!”

不怪鬼长老反应不过来,到了这个级别,战斗大多数时候都不是靠眼睛直接去看,而是靠五感的延伸,一时间没看清样貌也是有的。

而王峰离开暗魔岛时不过只是个鬼初,可刚才交手时感受到的却是个鬼巅,两者间的差异何止云泥?这换谁也不可能把两者联想到一起去啊。

王峰这才大笑着放开手,刚才也是一时兴起,想要试试自己刚刚晋阶的鬼巅的力量,本以为有心算无心,是能够控制住鬼志才的,可没想到偷袭的情况下,再加上对方稍有大意,居然也才只是个平分秋色,暗魔岛这六位长老,手底下可是真有东西的啊。

……

暗魔岛上,虽然薇尔娜一开始时封锁了一些消息,怕影响到鬼级班的训练,但像温妮、克拉拉这些有私人通讯手段的‘情报头子’,想要什么事儿都瞒住她们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鬼级班乱过一阵子,有不少人都动了要出岛去找王峰的念头,但好在暗魔岛能确定王峰没死,薇尔娜岛主亲口辟谣,堂堂龙级说出的话,这些人还是相信的,何况就算不相信也没办法,孙猴子能翻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吗?

只是担心影响他们训练的情绪,可没想到,在几次有预谋、有组织的‘冲出暗魔岛’行动失败,被抓回来之后,鬼级班的训练倒是更加如火如荼、激情高昂了。

不为别的,连个暗魔岛都‘偷溜’不出去,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温妮、雪智御等几人却也直接‘困死’在迷雾里,还要别人来救……大家根本就帮不上王峰的忙,所有人都是深感自己的软弱无力。

打不过、跑不掉,弱就是原罪,这种时候,除了奋发图强、拼死突破,还有什么别的好说呢?

能被王峰选来暗魔岛的这批人,本就都已经是接近了鬼级界限的那一帮,在这里魔药管够、炼魂法阵管够,还有各种各样的傀儡陪练、乃至六道轮回的历练,再加上现在人人憋着的一口劲儿,所有人的进步显然都是巨大的,而那几个被‘特殊照顾’的就更牛逼了。

除了跟着胡娜长老不知去了哪里修行的克拉拉外,玛佩尔、音符和温妮的特殊训练全都已经结束了,旁人能感觉到玛佩尔和音符似乎都已经进入了鬼级的层次,虽说现在整个鬼级班里突破鬼级的人着实不少,变得似乎不怎么稀奇,也没见过玛佩尔和音符出手,但两人的气质以及写在脸上的那种自信,却能让人感受到她们和其他鬼级之间仿佛已经划出了一条分界线来。

当然,两人都不是那种爱现的性格,也不喜欢和人切磋,但温妮和她们显然不太一样……

这是个超有火气的,特别是在冲出暗魔岛行动失败,被抓回来之后,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翻不出薇尔娜岛主和那几位长老的手掌心,逃出去的事儿已经不用再想,于是温妮爆发了……

然后就开始了她的虐人之旅,前天是摩童、昨天是奥塔,现在则是范特西,都是一分钟内结束的战斗,当然,赢得也很神奇,感觉她明明在力量、速度等各方面似乎都没有什么质的改变,但战斗方式却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光是对蕉芭芭的召唤掌控,就已经完全超乎了魂兽师的常规范畴,什么落点距离、召唤时间之类的规则对温妮来说已经完全不适用,前天的摩童和昨天的奥塔都是一样,才刚说开打,那两个还和温妮隔着二三十米外摆造型呢,然后就看到蕉芭芭突然神威天降、一屁股给他们坐了下去,压得两个家伙服服帖帖……

今天的是范特西,有过摩童和奥塔的教训,范特西其实已经很小心的在戒备着了,可温妮只是在他面前虚晃了一招,刚刚拽去范特西注意力的时候,蕉芭芭就再度从天而降……

范特西差点就想骂娘,妈的咧,你能不能换一招?摩童他们输在这招下面,还可以说没准备,老子都看你这样虐过两个了,还被这样搞死,堂堂范特西队长不要面子的吗?

轰隆隆~~

蕉芭芭这屁股绝对是最近专门练过的,不同于以往柔软的触感,那是相当硬,跟铁板一样,这么砸下来完全不亚于挨了一记超级重锤。

霎时间,训练场的震荡声、还有范特西那翻起的白眼儿、以及喉咙里憋气的咕咕声音,三位一体,疼痛感从多维度呈现,让周围观战的鬼级班成员们全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连摩童、范特西这些人居然都扛不住,这要换自己,估计就得被坐爆了吧……

“呸!老子会扛不住?”摩童在旁边一脸不爽:“我跟你说哦,那熊屁股真正厉害的不是力量!”

“那是什么?”

奥塔在旁边连声咳嗽,摩童郁闷的说:“那熊不洗屁股,忒臭,老子是被它生生熏晕的!”

“我不太清楚这个啊!跟我没关系!”奥塔赶紧站离他远了一点,这蠢货小弟,把这说得跟是什么光荣的事儿一样。

果然,站在摩童旁边的坷拉一脸嫌弃的掩了掩鼻子:“果然感觉你这两天臭臭的,我还以为是我过度敏感了……”

“不错不错!”德布罗意满意的拍了拍摩童的肩膀,但又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赶紧缩回手去擦了擦:“以后就叫你熊屎摩童了!”

周围的人都大笑起来,摩童呆了呆,随即脸上阵红阵白,这算是把自己坑了吗?

而此时的训练场上,范特西看起来还真有几分是被‘熏’晕过去的样子,身体被压得死死的,从蕉芭芭的屁股缝里好不容易伸出来个脑袋,却再也无法动弹,只能一只手死命的捏着鼻子,另一只手不停的拍地:“认输!我认输了!”

可蕉芭芭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一脸得意的坐在范特西身上不动,温妮则是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的坐在蕉芭芭的肩膀上,傲娇的小眼神环顾了四周一圈,最后眼神居然还挑衅了一下肖邦和黑兀凯,最后懒洋洋的喊道:“我就想问一句,还有谁!”

四周憋着笑叽叽喳喳,黑兀凯和肖邦笑而不语,两人都看得出来温妮的蜕变,什么力量速度方面的‘照旧’,不过是因为摩童、范特西这些人都用不着她全力出手而已,这丫头不过是在和他们玩玩,感觉应该是已经进入鬼中了,而且还是那种完全掌控级别的。

从温妮去特训到现在不过只是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别说肖邦,就连黑兀凯都感觉这进步速度有些不可思议。

温妮得意的还在琢磨着下一句场面话呢,却听训练场大门那边有个略带一丝笑意的声音突然响起道:“这么多人怂她一个?老子真是看不下去了,还有我!来来来,小温妮,哥哥陪你练练!”

这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但又实在是有点不敢想象。

满场的脑袋顿时齐齐转动,连同蕉芭芭的,紧跟着,原本叽叽喳喳的现场突然就彻底安静了下来,那是……

王峰!

王峰和鲸族的消息在陆地上其实已经传了有十几天了,但大概是感受到了鬼级班最近训练的激情,觉得让他们当会儿‘哀兵’被刺激一下的效果也不错,于是薇尔娜对他们隐藏了王峰和鲸族的消息,至于温妮等人的‘私人通讯’装置,自然也都在逃跑抓回来时就被没收了,所以在暗魔岛这边,鬼级班的人们还不知道王峰已经被证实还活着。

这些天来,该流眼泪的都已经流过了,大部分人都已经将一切心思都用到了修行上,抱着的念头无非是变强后就可以离开暗魔岛去找王峰、变强后就可以出去帮王峰报仇之类……总之来来去去的念头里,王峰已死这个消息已经潜移默化的在他们脑子里根深蒂固了,可没想到啊……这家伙竟然突然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温妮的小嘴微微一张,原本懒洋洋的眼睛瞬间就瞪直了。

音符感觉眼睛里有了雾气,两只手紧紧的握拳捏在胸口前,她张开嘴巴喜悦的想要喊出那个人的名字,却感觉声音宛若哽在了喉咙里,似乎在这一刻她连说话发声的本能都已经忘记了。

摩童不自觉的露出一脸回味无穷的姨母笑,黑兀凯也是一脸笑意,他原本就不相信王峰会那么容易死掉,而奥塔三兄弟的嘴巴则是直接咧开。

雪智御捂住了嘴巴,这段时间得知王峰的消息后,她的表现是最平静的,从没在人面前掉过眼泪,但无论是温妮还是摩童等人策划的‘离岛行动’,她却一次都没落下,可此时,冷不丁的,两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的眼泪,突然就从脸颊两旁悄无声息的滑落下来。

玛佩尔则是感觉心脏猛然一跳,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突然静止下来……

王峰死了?她是不信这话的,作为已经与师兄迈过了那一步的人,她的红蜘蛛种对师兄的虫神种有一种遥遥的莫名感应,具体的情况、地点等等情报当然感应不出来,但至少,她能确认师兄一定还活着。

当然,确认活着是一回事儿,担不担心又是另一回事儿,玛佩尔不是那种躲在被子里哭的人,既然想要出去找师兄,于是她就一手策划了鬼级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越狱’……

没有通知太多,毕竟目标越小越容易逃跑,和温妮、雪智御、音符、范特西这几个最靠谱的人一起,甚至连奥塔和摩童这些人都没带,只因为他们大嗓门、遇事冲动,怕坏了事;本都已经无限接近成功了,玛佩尔甚至用上了师兄教她的破解迷宫方法,可即便是超绝的天赋加上红蜘蛛的敏锐感知,仍旧是没能破解暗魔岛那白茫茫的迷雾迷宫,最后被薇尔娜岛主亲自逮了回来……

这几天,别的人大概是已经放弃了,但玛佩尔却是正在暗中策划着下一次的‘越狱’行动,这次人更少,她打算只带自己一个人,而且,她打算要去薇尔娜岛主的房间里偷那张大家口中传言的迷雾地图……

只因为一个传言,都不能确定,就要去一个龙级强者的房间里偷东西,这大概也就是玛佩尔才有这样的胆量了,她开始在暗中观察薇尔娜岛主每天的动向,想要摸清她每天的作息时间、生活习惯、乃至行动规律等等,可没想到,还没等她计划实施,王峰师兄,竟然回来了!

玛佩尔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喜悦?激动?兴奋?她无法形容,因为这样的情绪她从来没有过,她形容不出来,只是心脏仿佛骤然收缩一般的静止后,随即就用那种仿佛最大功率的输出一般,砰砰砰砰的狂跳起来。

她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一步,可随即脚步就停止,感觉自己似乎是想要不顾一切冲上去抱住师兄的,但隐隐又觉得这样似乎有些太过了,毕竟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上下尊卑、令行禁止……

而就在玛佩尔一愣神这当口,有两道人影已经直接冲了出去。

坷拉和乌迪!

只有天才知道这两个自从知道王峰‘死讯’后就一直沉默寡言的兽人,事实上在心里究竟有多么的思念,他们两个没有参与几次所谓的‘越狱’计划,甚至因此还被温妮骂了一通,说他们两个不讲义气,亏温妮还一直把他们两个当成最好的兄弟姐妹来待……

虽然温妮是气话,但坷拉和乌迪其实还是很受伤,那真是没义气吗?

相比起周围这些大多出生良好的鬼级班弟子,事实上只有这两个来自南方的兽人才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一面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样子,以他们现在的力量,跑去如今祸乱四起的龙渊之海找王峰,那和送死没有任何分别。

死亡?对南方的兽人世界来说,那实在是太平常了,坷拉和乌迪不怕死,但他们不想毫无意义的死,当然,也没劝温妮他们,乌迪固然是因为嘴笨,但对坷拉来说,她只是太清楚了,温妮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听劝的,图费口舌、令人不快而已。

于是这段时间他们剩下的所有就是训练,训练得最拼命最狠,那是直接奔着往死里去,没别的想法,脑子里的念头始终只有一个:变强!只有变得足够强,才能找出杀害王峰师兄的凶手,才能替他报仇!

可现在,王峰师兄回来了!

两人的冲出似乎总算是打破了这满场诡异的宁静。

“班长!”

“王峰!”

“老大!”

四周其他人这时候才如梦初醒般的大喊出声来。

王峰过来的时候,已经听鬼志才说过了岛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儿,知道大家在担心他,也知道了那几次所谓的‘越狱’……在薇尔娜岛主和六大长老的眼皮子底下玩儿这个,这不是跟关公门前耍大刀一样吗。

王峰不是个容易被感动的人,本是觉得有些好笑的,但此时此刻,当所有人的反应都落在他眼里,却是那么的真实。

说实话,被人爱戴被人惦记的感觉,在某些时候像是一种枷锁,但在某些时候,却真的很打动人心。

本来想说两句俏皮话和大家开个玩笑的,但这时候,就算是王峰也有点‘游戏’不起来了,终究还是大笑着张开双臂:“老子回来了!活的,想抱的赶紧!”

“哇呀呀呀呀!”这下可就不止是坷拉和乌迪了,下一秒,几乎所有人全都欢呼起来,一蹦三尺高,二三十人跟射箭似的朝王峰飞冲过去。

啪啪啪啪~~~~

“卧槽,让你们抱,没让你们叠罗汉啊!哎哟!摩童!你丫的根本不是真心来抱我!”

伴随着王峰夸张的惨叫声和嚎嚎声,除了几个看到这阵势望而却步的女生外,大门口瞬间已经就已经叠出了一座人堆!

除了没扑上去的除了几个女生,剩下的也就是黑兀凯和肖邦了,老黑是懒得凑这种热闹,肖邦则是压根儿就没他们那么激动。

他脸上挂着一丝仿佛永远都云淡风轻的微笑。

师父死了?那种开玩笑一样的消息,肖邦一听就觉得肯定是圣城放出来唬人的,以师父的实力,这个大陆上能威胁到他老人家的,恐怕也只有那几位龙巅了吧?而如果是那几位龙巅动手,哪还轮得到消息这么肆意扩散的……

反正他和黑兀凯的感觉大致相当,相信薇尔娜岛主的话,相信王峰并没有出事,因此他也一直没有参与过温妮他们的越狱计划,此时看到师父突然出现,开心是肯定有的,但激动却真谈不上,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只是看到师父被这么多人压在了下面,感觉大家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这个……就有点冒犯师父了啊。

可事实上,真正被冒犯得最惨的不是王峰……

范特西已经快晕过去了,他也听到了大家喊王峰的名字、也知道应该是王峰回来了。

阿西激动啊,一发狠,就算彻底狂化也要先掀飞这背上的蕉芭芭,然后冲过去和老王狠狠的抱一个、一解相思之苦再说,可没想到这发力,似乎是刺激到了蕉芭芭股间某个敏感的部位,然后,噗~~~~

那是一道令阿西彻底沉醉的悠远绵长……

天知道一只四米高的熊,放个屁能放到何等样惊天动地的程度,范特西的狂化状态瞬间被瓦解,满脸通红的死死捏住鼻子,而哪怕在数十米外的大门那边,不少人都忍不住捂住了鼻子了。

事实证明,不管萝莉再怎么可爱,她养的熊放屁也是臭的!

四周微微一静,此时才听到阿西那已经真正有气无力的声音:“救、救命……”

久别重逢,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叨叨唠唠。

正好大家都还没吃午饭,暗魔岛的食堂里头一回聚齐了鬼级班除了克拉拉外的所有人。

奥塔、黑兀凯等酒鬼都拿出了珍藏的好酒,玛佩尔等女生则是去后厨帮着那两个聋哑师父弄了满满三大桌子菜,酒桌上,大家那股兴奋劲儿已经渐渐过了,但热闹的叽叽喳喳声却是此起彼伏。

“班长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不会是悄悄去修行了吧?感觉班长变强了!”

“哈哈,班长这样的天才哪还需要什么修行,肯定是游山玩水去了!”

“外面居然还传什么班长你挂掉了的消息,我一听就知道那些话都是狗屁,肯定又是圣堂的人在乱放消息作妖了!”

大家叽叽喳喳的说着、问着,王峰笑着将鲲天之行简略的说了一遍,这里的家伙们虽然都是值得信任的,但毕竟年纪轻、嘴边无毛,肯定不如霍克兰他们嘴严,因此有关鲲冢的部分倒是一笔带过了,现在正是鲲鳞趁着收复鲸族的声势,开疆拓土、巩固政权的大好时机,他现在那个鲲王的身份在海族里可是越传越神了,完全是天命所归,如果非要在上面加一个‘王峰帮助’什么的,反倒是破坏了那份儿神圣性。

但即便如此,也已经听得这帮人一惊一乍了。

“班长牛逼!”

“听说鲸族最不待见的就是人类,也就是班长了,换个其他人去,估计坟头的青草都已经长老高了。”

“这么说来,以后咱们极光城又多个靠山了?”

“呸,什么靠山,咱们很弱吗?那是咱们玫瑰的盟友!”

“喂喂喂,别光让他一个人吹牛逼啊!”温妮心里其实也挺兴奋的,但大家都在拍马屁,姑奶奶要是跟他们一样,那多没面子?老娘是拍王峰马屁的人吗?

这话对摩童的胃口,兴致勃勃的捧哏道:“好温妮,这话怎么说?!”

“他牛逼,咱们难道就不牛逼?”温妮一脚提起踩到椅子上,得意的插着腰:“王峰!吓你一跳,你猜你出去浪这两个月,咱们有多少个鬼级了?”

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不少人眼睛都亮了。

“三个?五个?”王峰笑着随随便便的报了两个数。

四周都是哈哈一笑。

班长这口气看似随意,但其实应该是深思熟虑过的,毕竟突破鬼级不是过家家,两个月的时间确实稍晚短了一点,之前训练大家的鬼志才长老就说过,能在两个月以内新突破三四个其实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成绩了,倒是和班长这判断差不多。

“哈,瞧不起谁呢?”温妮得意一笑,小手一拍,控场气势十足:“王峰你给我坐好,吓你一跳哦!兄弟姐妹们,今儿咱们给他开开眼!”

轰~~~~

大家显然早就有所准备,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只见在温妮旁边,足足十个新晋鬼级的气场陡然生起!

玛佩尔、雪智御、奥塔、德布罗意、默默桑、苏媚儿、摩童、音符、瓦拉洛卡、坷拉!

这可是除开原本鬼级班的七大鬼级外,刚刚新晋级的十个人,且十人对魂力的掌控显然都并无生涩之意,恐怕突破鬼级至少也已经有半个月时间了。

再加上王峰、黑兀凯、范特西、温妮、肖邦、股勒和柴京等人,鬼级班开班不过三四个月时间,这直接就已经有了十七个鬼级,而且还有个特训没有归来的克拉拉,要是她也突破,那就十八个了!

十八罗汉啊,坦白说,这要是放在鬼级班刚成立的时候,要说短短小半年时间就让鬼级班拥有十八个鬼级,那估计任何人都不敢相信,毕竟当初外界对玫瑰的希望,是一年内,一百个鬼级班弟子里能有二十个就已经算成功了,可现在才小半年……事实就摆在眼前!

大家都兴奋无比的看着王峰,早就准备好要给王峰这个惊喜了,可没想到此时的王峰居然面色平静,端起旁边玛佩尔给他泡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嗯,还可以。”

还可以?就这?这可不太像那个王峰的性格,这种时候,他不是该一蹦三尺高,然后带着大家一起狂欢一下,吼什么劳逸结合、今朝有酒今朝醉之类的话吗?

除了少数如黑兀凯、肖邦这类本身眼界就很高的,其他人都有点尴尬,有种俏媚眼儿抛给了瞎子看的感觉。

气氛顿时有点尴尬起来,也不知道说点啥,温妮却是瞬间有种被打脸的感觉,小脸一红:“你这什么反应啊……什么叫还可以?老王你吃错药了?十个鬼级啊,你这甩手掌柜不鼓励两句就算了,居然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摩童在旁边连连摇头:“就是就是!”

“没有不满意啊。”

“那你摆着张臭脸!真是的,好像一盆凉水就给我泼过来一样。”温妮撅起小嘴。

王峰笑了笑,却不提这茬,只说道:“这次我去了鲲天之海,经历了不少事儿,也认识了不少人……”

温妮尚且还在愤愤不平,兴高采烈的迎接这家伙,给他介绍大家成果,结果居然这么不冷不热的:“那又怎么了?”

“其中有个叫鲸牙的长辈,给我分析了一个消息,过程我就不多解释了,只说结论。”王峰顿了顿,看向大家:“半年之后的圣城战,不管主力还是替补,如果不到鬼巅,那就没有上场的必要了。”

四周顿时一静,除了黑兀凯的神色依旧悠然,即便肖邦,此时的脸色也都变得微微凝重起来。

鬼巅?而且是要求所有参赛者都必须鬼巅?这……

温妮的嘴巴张了半晌,好不容易才一口合拢:“危言耸听!又在这吓唬人了。”

王峰却笑了笑,一字一句的说道:“不,那只是最低标准而已。”

坦白说,他还真希望这是危言耸听,毕竟大半年的时间,对鬼级班来说实在是太短了,但鲸牙大长老在临行前对他说的一些话,却让他无法忽视。

刚才久别重逢,是大家最欢乐的时候,他不忍心破坏这氛围,但既然说到了这里,就不能再马虎下去了,这个警钟如果不在此时给所有人敲响,那大半年后等待玫瑰的就是乐极生悲。

‘我对人类别的人或许不太了解,毕竟接触得少,但对如今六大龙巅中的刀锋圣主……那绝不是个会留给你们任何一丝机会的对手,事涉雷龙、涉及圣主地位,狮子搏兔亦用尽全力,一年后的圣战,至少鬼巅起步,上不封顶,做好这样的准备吧,否则你们将必败无疑。’

对鲸牙大长老,王峰还是很敬佩的,不止是敬佩他的实力,也敬重他对鲲族的忠诚,敬佩他的为人,那绝对不是一个会信口开河的老人。

单只是李家此前给过王峰的一些情报里,就已经能让王峰感觉圣子罗伊在背后的许多动作不同寻常了,但那都还算是在王峰预料的难度范围以内,那并不是王峰所担心的……

鲸牙大长老说的不错,一年后的圣战,在大多数人的眼里,那只是一场年轻人之间的血气之争、是信仰之战,但在圣主眼里呢?在整个联盟那些事涉自身的顶尖势力眼里呢?那是雷龙想要东山再起、争夺圣主之位的开端!

一个只是年轻人争勇斗狠,另一个则涉及老一辈的圣主之争,这性质能一样吗?到了这样的层面,圣主是不可能不干涉的,到时候圣城那边的出战名单,或许还会是像鲸牙大长老所说那样,鬼巅打底,上不封顶……出现龙级都不是不可能,只是看到时候圣城方面会找一个怎么样的说辞了。

那一战,没有投机取巧,也绝对不是年轻人之间的小打小闹,没有做好和圣城真正力量硬碰硬的打算,是不可能赢得了的,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圣主不可能亲自下场而已。

在场的都算得上是鬼级班的核心心腹了,也都是自己人,适当的让他们知道一些内幕,其实问题不大。

此时挑重点把一些事儿提点了出来,最后说道:“……鬼级班有这么多优秀的人聚集在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还有最优秀的导师、最好的魔药、最好的修行环境,进入鬼级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话或许有些重,但我想说,在这样的条件下突破鬼级,真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