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百零八章 因果

    武夷山二仙洞,萧升坐在府邸的石亭中,面前的茶水已经转凉,但他恍若未觉,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瀑布,眉头紧皱,脸上满是愁苦之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半个月前,他们将燃灯道人请来洞中品鉴武夷山上的仙茶,却发现燃灯道人一直显得心不在焉,问过之后,却是得知燃灯道人不是对这茶有什么不满意,而是为自己最近遇到的一些事情发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萧升曹宝二人自然是屁颠屁颠的凑了上去大献殷情,尽管他们也不觉得自己能帮得上燃灯的忙,但这份心意却是要表现出来,若是能够借此拉近与燃灯道人之间的关系,进入到阐教之中,哪怕只是成为一个外门弟子,对他们来说也是天大的福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没想到,这一问,却问出一个席卷三界的天地浩劫来,直把他们吓得魂飞魄散胆战心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因为按照燃灯道人的说法,浩劫来临之际,凡人、修士俱皆难逃,根基福源深厚者,当成仙道;根基福源两者缺一者,可入天庭任神职,修神道;两者皆不足者,身死道消,化作飞灰,永世不得超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无论是从根基来说还是从福缘上来看,他们两个都是半点不沾边,等到这浩劫一起,恐怕只会落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没有人是不怕死的,修炼之人同样也不例外,萧升曹宝都是天生地养的生灵,懵懵懂懂万年方有灵智,又苦修数千年,才有了如今的修为,如何舍得抛弃这一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燃灯道人话音刚落,他们便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起来,只求燃灯道人给他们指点一条明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想到这里,萧升心头一阵庆幸,若非他们兄弟这些年来对燃灯老师恭敬无比,恐怕就是跪倒死,也难以求得一个上封神榜的名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连三教弟子都无法避免的浩劫啊!幸好燃灯老师慈悲,愿意给我们一个机会,否则我们恐怕就真的就像普通散修一般,糊里糊涂的变成了枉死鬼了!不,是连鬼都做不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萧升脸上满是感激之色,正捉摸着什么时候再去拜见一些燃灯老师,便见曹宝从外面走了进来,坐在了他的神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宝说道:“道兄,还在为燃灯老师说的浩劫担心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能不担心吗?”萧升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原本以为你我兄弟这逍遥日子还能再过个千年,没想到……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道兄何必唉声叹气!在此等天地浩劫面前,你我不过是一只蝼蚁,如今能够上封神榜,已经是得天之幸,神道虽然比不得仙道逍遥自在,但至少也可以长存世间,总比那魂飞魄散强!”曹宝宽慰了一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贤弟说的没错!”萧升点了点头,勉强振作了一点精神,说道:“三教弟子看不上神道,但对我们散修来说,能够位列仙班也是好事,是为兄贪心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对了,道兄,燃灯老师留下来的那宝贝呢?”曹宝走近了萧升身边,小声说道:“你千万要将它收好了,万不可出现任何差错,若是到时候我们坏了老师的大事,那就糟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放心!此事关系到你我兄弟日后的前程,我怎么可能不小心谨慎!”萧升一边说着,右手轻轻一翻,掌心之中一阵金光璀璨,他显然还控制不好这法宝,口念咒语好一会儿,金光才渐渐散去,露出了法宝的本来面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法宝圆形方孔,正反两面分别可这“招财”、“进宝”四个古篆,看上去和凡间的铜钱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在那铜钱的左右两边,各长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翅膀,平添了一分可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道兄,你说燃灯老师为何要将此事交给我们?阐教那么多弟子,哪个不比我们强?干嘛不找他们来做此事?”曹宝忽然开口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萧升张了张嘴,一时也有些语塞,之前他被天地浩劫的消息吓到了,一直没往这方面想,现在曹宝忽然提起来,他自己也是回答不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宝道:“道兄,你好好想想,若他只是想救我们,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费周折。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萧升如同炸了毛的鸡一样跳了起来,狠狠一把将曹宝拉到身侧,压低了嗓音,怒道:“休要胡说八道!你这是要找死吗?”见曹宝似乎被他吓到了,神情才缓和下来:“燃灯老师何等人物,岂会哄骗我们这种没有背景的散修?你别胡思乱想,就按照燃灯老师吩咐的做,若有一日,他将敌人引到这武夷山,我们直接用这落宝金钱对付那人便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道兄,你真的没有想到些什么吗?比如说,赵公明什么的?”曹宝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赵公明?你说截教的二代亲传大弟子?和他有什么关系?”萧升脸上疑惑更甚,同样还有些不耐,说道:”好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等下我便去闭关修炼,争取早日将这宝贝炼化了,然后依照燃灯老师讲的去做,就算真的死了,也能上封神榜!若是侥幸活下来,我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萧升正说着,眼角余光无意间看到曹宝右手正握着桌上的茶壶,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等他看到曹宝拿起桌上另一侧的茶杯自斟自饮起来的时候,神色骤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萧升右手一翻,一道金光闪过,掌心之中多出了一柄宝剑,指着面前的曹宝,厉声喝道:“不对,你不是曹宝!你到底是何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道兄,你这是做什么?我不是曹宝,还能是谁?”曹宝抬起了头,脸上满是无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该死的孽障!还敢戏弄于我!我们兄弟二人虽然都爱品茶,但我喜浓茶,他喜淡茶,向来都不会碰对方的茶壶!”萧升勃然大怒,看着面前的假曹宝一阵的咬牙切齿,“曹宝贤弟呢?你将他怎么样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果然,变化之术再神妙,改变的也只是外形,这些细节终究是无法模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假曹宝自然是江皓变化而成,当日燃灯道人突然现身武夷山,还差点识破了他的变化之术,着实把江皓吓了一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为了不被燃灯道人发现,他甚至连千里眼和顺风耳都不敢乱用,老老实实的躲在那水潭之中,哪怕后来燃灯道人离开,他也没有贸然行动,又等了半个月,直到确认了燃灯道人已经走远,他才从水潭之中走了出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后,便在萧升手中发现了落宝金钱的踪迹,这显然是燃灯道人留下来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让江皓很是疑惑,正如他之前所问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燃灯为何要特意将这落宝金钱交给萧升曹宝这两个废材,别说是其它阐教二代弟子,就算是阐教的三代弟子也比这两个散修强太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难道他们身上有什么奇特之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完全无视了萧升的怒目而视,淡淡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把落宝金钱交出来吧!再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妄想!”萧升一声怒喝,他现在已经是将燃灯道人视作此次浩劫之中唯一的救命稻草,如何肯将这落宝金钱交出来,挥动手中的宝剑,朝着面前的假曹宝斩了过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与此同时,布置在洞府之中的阵法也被引动,虚空之中一道道涟漪出现,化作波涛汹涌的海浪,配合着他的剑法招式,朝着假曹宝拍打了过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执迷不悟!”江皓摇了摇头,右手轻轻朝前一探,五指竟是直接刺穿了面前的法力虚影,抓在了那宝剑之上,稍一用力,便听见咔嚓一声轻响,那宝剑从中断裂开来,光芒灵气也尽皆散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萧升看着手中的断剑,只觉得心底生寒,他再也顾不上曹宝,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金光便想要朝着洞外遁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还没等他逃出洞府,便觉得一阵吸力从背后传来,整个人朝着后方到飞了回去,紧接着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灭世黑莲压在了萧升的灵台之上,如同带着莲花冠一般,将他的法力神魂尽皆封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瞳孔之中两道金光迸射而出,直指萧升的神魂,却是他懒得再和萧升墨迹,直接用法术去搜查他的神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的动作格外小心,倒不是心怀慈悲,怕伤了萧升的性命,而是担心燃灯已经将萧升和曹宝的名字签在了封神榜上,他若是不小心将这两人杀死,他们的魂魄飞到封神榜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会彻底暴露在阐截两教面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有灭世黑莲压制,萧升的一切都敞开在了江皓面前,甚至连他自己都忽视了的记忆也不例外,无数断断续续的画面在江皓眸中流转,很快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萧升曹宝是见过赵公明的,只不过,那是在他们生出意识之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生地养的生命往往有灵宝伴生,就如同东皇太一的东皇钟、镇元子的地书等等,萧升曹宝同样也有自己的伴生法宝,不是落宝金钱,而是——三十六颗定海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不过,与东海太一等人相比,他们两个无疑要倒霉的多,自己尚未生出灵智,伴生灵宝却被人提前发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发现这定海珠的人,便是赵公明和燃灯道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赵公明有三霄相助,混元金斗配合着金蛟剪,哪怕燃灯道人修为在他们之上,却也是抵挡不住,一番争斗之后,赵公明得到了其中的二十四颗,而燃灯则得到了剩下的十二颗,之后又发现了萧升曹宝这两个倒霉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作为拥有着伴生灵宝的先天生灵,萧升曹宝日后的成就哪怕不如镇元子、东皇太一,也不会相差太多,至少也是叱咤一方的大能巨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因为伴生灵宝被人取走的缘故,这一切彻底泡汤,不仅诞生灵智的时间也生生向后推迟了万年,而且天资也远不如其它先天生灵,修炼千年,也不过是才到玄仙境界,就这,还有燃灯道人暗中相助的缘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原来如此!难怪燃灯一定要借他们手对付赵公明,取回定海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恍然大悟,封神世界最讲究因果,燃灯会有如此布局也就不难理解了,他伸手将落宝金钱取来,正要转身离开,面色忽然一变,抬头望去,只见天边一道虹光飞来,不是燃灯又是何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