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现之强者

    倪云珊的面色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她被飞剑切下的衣袖没有飘落在地,而是在飞剑互击和追逐带出的紊乱气流里不断的飘舞。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两道飞剑时而贴着地面疾飞,时而飘向高处,从廊檐下飞掠而下,看着那两道忽隐忽现的剑影,街巷之中绝大多数观战的修行者却是悄然变了脸色。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两道飞剑在力量上几乎没有什么分别,两人都留有一部分余力,如此才能在不断互击的冲击之中,还能保持着如此流畅的运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两道飞剑的剑身上真元浑厚到甚至形成了一层真元壳,所以互击之下,反而是这种沉闷的响声,这便说明两人的修为都已经到了承天上境。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真元修为上,倪云珊已经追赶上了先她十年的宗凤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真正令他们震惊的却并非是真元修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飞剑看似狂乱如惊蜂的飞舞却自有每一剑的用意,强大的剑师会将一切可利用的东西利用到极致,比如说紊乱的风流,此时的地形。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两人的心神都全部聚在这两柄飞剑上,若是飞剑追逐之中,一柄飞剑能在完成剑意的同时,还令对方的飞剑误斩或是误擦到某处,那些微的偏差便会决定生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哪怕是地上些微的凸起,哪怕屋檐上一片屋瓦的阻隔,便或许会引起这样的后果。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飞剑在这些地方飞舞,不只是要躲避对方的纠缠,或者是剑意飞洒所需,更多的便是期望对方控制的并不完美,刺上屋檐或者和地面撞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然而此时除了宗凤阳脸上那一道轻微的剑伤和倪云珊被切下一截衣袖之外,这观霞楼上任何地方,连一处剑痕都没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飞剑控制的造诣上,倪云珊都已经追赶上了宗凤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更为可怕的是,宗凤阳并不弱,而且是远超他们所想象的那种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宗凤阳的飞剑已经连换了至少有六七种不同风格的剑经上的剑招,然而衔接可以说是异常的完美。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场的很多修行者都可以断定,以宗凤阳今日的表现,若是在这种同等的战斗环境之下,他应该可以杀死南朝大部分的剑师,包括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们所感觉出来的事情,宗凤阳自然也已经感觉出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真元力量,真元的运用和剑道上,目前为止,对方的确和自己毫无差距。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便说明倪云珊并非像有些人一样只是借助灵药一飞冲天,她的修为进境虽然可怕,然而每一步都是很稳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再这样试探下去,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在他脸上那一条血丝渐渐变浓,真正凝成一颗完整的血珠时,他霍然睁开双目。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飞剑的运行轨迹骤然一变,剑鸣声由清越陡然变得尖利,嗤啦一声,就如裂布一般,狠狠刺向倪云珊的胸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倪云珊目光微凝,她的飞剑从上方疾坠而下,拦在对方飞剑之前。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当!”“当!”“当!”“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五声沉闷巨响在落霞楼上响起,明明是两柄轻薄飞剑的撞击,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用巨大的木棍撞击大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宗凤阳连击五剑,这样的五剑在很多人的感知里,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巨人在持着巨剑朝着倪云珊连斩五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样的力量感,然数名从定远军跟着倪云珊过来的修行者都彻底变了脸色。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宗凤阳闷哼一声,他的面色苍白如雪,嘴角却是有一缕异样的艳红在透出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那柄飞剑原本似乎有些力尽,但在这一刹那,这柄小剑的尾端好像反而被无形的巨锤砸了一击一样,再次恐怖的震荡,加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柄无柄小剑拥有了两人战斗以来最快的速度,闪电一般直刺倪云珊的眉心!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宗凤阳体内的经络也发出了嗤嗤的鸣声,他在这一战之后注定是废人,注定和原先的世界隔绝,注定无法再接触到任何权贵的世界,所以他根本不需要顾及超过极限的真元喷薄,会给自己带来多少永久的损伤。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体内原本顺畅如意的真元,变成了狂暴的怪物,冲裂他体内经络的同时,也将恐怖的力量不断注入那柄飞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飞剑的气息彻底的变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因为这种力量的疯狂贯注,飞剑都似乎变得庞大起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此时所有人才明白,方才那五剑重剑只是开端,只是让倪云珊体内的气机紊乱。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倪云珊的应对也极为简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她的飞剑再次发力,然后斩上这柄如重锤般砸来的飞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又是当的一声巨响。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一片惊呼声响起。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四周茶楼和酒铺里许多原本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尤其一些十分关切倪云珊的人甚至体内的真元都涌动起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四溢的气劲里,倪云珊飞剑上的光焰瞬间黯淡,如同凡铁一般掉落下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个事实让他们难以接受,更是无法想得明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对方明明是玉石俱焚的一击,若是无法在力量上胜出,又为何一定要用这样硬碰硬的剑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且倪云珊此时身体也是微微晃动,根本不像宗凤阳那般超过极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只是有时候旁观者未必一定比场中人更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宗凤阳此时的感觉并不是这样。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一片惊呼声里,他只觉得自己的飞剑撞在了一条锁链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虽然这条锁链被他的飞剑切断,但他依旧可以感觉到那种韧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倪云珊体内的力量并未失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的飞剑慢了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倪云珊有动作。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在这同一阵惊呼声里,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倪云珊的手伸了出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她的手落在了往后飘飞掉落出去的飞剑上,然后抓住了这柄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然后她挥剑斩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无法用言语形容她这一握一斩的速度!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一剑势如雷霆,这挥剑便斩的动作,给人的感觉是她不知道练习了多少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她体内能够调用的真元力量,以及她肉身的力量,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让她手中的这柄小剑,也变成了一柄巨大的铁锤。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一道磅礴的力量,落在了宗凤阳的飞剑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宗凤阳的呼吸彻底停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抱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倪云珊看着他说了这一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因为她原本只想用飞剑,但宗凤阳的实力依旧超出了她的预计,最为关键的是,她的确不想受伤。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沉闷的震响声里,宗凤阳看向自己的胸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倪云珊的剑便在此时穿过紊乱的劲气,刺入他目光所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