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三山关

    申公豹,封神演义之中最大的反派之一,姜子牙一生宿敌,他本是阐教元始天尊弟子,因为用断头术忽悠姜子牙把封神榜交给他违背了玉虚宫的规矩,被元始天尊除名,后来拜在截教门下,并成为了殷商重臣,只为与姜子牙相爱相杀。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纵观整个封神演义,如果说姜子牙是封神浩劫明面上的主持之人的话,那么申公豹绝对算是暗地里的那个,整个封神浩劫可以说是他和姜子牙的完美配合,一个负责忽悠人下山,一个负责杀。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道友请留步”这五个字正是申公豹忽悠人的大杀器,整个封神演义之中也只有准提道人那句“道友与我西方教有缘”可以与它比你,堪称是是封神浩劫之中最无解的死亡flag。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上至赵公明三霄这些二代弟子,下到截教的普通三代门人,凡是听到这句话的,都没能逃掉,无一例外都上了封神榜。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江皓看着一边叫着“道友请留步”一边朝着自己飞来的申公豹,脸一黑,恨不得拿大鞋拔子抽在他的脸上,你这他喵的不是在咒我死吗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申公豹却是不知道这些,他这一路上飞过来连半个人影都没有遇到,想问个路都没得问,此时见到江皓自然不会放过,稽首施了一礼,道:“贫道玉虚宫元始天尊门下申公豹见过道友!”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江皓回了一礼,问道:“嵩屿山散修江皓见过申公道友!不知道友找我何事”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却是有一事要请教道友!”申公豹说道:“贫道受好友所邀前去朝歌赴宴,怎料百年未曾下山,世间变化如此之大,一时之间竟是迷失了方向,敢问道友可知朝歌要如何走”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朝歌”江皓微微一愣,问道:“道友口中的好友难道是闻仲”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如今封神浩劫将至,三教都勒令弟子回山,凡间的修士并不多,而缩小到朝歌这个范围之后,也就只剩下江皓当初见过的闻仲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果然,申公豹一听江皓提起闻仲,眼睛顿时一亮,喜道:“道友也认识闻仲道兄我此次下山,正是要去见闻仲道兄!”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燃灯不是奉了元始天尊之命,将一众阐教二代弟子召回玉虚宫中,怎么这申公豹现在要去朝歌赴闻仲的约难道是燃灯没有通知他还是他自己擅自下的山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江皓心中有些奇怪,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他也是看明白了阐教一众弟子为什么这么排挤申公豹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你堂堂的阐教元始天尊门下二代弟子与截教交往如此密切也就罢了,还喊一个截教的三代弟子为道兄,这置那些与他平辈的同门师兄弟于何地再加上申公豹本体乃是一头花纹黑豹,本身在阐教就不讨喜,最后被元始天尊找了个借口,赶出玉虚宫也就在情理之中。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道友既然要去朝歌,你我到可以同行一段路程。”江皓要去的三山关乃是从这里前往朝歌的必经之路,他倒是不介意与申公豹同行一段时间。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相对于整个封神世界来说,封神演义之中记载的内容实在是太过简略,在大方向上能作为参考,但在一些细节方面却需要江皓自己来补充。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有了闻仲这层关系在,两人的关系却是瞬间拉近了许多,尤其是江皓拿出一些灵果仙酿之后,申公豹更是两眼放光,那眼神分明是把江皓当作了一头肥羊。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为了让江皓拿出更多的灵果仙酿,他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江皓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便从他口中打探到了不少的消息。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申公豹是在四百年前得道成仙的,但拜入元始天尊门下却是在一百二十三年前,在阐教二代弟子之中排倒数第二,仅在师弟姜子牙之上,修为同样也是如此,玄仙初阶的修为,也就只在姜子牙这个尚未成仙的凡人之上。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从申公豹的语气之中,江皓能很明显的听出他对阐教对元始天尊的不满。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这不满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妒忌姜子牙,在他看来自己天资聪慧,比那愚笨不堪、没有半点修炼天赋的姜子牙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但那一众师兄弟却都是偏心瞎了眼,愿意把一大堆的仙丹灵药浪费在姜子牙这个废物身上,也不愿给自己。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第二则是埋怨元始天尊只传授了他最基础的吐纳之法,却没有传给他任何法术神通,也没有赐给他任何法宝,以至于他苦苦修炼了百年也不过才到玄仙初阶境界,别说是和其它二代弟子相比了,就连一些三代弟子都可以吊打他,这也是申公豹为什么愿意和截教弟子们混在一起的原因。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那南极仙翁最是可恶,一心帮姜子牙对付我,还将我告到了师尊面前,害的我被师尊训斥。他以为自己修为高,就不把我放在眼里,哼哼!”申公豹先是一阵的冷笑,说道:“我就趁着他外出云游的功夫,将他养的那只仙鹤给烤了吃,然后将鹤毛都扔到了姜子牙那蠢货的屋子里……”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难怪元始天尊会把他逐出玉虚宫,让姜子牙主持封神……就这智商,也是没谁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江皓看着一脸洋洋得意的申公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那可是在昆仑山上,你做的什么事情能够瞒得过元始天尊的眼睛,偏偏还耍这些小手段,这不是再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他原本以为这申公豹能当上殷商的重臣,忽悠的一众截教弟子下山报仇,怎么也该是一个城府颇深的人,但现在看来,也就是有些小聪明罢了,对付一根筋的截教弟子手到擒来,但真的遇到聪明人,恐怕被卖了还在替人家数钱。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比如说,他口中“愚笨不堪”的姜子牙。在申公豹的口中,是自己如何戏耍了姜子牙,但在江皓看来,这分明就是姜子牙故意借他的手,来展现自己的向道之心。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申公豹自己显然不这样认为,只把自己当做了天下一等一的聪明人,别说是姜子牙了,就连南极仙翁和燃灯道人都不放在眼中,用他的话来说,自己如果早出生万年,阐教副教主的位置那里轮到上燃灯道人,早就是他的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这酒喝多了,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江皓没有戳穿申公豹的话,反而顺着申公豹的话吹捧了他几句,只把申公豹说得心花怒放,忘乎所以。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这申公豹既然能够忽悠一众截教弟子去和阐教死磕,未尝不能忽悠他们去对付冥河老祖!只要能将冥河老祖卷入封神浩劫之中,我得手的机会便会大上一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在他刻意引导之下,申公豹更是拍着胸膛,承诺道:“江皓道友,别看我修为并不高,但与我交好的一众道友皆是三界之中赫赫有名的强者,你日后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定不会让你白走一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好!那我就多谢道友了!日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定不会忘了向道友求助!”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江皓并没有急着忽悠申公豹去对付冥河老祖,申公豹虽然只是小聪明,但并不蠢,他现在就提出此事,难免会让申公豹有所怀疑。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更重要的是,申公豹马上就要去见闻仲了,闻仲在凡间历练了这么多年,可不像申公豹那么好骗,能不让他知道,最好不要让他知道,免得多生事端。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两人一路饮酒论道一路朝着东南方向飞去,从荒无人烟都阡陌纵横炊烟袅袅,越是靠近殷商腹地,人口也就越多,一个个村庄星罗密布在大地之上,还有为数不多的城池关隘,人声鼎沸。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又飞了半个时辰,远远的便看见下方一个城池,城门上面挂着一个青铜匾额,写着”三山关“三个大字。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申公道友,前面就是三山关了,朝歌我就不陪你去了!你从这里向南直飞,最多两个时辰,便能看到朝歌了!我们就此告别,等下次有机会,我再请你喝酒。”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尽管申公豹再三邀请江皓一同前去朝歌赴宴,江皓最后还是拒绝了他,找了处无人的地方落下了云头,径自朝着三山关总兵府方向走去。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西游世界之中,孔宣的霸道和强势在他心中留下来极深的印象只凭一句话便逼得九灵元圣低头,整个西牛贺洲都无人敢挑衅他定下的规矩,封神世界之中的孔宣会是什么样子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哪怕以江皓如今心性,此时也不免有一些紧张和期待。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