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六章 纸伞

    第五百七十六章纸伞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宝剑与降魔杵撞在一起,爆起一阵刺眼的异芒,恐怖的法力波动化作涟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将整个院子弄的一片狼藉,但当法力余波想要继续往外逸散的时候,一道光罩蓦地出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在保安堂的上方,一个紫金钵盂倒扣,巨大的卍字佛印闪烁,万道佛光如同瀑布一般垂落下来,将法力余波尽数拦了下来,不让它波及到外面的凡人。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一道佛光落在了院中,里面乃是一个白眉长须的老和尚,慈眉善目,法相庄严,头上戴着僧帽,上面绣着一个“佛”字,身穿着袈裟布鞋,打扮只算是寻常,但双眸之中泛着佛光,隐隐有佛陀身影浮现,显然不是寻常之人。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小青秀眉竖起,脸上怒色浮现,厉声喝道:“法海,又是你这臭和尚!怎么哪里都有你真是阴魂不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阿弥陀佛!”法海双手合十,眉头紧紧皱成一团,沉声说道:“小青施主,当日你本该随我回金山寺修行佛法,缘何半途离开今日竟还要对地府无常痛下杀手,你可知此事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呸!谁要跟着你这臭和尚去念经,姑奶奶我才没有半点兴趣呢!赶紧给我让开,否则,今天我连你一起收拾了!”小青冷哼一声,一横手中的长剑,发出阵阵嗡嗡轻鸣之声,道道金光缭绕在其上,剑气四溢而出,所过之处,无论是山石还是草木,尽皆是一分为二。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白无常脸色本来就是煞白如纸,被这剑气一冲,整个身体都显得有些透明,显然是伤势不轻,眼见这小青要再次扑过来,忙躲到了法海的身后,口中求道:“大师,这两个妖怪行事凶狠,肆无忌惮,你一定要救救我!”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两个妖怪嗯!是你!”法海之前的注意力都被小青吸引,直到此时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白素贞,他的面色陡然一变,眉头直接竖了起来,冷笑道:“好啊!白素贞,我找了你五百年,总算让我把你找到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法海!”白素贞也没有想到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会是法海,忙运转起自己的法力来,但却发现因为怀孕的缘故,她一身法力只余下不到五成,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苦涩:“这下坏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法海,你认识我姐姐”小青有些诧异。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当然认识,就算她化成灰,我也能把她认出来!”法海面色狰狞,脸上尽是杀气,将之前的慈眉善目破坏了个干干净净。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怪他如此恨白素贞,实在是双方之间的恩怨太深。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一千七百年前身为牧童的许仙将白素贞从猎人的手中救了下来,而那个猎人便是未出家修行前的法海,为此白素贞在一千年后,天庭赐给法海仙丹的时候,将那可以增长五百年道行的仙丹给偷吃了,惹得法海大动嗔念种下心魔,以至于道心无法圆满,难成仙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而断人修行之道比杀人父母还要更甚几分,法海对妖怪的恨意如此之深,斩妖除魔要不留情,白素贞绝对要担大部分责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么说,你是和我姐姐有仇喽”小青自然听出了法海语气之中的恨意,眼中寒芒闪烁,冷声说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共戴天!”法海握紧了手中降魔杵,一步迈出,身周万道佛光璀璨,好似是伏魔金刚一般,法相庄严,威势赫赫。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那我就先杀了你!”小青冷哼一声,手掐剑诀,长剑嗖的一声朝着法海飞了过去,带起长长的剑气,如同是彗星从天边划过一般。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法海在凡间降妖除魔数百年,与妖怪动手斗法的次数一点也不少,眼见着这剑气袭来,没有半分慌张,降魔杵连连恢复,如同一个金色的磨盘,挡在了面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当、当、当……长剑不断斩在降魔杵上,响声连成一片,整片天空都被交手时产生的法力异芒笼罩,五颜六色的光芒刺眼至极,也幸好有法海的钵盂在外面罩着,否则这半城百姓都难活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当初在落霞山的时候,法海因为江皓暗中出手,以至于被小青生吞入了腹中,大半个身子都被融化,可谓是吃了大亏,但因为观音用羊脂玉净瓶为他疗伤的缘故,反而是因祸得福,实力不减反增。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降魔杵在他的手中,金光璀璨,举重若轻,恍若是一座山峰,沉重无比,压得整片虚空都不断的破碎。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法海对自己实力的提升是很满意的,但此刻面对着小青,他却没能占到半点便宜,反而是被小青压着打,降魔杵与飞剑的每一次碰撞,都让他的手臂一阵酸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怎么可能你的实力怎么可能提升这么快”法海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当日在落霞山交手的时候,他的实力远在小青之上,若非是因为黑莲的大发神威,三五招之内,就足以把小青拿下。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但如今,在他修为实力大增之后,再交手时,反而是落入了绝对的下风,被那漫天飞剑逼得不断后退,身上也多出了几道剑痕,滴滴鲜血渗出,洒落在了地上。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等我送你去西天,你问你家佛祖去吧!”小青嘴角带着一抹冷笑,手中长剑越发的凌厉,直取法海的脖颈之处,要将他的头颅给斩下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短短几个月时间,法海的实力的确是上了一个台阶,但她修为的进展无疑要更快得多。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在江皓精血的刺激之下,本体从一条青蛇进化成了青蛟,再加上江皓传授的种种神通功法和仙丹灵药,实力可以说是打着滚的成倍提升,到如今已经快要迈入玄仙境界,远不是法海可以比拟的。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好了!这老和尚也不是那妖怪的对手!”白无常面色顿变,心中扑通扑通的狂跳着,踮起脚尖朝着一旁的阴影之处躲了过去,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黑雾,朝着地府逃了过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小青忙着与法海斗法,没有注意到白无常的小动作,一旁的白素贞倒是看清楚了,但她却是没有出口阻拦,她不愿看到小青与地府为敌,被天庭通缉,这白无常逃走,反而是如了她的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小青的实力,提升的好快!那江皓前辈真是好生厉害!”白素贞心中忍不住感叹着,在她眼中的小青还是那个在端午期间连变化之术都维持不住的小蛇妖,没想到竟是已经修炼到了如此的地步,连法海都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只能说她找对了师傅,找对了路!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在小青的步步紧逼之下,法海越发的狼狈,再也顾不得其它,双手在面前一合,头顶之上的钵盂朝着小青落了下来,卍字印不断旋转,道道佛光照射在了小青的身上,化作无形枷锁将她困在了其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小青!”白素贞面色一变,正待出手相助,却见小青身周道道暗芒闪烁,化作一朵黑莲,将那金光给一点点撑了开,钵盂悬浮在小青的头顶之上,根本落不下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姐姐不用担心我!区区一个老秃驴,我才不怕他呢!”小青口中念念有词,头顶之上的黑莲不断壮大,魔光与佛光不断碰撞湮灭着,道道异芒闪烁,轰隆作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白素贞稍稍松了口气,心中不免有些羡慕小青,她虽说是黎山老母座下弟子,但实际上只是在黎山老母座下听过道罢了,似她这种妖怪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根本算不得什么,甚至黎山老母记不记得她都是一个问题。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咣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忽然一道响声让白素贞回过神来,她循声望去,却是许仙在往门外逃走的时候,不小心撞倒了挂在墙头的油纸伞,此时正小心翼翼的想要将那伞扶起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那油纸伞有些破旧,有的伞骨都快要脱落,早就已经不能用来遮雨,经这一摔,伞骨都折断了几根,伞面也裂开了几道长长的口子。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白素贞望着地上的纸伞,神情有些恍惚,本来已经痛的麻木的心更好似碎成了一片一片,喃喃道:“官……许仙,我是不是妖怪对你来说,便如此重要吗”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许仙正因为不小心碰倒雨伞,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而不安,忽然听到白素贞的话,心头更是一惊,身子僵在那里,如同是中了定身术一般。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我为你从青城山来到杭州西湖,与你相识断桥嫁给你做妻子,又陪你一同来到这姑苏城开了保安堂,我们一同治瘟疫斗妖道,你说要陪我到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难道因为我是妖怪,这一切就都不作数了吗”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许仙身子一颤,神色一阵的变幻,不安和畏惧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茫然和悲伤,袖中的右手紧紧攥在了一起,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你可以不在乎我不要我,但我们的孩子呢你怎么忍心,让他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白素贞的声音显得有些平淡,只是从那清微的颤音里,能够知道她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悲伤到绝望。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白素贞望着许仙的背影,就如同当初在西湖断桥初相遇时一样,只不过他手中拿着的纸伞是为了避开自己,再也不会为了替自己遮雨。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抱歉……”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好半响,两个字轻轻响起。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m。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