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百四十六章 试探

    金鳌岛碧游宫前,道德玄文自那中年道人口中诵出,如同仙音一般回荡在天地之间,缥缈玄妙,一只只仙鹤青鸾展翅环绕在他的身周,发出一阵阵欣喜的鸣叫声,将他映衬得越发仙风道骨。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酒兴被搅,金翅大鹏雕眉头一皱,望着一旁的金箍仙,开口问道:“道兄,这是何人?我怎从未见过?”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你自然是没有见过,他不是我截教弟子,乃是那阐教的广成子。”金箍仙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不见,眉头紧皱,脸上尽是不悦之色,“他今日怎么到我金鳌岛上来了?还在碧游宫门前吵闹,若是搅扰了老爷清净,他担待的起吗!”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阐截二教的矛盾也是在无数年间一点点积攒起来的,浩劫最多算是个导火索,将这矛盾彻底给引爆,并滚雪球一样将它不断的放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教原本是一家。”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在最初的时候,阐截人三教道场都是在昆仑山上,只截教门人弟子多是妖族出生,平日里吵闹不休,惹得了元始天尊的不喜,出手惩治了一番。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本来也没什么,圣人师伯教训几个师侄也是合情合理,但偏偏元始天尊在惩处之后还不肯罢休,一句“不分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岂非坏吾教清誉?”,让通天教主将那些跟脚寻常的截教弟子逐出师门。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却是惹怒了通天教主,当场便与元始天尊理论了起来,还将这事闹到了老子的面前。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人教讲究清静无为,老子对截教弟子们的行径也是早有不满,自然而然便站在了元始天尊一边,如此一来却是彻底激怒了通天,他一怒之下,直接将道场从昆仑山搬到了金鳌岛上。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自那之后,人阐截三教彻底分家,门人弟子也少有走动,不料今日广成子却是突然出现在了金鳌岛上,着实是让一众截教门人摸不着头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广成子手中那金冠,看着怎么那么眼熟……”乌云仙忽然轻咦一声,指着广成子手中的金冠说道:“多宝道兄,那可是你门下徒儿金灵圣母的金霞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广成子?火灵圣母?金霞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只觉得眼前这场面看上去有些熟悉,仔细一想,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这分明是原著之中广成子三谒碧游宫时的场景。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么说三霄赵公明火灵圣母都已经上榜?封神浩劫已经进行到大半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段时间江皓醉心于修炼,连时间的流逝都快要忘掉,直到见到眼前这一幕,才猛然想起自己已经有许久没有关注过封神一事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在原著之中,广成子三谒碧游宫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封神浩劫的后期,闻仲、三霄、赵公明、十天君都已经身死上榜,孔宣也已经被接引道人度化,广成子在杀死了为徒弟闻仲报仇的火灵圣母之后,拿着她的法宝金霞冠前来碧游宫拜谒通天教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不过,这方世界因为江皓的缘故,已经发生了不少的变故,连那陆压也已经死在了江皓的手中,他也不知道如今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但有三清在暗中算计布局,这一过程可能会有些变化,但结果与原著应该不会相差太多。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金霞冠怎么在他的手中?”多宝道人经乌云仙这一提醒,也是发现广成子手中的金冠正是他赐给火灵圣母的金霞冠,眉头皱了起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与金鳌岛上的这些截教门人都是从浩劫之初便听从通天教主的吩咐,老老实实呆在金鳌岛上修行,却是不知道在凡间阐截二教已经是兵戎相见,当年的些许矛盾摩擦已经演化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我且去问一问他!”多宝道人只是觉得心头有些不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徒儿已经是死在了广成子的手中,正待上前一问究竟,便见便见碧游宫中通天教主身旁的童儿走了出来,将广成子引进了碧游宫中。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走!我们也去看看!”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眼见着广成子走进了碧游宫中,在场的一众截教门人也都跟着走了进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金翅大鹏雕等人对视了一眼,也都跟了进去,混在一众截教门人里面,倒也不怎么显眼。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碧游宫内,通天教主盘膝坐在九龙沉香辇上,见一众门人弟子走了进来,也是习以为常,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望着广成子问道:“广成子,你今日至此有何事见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广成子见此场景心中却是有些惴惴不安,但想到师尊的吩咐,还是一咬牙,倒身下拜,说道:“弟子启师叔!今有姜尚东征,兵至佳梦关,此是武王应天顺人,吊民伐罪。不意师叔教下门人火灵圣母,仗此金霞冠,第一阵先伤洪锦并龙吉公主,第二阵又伤姜尚。弟子奉师尊之命,下山再三劝慰,彼乃恃宝行凶,欲伤弟子。弟子不得已,祭了番天印,不意打中顶门,以绝生命。弟……”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广成子,你胆敢杀吾弟子?!”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什么?火灵圣母被他杀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广成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周围一众截教弟子的面色已然是大变,一个个目露凶光,神色狰狞,尤其是多宝道人更是目眦欲裂,眸中杀意几乎要凝成实质,若非顾忌到这是在通天教主面前,他恐怕会直接出手,将广成子撕成碎片。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能站在这里的截教弟子每一个是简单的,如此恐怖的杀气聚拢在一处,哪怕是广成子心头也是一颤,好似是站在了野兽的嘴边,随时都会被吃掉一般。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但他到底是功德金仙,一身修为已经到了大罗境界,心性也非常人可比,硬着头皮将自己的话给说了下去:”弟子特将金霞冠缴上碧游宫,请师叔法旨。若是师叔责怪,弟子任凭师叔处置!“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说罢,广成子如同认命了一般,一拜到底,双手将金霞冠奉于头顶,等待通天教主发话。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广成子还真是好大的胆子!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哪怕是江皓也不得不佩服广成子这胆量,被这么一群金仙、准圣盯着,还敢如此说话,也难怪当年能够当轩辕黄帝的老师,果然有自己的不凡之处。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老爷,这广成子胆敢杀害我截教弟子,绝不能饶他!”周围一众截教弟子纷纷叫嚷起来,一个个义愤填膺,将碧游宫吵的跟菜市场一般。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在人群之中也跟着吆喝了两句,不过他却是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在做无用功罢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果然,通天教主见大殿之内如此乱哄哄的,眉头一皱,呵斥道:“都给我退下!此事我自有主张!”转头望向广成子,说道:“吾三教共议封神,谁人上榜,自有天数,广成子你与姜尚说:’他有打神鞭,如有我教下门人阻他者,任凭他打。’前日我有谕贴在宫外,诸弟子各宜紧守;他若不听教训的,是自取咎,与姜尚无干,广成子去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弟子拜谢师叔!谨遵师叔法旨!”广成子心中大喜,忙将手中的金霞冠交到了一旁童子的手中。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听见通天教主如此说,周围的一众截教门人都是面带不忿之色,多宝道人正待上前分说,却见通天教主摆了摆手,却是不愿听他多说,让他领着一众截教门人退下。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众人无可奈何之下只得离开,刚出了碧游宫,金灵圣母便咬牙切齿的说道:“火灵圣母是多宝道人门下,广成子打死了他,就是打吾等一样;他还来缴金霞冠,在吾等面前卖弄!我等师尊,又不察其事,反吩咐任他打,分明是欺我教无人!“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本来是不愿多事,但听金灵圣母一番话,心头却是一动,也跟着叫道:“对!绝不能饶了他!等他出来,我便去拿了这广成子,以泄我等之恨。”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通天教主不可能不知道他这些门人弟子们的脾气,偏偏放他们先出来,显然是在故意试探一众弟子们的态度,他显然也是其中之一,他若是表现的漠不关心,与之前表现出来的性格截然不同,很可能会引起通天教主的怀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正想着,便见广成子走了出来,一旁的龟灵圣母率先发难,拿着手中的宝剑便斩了过去,口中叫道:“广成子,休走!”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