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失利和舆论倒逼

    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比赛枪声响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瞬间,九名选手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射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刚安静下去的永井体育场内瞬间点燃,各种混杂着日语英语的加油惊呼声同时响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哎呀,苏祖的起步有问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赛场边张平秋一眼就看出了苏祖的起步动作似乎有些不对劲,比起旁边的选手似乎要慢上了一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现场懂行的观众和以及此时日本NHK电视台的几位解说,也都清晰地看出了苏祖的起步加速似乎不那么顺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志忠面沉如水,似乎对于苏祖发生这种异常状况早已经有所预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赛场上的动作瞬息万变,一个起跑反应,起步加速的不顺畅,就会造成落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前三十米加速阶段一晃而过,而苏祖,毫无疑问,他落后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阵阵惊呼的叹气声不自觉的从在场的观众口中发出,逐渐汇聚成了似乎有一个巨人在大声叹息一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对于永井体育场内的大阪民众,很多田径爱好者在这个体育场上看过苏祖比过不少赛,除了去年苏祖因为参加多哈超级大奖赛没有过来外,之前的国际明星邀请赛,苏祖甚至在这里赢下了贾斯汀-加特林和莫里斯-格林,奠定了他世界顶级短跑选手的地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现在,无轮是现场看比赛,还是曾经在电视上看比赛,这还是他们有记忆里以来,苏祖第一次在前三十米就被人甩开了这么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比赛开始,冢原君的起跑非常不错,啊,不对,苏祖君的动作有问题,现在跑在第一位的是巴哈马选手德里克-阿特金斯……”NHK电视台的解说歇斯底里地大声喊了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赛场上,苏祖从起跑之后,就一直计算着自己的步幅,但起跑三步之后,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脑海里似乎灵光闪过,就在方才起跑的三步,他的步幅似乎太大了,和他平常训练以及脑海中不断设想的有所差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起跑的步幅过大,导致的结果肯定就是加速过慢,而他现在的步幅因为大脑有意调整,并非按照原本的节奏,在这一瞬间,前面三步的步幅大大超过了其他选手,同时也导致了他的速度起得要比其他人慢得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场边李志忠虽然神色平静,但他一眼就看出了苏祖此刻问题所在,但这个结果他一早有心理准备,只能是看苏祖的临场调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个时候,张平秋似乎也看明白了,苏祖的起跑过大的步幅,导致他奔跑的节奏和之前完全不同,看上去,有点像他被旁边的巴哈马选手德里克-阿特金斯和尼日利亚的奥鲁索基-法苏巴带乱了节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有一个明显的迟缓,用文字的表达上来说,就是原本对于赛场跑道无比熟悉的苏祖,突然跑起来有些生涩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很久没有上过赛场的选手。对比起来,犹如蹒跚学步的幼童和成年人的比较一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个时候,在场内,除了苏祖和他的团队成员,其他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苏祖发生了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甚至几个日本解说和观众都有在想,是不是因为苏祖刚刚参加完了男子200米的比赛太过疲倦的缘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这些念头不过是一闪即过的事情,比赛还在继续,现场的选手们飞奔的速度堪称电光火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四十米,五十米,六十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选手的速度正在加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此时已经完全沉下心来,毫无杂念。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想的不是终点线,也不是超越别人,而是将自己计算好逐渐要形成身体记忆的节奏感在这场比赛中顺利的用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紧跟着全场骤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从四十米开始,苏祖似乎瞬间又找回了节奏,开始快速的提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因为他起步的步幅太大,所以进入最高速度的途中跑要比其他选手慢上一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100米中,个子低步频快的选手,往往前二十米就能够进入个人绝对速度最高速度的阶段,而苏祖此时因为前面加速步幅大,造成脚掌和地面的接触时间过长,需要的作用力加大,在加速跑这个阶段完全处于劣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是四十米之后,似乎苏祖找到了奔跑的节奏,开始在加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个加速阶段被他大大拉长,到了五十米的时候,他才算是进入了途中跑的高速阶段。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赛场上这时候的大阪观众就看到了久违的一幕,一个落后的选手,以强大得吓人的绝对速度冲中程开始发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六十米、七十米、八十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达到了绝对速度的最高速阶段,赛场上正在奔跑的朝原宣治、马龙德文尼什、马迪克-奥索夫尼卡尔只骤然感觉身后有一阵狂风在追赶着自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声似乎如同发动机引擎的咆哮声,又像是风暴掠过的呼啸声,一道人影已经从他们身后一下子蹿到了前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第九道的冢原直贵,这位日本新晋崛起的短跑选手,因为赛道离得远的缘故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他的目标依旧是在追逐前方的德里克-阿特金斯、鲁索基-法苏巴和理查德·汤普森几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赛前他就有做过详细的功课,除了苏祖意外,其他几名选手虽然是老将,但在个人的实力和身体状态上,可能还没有这几人速度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结果,也不出他的预料,德里克-阿特金斯、鲁索基-法苏巴和理查德·汤普森占据了前三的位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是,苏祖……苏祖似乎落后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就就在他念头反应过来时,眼角余光突然感觉到有人影快速逼近,然后一月,朝过了他,朝着最前面的三人疯狂追赶上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赶了上来,速度快如闪电,苏祖,苏祖……”现场的解说声音几尽癫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九名选手掠过终点线前的一瞬间,计时器上的成绩也再次出现在众人眼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10秒01!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阪大奖赛男子100米比赛的冠军成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这场比赛的冠军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现场大屏幕上,此时出现了九名选手的成绩,排在第一位的是……巴哈马选手德里克-阿特金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永井体育场内,一时有些安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阵叹息声似乎如同掠过的风声呼啸响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德里克-阿特金斯以10秒01的成绩率先冲过了终点线,而苏祖排在了第二位,成绩是10秒03。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第三名是尼日利亚的奥鲁索基-法苏巴,第四名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理查德·汤普森,两人的成绩是10秒09和10秒11。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就在这一瞬间,德里克-阿特金斯几乎在原地蹦了半米高,脸上笑得几乎看到了后槽牙,撒开丫子就在跑道上绕场飞奔了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尽管这次比赛的成绩还没有进10秒大关,但他赢了世界冠军,赢了当前男子1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这种兴奋激动,作为一名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大赛经验的短跑选手,那种冲击,激动几乎是难以形容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终点线前,此时蹲守已久的媒体也连连冲场外媒体区冲了进来,镁光灯闪烁,对着赛场上的选手们连连拍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德里克-阿特金斯身边毫无疑问聚拢了大量的记者,他是这一站大阪大奖赛的冠军,而苏祖身边也同样有不少记者在对他拍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NHK和朝日电视台以及一些来自欧美媒体的记者,从比赛结束之后对于苏祖几乎就寸步不离。大家都想从他眼里捕捉一点,沮丧、失落的表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前男子1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输给了一个巴哈马名不经传的小将,这样的感觉是不是会让苏祖出现一些不寻常的表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激动,懊恼、伤心、愤怒,忿忿不平,甚至破口大骂,如果有,那就再理想不过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们的销量和收视率,可就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而,这些记者注定要失望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此时站在终点线前,仅仅是瞥了一眼大屏幕上的成绩,很快又站在终点线前看着100米的跑道,脸上丝毫看不出沮丧,也看不出什么其他表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只是在回味方才比赛跑动的节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还是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好,身体的肌肉记忆太难改变过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轻叹了一声,自己改变节奏后日常训练,和正式在比赛中要将这种改变浸入骨髓,还有一段路要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方才这一趟,他应该只用了42步,甚至可能是41步就跑完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前面的步幅太大,导致了加速跑阶段速度太慢,然后中途节奏紊乱,一直过了五十米,接近六十米的距离他才算是找到了一点跑动节奏的感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能说一下你这场比赛的发挥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们看到你前半程明显落后了,是因为刚比完200米的问题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你这次跑出来的成绩和去年的一年相差十分显著,你是有改变技术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你在去年赛季的第一场就破了世界纪录,今年新赛季的第一场成绩似乎不如人意,能谈一谈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看着瞬间涌出的记者挡住了他正在回味着刚跑过一百米需要调整的内容,微微蹙了下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理会,挤开了围堵着他的记者,直接朝体育场甬道方向走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在记者的眼中,苏祖的沉默和皱眉离开时的神情动作,似乎也在说明他对这场比赛结果的不满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隔天不少媒体报道上都出现了这场大阪大奖赛关于苏祖比赛的结果的新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当前有苏祖参加的比赛,基本上不可能会有国际体育新闻媒体遗漏过去,毕竟是男子百米世界纪录保持者,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他的一举一动无疑都牵动着无数人的眼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主流上对于苏祖的表现都还算公正,毕竟是刚刚跑完了200米,刷新了他的个人最好成绩和亚洲纪录。接着再去跑100米状态不佳可以理解。但在一些欧美的小报刊杂志,博人眼球的杂音自然也避免不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对于苏祖在大阪大奖赛100米的失利,不少人士都开始撰文,明显看得出苏祖是有在进行一系列的调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志忠对外的采访发言也说明了苏祖现在优化步幅和节奏,以求能够再次进步,打破当前的个人最好成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外面一些舆论风向开始有些变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尤其是接着到了6月份,在6月2日美国纽约的大奖赛和6月10日尤金大奖赛两站的比赛,苏祖在只参加了男子100米项目上的情况下未能夺冠,分别屈居于第二位和第四位,成绩分别是10秒01和10秒08,输给了泰森-盖伊,阿萨法-鲍威尔,伦纳德-斯科特、沃尔特-迪克斯四人,原本还仅仅是一些偏激的言论,开始进一步酝酿形成了风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连续三次大奖赛苏祖都未能跑进10秒,这让不少欧美媒体的舆论纷纷转向,甚至连国内的不少媒体都跟风开始报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些还不算主流的报刊杂志上,甚至刊载了一些是是而非的专家言论,明目张胆地开始抨击苏祖在2006年的成绩极度不正常,国际田联应该再次对苏祖之前的尿检样本进行检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些媒体还将之前国际田联针对2007年世锦赛的药物检测的官方发言,掐头去尾,炮制了一些国际田联正在测查苏祖的违禁药物问题,国际田联已经掌握了切实证据等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其中的原因耐人寻味,不外乎是苏祖崛起的速度太快,在2006年还有媒体发布会上记者用横空出世来形容,对于此前苏祖的成绩却一概不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且2006年苏祖的光芒实在太过闪耀,三次刷新男子100米世界纪录,即便是站在中立的立场,被媒体一些似是而非的舆论一引导,也会觉得不可思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黄种人在短跑项目上的成功,实在太独特,太难以置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尤其像苏祖这样被万千目光所注视着,稍微有遇到一些不理想的比赛,唱衰质疑的声音就接二连三的冒出了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什么是田径届的头号公敌?这个就是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是世界第一,你一个黄种人,中国人做到了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里面肯定有不同寻常的地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至于在哪里……不言而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最强的生物武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中国‘科技’产品的结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生物制药的新成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原形毕露”的世界纪录保持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少欧美的媒体,甚至国内此时还没有烂大街的“公知”群体都在网络和纸媒上,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报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至于说,苏祖在大阪大奖赛男子200米的比赛,刷新了个人最好成绩以及亚洲纪录。呵呵,那是什么,看不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美国今年新晋崛起的短跑新秀沃尔特-迪克斯,在尤金站以0.03秒成绩赢下苏祖之后,面对记者采访口出狂言道:“不知道之前其他短跑选手们是不是在比赛就发呆了,竟然全都在100米上输给了一个中国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即便明眼人都很清楚地看得出,苏祖在100米项目的成绩虽然明显滑落,今年甚至还没跑进过10秒关口,但一直也在10秒10以内,无论如何都说不上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去年泰森-盖伊赢得全美田径锦标赛的成绩不也是10秒零几,04年雅典奥运会200米冠军肖恩-克劳福德的百米成绩甚至滑到了10秒30以外了。其他一大堆短跑选手成绩的起起伏伏都是正常情况。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放到了苏祖,当前短跑项目最顶尖的选手身上,一切就变得有些阴谋论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因他在2005年和2006年的成绩太过惊人,有参赛的男子100米项目的比赛都是全胜,一年刷新三次世界纪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的比赛、技术动作、跑动技巧,甚至体能、力量各个方面的素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田径界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分析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苏祖太强了,成绩稳定得可怕,只要成绩进入一个新阶段,基本很少有再掉下来的。而且除了身体以为,还有着惊人的心理素质,越是大场面,面对挑战,越是能够爆发出惊人的实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样的选手,在当前美国乃至世界短跑界,都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现在,他出现了失误,别管原因是什么……意识形态的东西,那么,就该跟着上去添一把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舆论正在倒逼!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