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百六十一章 有缘之客

    万仙阵外,潼关前。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通天教主一身大红白鹤绛绡衣,手持青萍剑,坐在奎牛背上,目光冷冽,咄咄逼人,而在他面前不远处的一片庆云之上,便是元始天尊与刚刚到来的太上老君,也各自坐在自己的坐骑上,阐教的一众二代三代弟子紧紧站在两人身侧,神色凝重。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因为江皓的缘故,十二金仙之中的广成子、黄龙真人已经上了封神榜,副教主燃灯道人也已经提前叛逃到了西方教,可以说眼下的阐教比原著里还要弱上许多,与截教之间的差距也更大,不过这些显然不被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放在心上,阐教与截教争斗至今,靠的从来都不是什么自家的门人弟子,这次显然也是如此。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在来此之前,元始天尊已经是做下诸多布置,不仅是西方教接引准提两圣人,甚至连女娲娘娘、三皇都做站在了他这一边,这种情况之下,截教弟子的数量再多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在做困兽之斗罢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相对于元始天尊的得意,太上老君的神色之中更多的是无奈和些许惭愧,他是不愿意看到兄弟阋墙同门相残的,但事到如今,却是接连与元始天尊联手,一同算计对付他们这个小师弟,如此一来,哪怕是最后胜了,这千万年来的师兄弟情恐怕也再难回到从前,他实在是不知自己做的究竟是对是错。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元始天尊看出太上老君神色有些犹豫,眉头微微一皱,便指着眼前的万仙阵沉声说道:“师兄,你看这些截教弟子,有仙之名,无仙之骨,哪里做得修行办道之事?俱都是无福修行,合该受此劫数!”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太上老君抬眼朝着万仙阵望去,果然见里面的截教门人不是青面獠牙便是体态凶顽,根本不像是修炼之人而像是吃人作恶的妖怪,再看身侧的阐教弟子,个个都是仙风道骨跟脚不凡,本来有些动摇的心思又坚定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只可惜了通天师弟,辛苦教导他们万年,他们却是没有半分长进!”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们并没有刻意遮掩自己说的话,通天教主也是是听得一清二楚,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但他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中憋了口恶气,等着一会儿布好阵法,让他们知道到底是他截教弟子厉害,还是那阐教弟子更强。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时候,除了江皓掌管着六魂幡,只能躲在万仙阵中远远观望,其余一众掌管阵法的截教二代弟子们也都来到了通天教主的身侧,下拜施礼,贺道:“老师圣寿无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尔等且将我教你的阵法布出来,看看他阐教之人可能破否!”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通天教主心中已经是恼怒到了极致,但到底还保持着最后的一丝冷静,为了避免两教像当初巫妖两族那样杀红了眼两败俱伤,只让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派门下弟子破阵来定分个输赢高下,尽可能的将两教伤亡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弟子遵命!”金灵圣母第一个站出来,取出通天教主刺下的符印,朝着身后喝道:“众弟子听令,随我布阵!”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话音刚落,便见八十一个截教弟子自万仙阵中飞出,落在了两教中央的大片空地上,他们手中各自持着一杆长幡,有的呈黑色,有的呈白色,有的则是黑白交织在一起,上面画满了各种各样的神秘纹路,闪烁着道道霞光,带着难言的韵律,似是可以引动天地一般。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随着金灵圣母飞入阵中,整个阵法顿时运转了起来,一道道金光自她手中符印飞出,与那八十一杆长幡连接在了一起,长幡好似融化了一番,流淌出一道道黑光白光,雾气升腾而出,将方圆数十里笼罩在了其中。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你二人可识得我这阵法?”通天教主问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此阵乃出自我的手中,我如何能不知道?”太上老君轻笑一声,朝着身侧的一众阐教弟子,说道:“谁愿意去这太极阵走一遭?”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弟子愿往!”赤精子当即便站了出来,虽然他刚刚在乌云仙手中吃了个小亏,但伤势并不严重,再加上有太上老君炼制的丹药,早就已经痊愈。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善!”太上老君点了点头,手指在赤精子头顶一点,赤精子只觉得神魂一颤,三光迸出,瑞气盘旋,脑袋里面多出了许多关于阴阳太极的感悟,再看眼前这太极阵,再不复之前的懵懂无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多谢师伯!”赤精子朝着太上老君一躬,随后便化作一道金光飞入了太极阵中,只见阵中阴风晦昼白雾升腾,黑白二气交错融合,不断朝着他迸射而出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若是换作以前,他除了顶起法宝金光硬抗之外,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但有了刚刚太上老君那一指点下,他虽然说不上领悟了太极阴阳,但也是有了极深的认识,尽管他这认识多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到底也是出自圣人之后,而且还是极其擅长阴阳太极之道的太上老君,这太极阵虽然危险异常,但却是难不倒他。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赤精子身上八卦紫绶仙衣,散发出五彩霞光,化作庆云护住身周,手持着宝剑,时而前行时而后退,时而又左右穿梭,每一步看似漫不经心,但却是极其巧妙的躲开了太极阵的所有攻势。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周围的那些截教和阐教弟子看不清太极阵中发生了什么,但对于三个圣人来说,却是看得一清二楚,眼见着赤精子闲庭信步一般便闯进了太极阵核心位置,通天教主的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你这阵法纵是千变万化,终究是难离其宗,这一阵,你输了!”太上老君轻笑一声,淡淡说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那可不见得!”通天教主冷哼一声,说道:“想要破阵,可不止是要知晓这阵法的变化!区区一个赤精子,如何是我徒儿金灵圣母的对手?不过是枉费力气罢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赤精子自然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太极阵的攻击,不多时,便到了阵法中央,正好看见金灵圣母盘膝坐在七香车上,身前放着的正是那阵眼符印。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赤精子心中一喜,大声喝道:“金灵圣母,吾已至此,还不速速将符印交出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符印就在这里,有能耐自己来取!”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太极阵中的一切都尽在金灵圣母的掌握之中,她自然是知道赤精子已经到了近前,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冷笑一声,绰步上前,手中飞金剑朝着赤精子当头斩下,剑光森然,如长虹贯日一般,杀气迷空,只让人心惊胆战。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赤精子忙将手中宝剑一横,挡住了这来势汹汹的一剑,但自剑身上传来的力道却是让他胳膊一酸,宝剑差点没有脱手飞出,还没等他松一口气,便见金灵圣母将宝剑一划,顺着剑身直接朝着他的胳膊斩了过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金灵圣母竟如此厉害!”赤精子心中惊骇,忙将身子一晃,朝着后方退去,旋即便将阴阳镜取了出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阴阳镜原是鸿钧老祖分宝岩上的宝物,元始天尊得到之后赐给了赤精子,镜面有阴阳两面,阴面为黑,阳面为白,黑是死,白是生,可以说是赤精子的镇洞之宝,别说是旁人了,就连他自己都应付不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原著之中,他将这阴阳镜传给了弟子殷洪,令他下山助周伐纣,不料殷洪在申公豹的忽悠之下,开始帮商纣对付西岐。赤精子下山清理门户,反倒是被殷洪用阴阳镜打的仓皇而逃。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之前与乌云仙交手的时候,赤精子便吃了出手慢的亏,没来得及用阴阳镜,这次却是学精了,决定先下手,把那黑面对着金灵圣母晃动起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但他却不知道,早在来此之前,江皓便已经把阐教弟子有哪些法宝需要注意的事情告诉了一众截教弟子,在赤精子拿出阴阳镜的瞬间,金灵圣母便已经心生警惕,身子一侧,直接便躲了过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早就防着你呢!”金灵圣母冷笑一声,也不再出剑,直接祭出四象塔朝着赤精子打了过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砰!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四象塔打在赤精子身上,发出一声闷响,换作旁人就算不死也要重伤,但赤精子身上有那八卦紫绶仙衣在,只是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赤精子心知自己不是对手,眼见着四象塔再次打过来,慌不择路朝着阵外逃去,但金灵圣母却是铁了心的要取赤精子性命,哪怕他逃出了太极阵也不肯罢休,一路穷追不舍。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也不知飞了三五百里,赤精子正无可奈何之时,忽见天边一片祥云飘来,云头之上站着的正是那准提道人,手持着七宝妙树,拦在了金灵圣母的身前。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不好!”金灵圣母这才想起江皓叮嘱过他穷寇莫追,转身想要逃走,但为时已晚,只听见身后准提道人说道:“道友,吾与你是有缘之客,特来化你归吾西方,共享极乐!”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话音未落,金灵圣母便觉得眼前一黑,却是失去了意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