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局

    声音突兀响起,所有人都是一惊,循声望去,只见东海龙宫之内,一银甲玄氅的男子走了出来,黑发垂肩,神色淡然,周身光华流转,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护法大人,你总算是出关了!”南海龙王和北海龙王脸上露出一抹狂喜之色,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高声叫了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并没有受伤吗?故意引我上钩的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敖烈瞳孔骤然一缩,目光紧紧的盯在江皓身上,心中越发的不安,不由地攥紧了手中的寒铁枪,脸上满是戒备之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江皓身上他没有看到半点受伤的痕迹,反倒是无意间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自己是站在悬崖边上,随时都可能摔得尸骨无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敖烈在盯着江皓看的时候,江皓也在上下打量着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与西游世界里见过的小白龙相比,眼前的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修为已经到了太乙金仙境界,不过眉宇之间没有半点慈悲之相,反而是散发着冷冷的煞气,一身龙腾金色战袍,目光锐利,英武不凡,颇有几分冷面寒枪的味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护法大人,饶命啊!小龙知错了,小龙知错了!”东海龙王跪倒在地上不断的叩着头,额头与地面相碰,砰砰砰砰声音极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原本已经准备逃走了,结果还没走出宫门,便见一道金光闪过,把他摄到了江皓的面前,紧接着,便又被扔到了这里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只会招惹是非的废物,留你有何用?”江皓目光冷冷的扫了过去,瞳孔之中光华一闪,两道金光迸射而出,照在了东海龙王的身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自当日回到这东海之后,江皓便安心呆在密室之中,借助着舍利子之力来恢复伤势,这一点进行的十分顺利,前后不过花费了一周的时间,他的伤势便已经痊愈,代价不过是消耗掉了一颗舍利子不到五分之一的法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当他开始借助舍利子之力,来完善自己神通的时候,结果却是发现上古大佛留在舍利子之中的领悟多有重叠之处,如果说第一颗舍利子带来的是醍醐灌顶式的思想碰撞,之后只不过是在此基础上的进一步完善罢了,作用虽然有,但却十分的有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以说,这六颗舍利带来的提升还不如之前一颗大,越到后面越是如此,他原本还想着找机会把其余舍利找过来,现在却发现这舍利对他作用远没有想象中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江皓也有些想不明白,这样的十七颗舍利集合在一起,凭什么就能将无天给消灭掉,要知道神话世界可从没有人多势众这种说法,尤其是到了大罗金仙这种境界,别说是这些没有意识只剩下法力的舍利子,就算是那些上古大佛重生也不一定是无天的对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江皓想的焦头烂额的时候,便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打斗之声,紧接着便看到东海龙王叮叮咚咚的在收拾家当,心中的烦躁可想而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东海龙王身上陡然冒起了一团金焰,火焰熊熊燃烧,将他笼罩在其中,剧痛袭来令他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龙王爷!”有几个东海龙宫的将领双手一挥,用法力引来水流,想要将东海龙王救下,但那金焰直接顺着法力朝着他们烧了过来,将他们也一同笼罩在了火焰之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火焰越发的大了,将方圆万里海域照的通明一片,吓得一众虾兵蟹将纷纷朝后退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火光闪烁,能够看到里面一个金龙和数只鱼虾水族在挣扎着,但这挣扎显得格外无力,不过片刻功夫,便被彻底烧成了灰烬,连魂魄都不成留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围死寂一片,不论是四海龙宫麾下还是敖烈麾下的兵马都被吓傻了,谁都没有想到,堂堂东海龙王就这么被人在东海之中烧成了灰烬,还是当着无数水族兵马的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南海龙王和北海龙王刚刚站起身来,一下子又吓得瘫软在了地上,互相对视了一眼,神色有些胆寒,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他们知道江皓会责罚东海龙王,但没想到这责罚竟然是魂飞魄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敖烈也是脸色一变,眼中满是惊骇之色,胆敢找四海龙宫麻烦的妖怪有很多,但丧心病狂到敢把四海龙王杀死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之前他还觉得东海龙王太过胆怯,有天庭灵山在,这世上谁敢肆意杀害一海龙君,但现在看来却是他小瞧了这所谓的护法。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似这等废物,只会闯祸没有半点担当,死了也就死了!”江皓语气平淡无比,目光扫过南海龙王和北海龙王,开口说道:“看在你们两个还有胆子拦在门口的份上,这次便饶过你们!下次,若在想现在这样没有,我定不饶你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多谢护法大人!多谢护法大人!”南海龙王和北海龙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连连点头,态度比之以前不知道恭敬了多少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们现在是认清到自己的地位了,江皓能随手杀了东海龙王,那也就敢随手杀了他们,由不得他们不小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南海龙王和北海龙王不敢说什么,但有些东海水军却是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他们身为底层,只知道四海龙王对江皓甚是尊敬,但并不知道两者之间的真正关系,只把江皓当做了类似于四海客卿之类的贵宾。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此时将东海龙王死在江浩手中,一个个怒呲欲裂,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将朝着江皓冲了过去,他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还没等他们冲到江皓身边,动作便停滞在了半空之中,好似是琥珀一般,紧接着便是一阵嘭嘭爆裂之声,一个接着一个化作飞灰消失不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忽然之间,一道寒芒闪过,寒铁枪陡然刺出,带着一抹法力光环缭绕,好似一条金龙,空间都要被撕裂一般,一条黑色裂痕随着寒铁枪出现,朝着江皓蔓延了过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也想和我动手吗?”江皓嘴角带着轻笑,站在原地没有动,静等着敖烈到了眼前,才把右手一张,朝着那寒铁枪拍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声音非常响亮,如同惊雷一般传遍了整片海域,指尖金光萦绕,看上去好似是黄金铸成的一般,打得寒铁枪嗡嗡作响,震出道道金色涟漪,海面震荡波浪滔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恐怖!”敖烈面色一变,很吃惊,只觉得一股巨力自枪身之上传来,震得他胳膊一阵酸麻,不得不向后连退了数步,才将这股力道给化解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江皓并没有追击,站在原地,开口说道:“敖烈,四海龙宫已经无药可救,不如你我联手,按照自己的心意,重建一个四海龙族如何?别人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别人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说着,江皓身上光华一闪,脸上隐隐显现出本象来,鹿角驼头兔眼蛇项,两根长须飘舞,给人一种威严肃穆的感觉,不敢仰头直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你竟然也是我龙族之人?”敖烈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这……”南海龙王和北海龙王更好似是见了鬼一般,他们第一次见江皓是十八年前,但直到今天才知道江皓的本体竟然也是神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些个虾兵蟹将也都傻了眼,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目瞪口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江皓并没有理会他们,望着敖烈开口说道:“当年敖闰那废物为了讨好武德星君,把你亲自交出去,你难道就不想改变着一切吗?你不是想给泾河龙王报仇吗?我可以把武德星君交给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敖烈呼吸一下子重了起来,江皓的最后一句话尤其让他心动:“武德星君是天庭玉帝的人,你如何能把他交给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你就不用管了!”江皓望着敖烈,开口说道:“只要你点头应下来,三天之内,我便把武德星君送到你的手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江皓不愿把宝全部压在无天的身上,这小白龙敖烈便是他落下的暗子,若是无天真的输了,他也有翻身的余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想要我投靠你,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敖烈心中已经同意,但手中寒铁枪却是轻轻一抖,瞬息之间,漫天的枪花绽放开来,似是将天地间的光芒和灵气尽皆吸收了一般,如同星辰般璀璨夺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每一朵枪花的绽放,都伴随着劲气嗤嗤作响,把江皓覆压在下面,法力光芒流转好似一条条长龙,张牙舞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江皓的反应却是极其简单,就站在那里不闪不避,右手金光流转,一巴掌借着一巴掌拍出,每一下都将那汹涌而来的法力金龙给拍的粉碎,连带着寒铁枪也是一阵悲鸣,光芒都有些黯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法力余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卷起海水翻滚波浪滔天,周围的一众虾兵蟹将们承受不住,如同是从中间开花一般,被这水流卷着倒飞了出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江皓反手抓在了寒铁枪上,陡然一用力,敖烈面色顿时一变,只觉得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自枪身之上传来,寒铁枪竟是直接被江皓给抢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江皓淡淡说道:“如何?”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三日之内,我要见到武德星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