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五章 他们也在借路

    绝世剑锋,金光璀璨,瞬息之间将厉鬼黑烟斩杀干净,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朝着银须老祖刺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杀气冲天,剑气盈野,惊的周围一众驱魔人直冒寒气,如此恐怖的一剑有谁能够躲得过去?还没等他们看清楚宝剑的轨迹,剑便已经到了银须老祖面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凌厉而狠辣,法力凝练在剑身之上,一旦刺中,必定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绝无幸免的可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银须老祖面色陡然一变,身子忙朝后暴退而去,但速度却远远比不上迎面飞来的宝剑,眼见着他就要死在剑下,一块巴掌大小的木牌陡然出现在了面前,上面刻满了玄妙的图案,散发出道道幽暗的光芒。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剑气撞在了木牌之上,发出一声巨响,法力余波朝着四面八方散去,汹涌澎湃的能量好似飓风将周围一众驱魔人逼得连连后退,至于普通人更是被吹得东倒西歪,有些身体轻的直接被吹飞了出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咔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僵持了片刻之后,木牌上面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声音,裂痕渐渐蔓延开来,啪的一声碎成了粉屑,随风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啊——!”银须老祖完好无损,但他的徒弟,最开始与段小姐动手的男子突然发出一声惨叫,面色泛黑,七窍流血,不过片刻之间便没了气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这木牌看似普通,但却是用阴间的槐木制成,连上面的文字图案也是用黄泉水写成,在将阴年阴月阴时生的人的魂魄联结在其上,不仅防御力不弱更可以自主护主,没想到却是毁在了这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借着这片刻喘息的时间,银须老祖的身体陡然向后退出了数十里,双手连连挥舞,取出一个狼首人身的铜器祭在了头顶,把自己牢牢护在了中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什么人?给我出来!”银须老祖胸口起起伏伏,好似风箱一般,既是险死还生之后的慌乱,同样也是在心疼自己的法宝被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话音未落,便见远处一片云雾飘来,伴随着阵阵仙乐之声响起,漫天鲜花不断落下,霞光璀璨将半边天空都给染成了金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空虚公子!是空虚公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人群中有人叫了起来,如此张扬的出场方式,除了空虚公子,整个天下也没有谁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空虚公子?!我还没找你麻烦,你竟然敢对我动手!今日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银须老祖脸上怒意一闪,右手一挥,掌心之中出现了一口迷你棺材,缕缕阴气弥漫,看上去便令人惊恐头皮发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棺材木陡然打开,一只只厉鬼从里面冒出来,这些厉鬼身上怨气极重,阴气几乎要化作实质,獠牙血口,看上去狰狞至极,朝着天边的云雾便扑了过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然而还没有等这些厉鬼飞到云头,便听见银须老祖发出一声惨叫,漫天的血液飘洒下来,半截断臂紧握着棺材掉落了下来,半空之中又被剑气绞成了粉碎,只留下那棺材随着宝剑嗖的一声飞到了空虚公子的面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倒有点意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空虚公子坐在步辇之上,拿着那棺材轻轻一摇,漫天的厉鬼顿时飞进了其中,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自然懂得,趁着银须老祖不注意,直接便将他的手给看来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银须老祖脸上满是怒火,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空虚公子,恨不得把空虚公子给生吞活剥了:“你这个孽障,快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漫天的金光闪烁,无数剑气纵横,从银须老祖的体内穿过,嘭的一声血肉化作了粉屑,这剑光实在是太快,以至于银须老祖的身子都已经化作了骷髅,嘴巴还在那里一张一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整个须臾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明明有着上万人聚集在此处,耳边却只能听到风吹过的声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头发都白成这样了,还不懂得这个道理,再活下去也是浪费粮食。”空虚公子咳嗽了几下,淡淡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有人注意到,在他眼底一抹微不可查的暗芒悄然划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空虚公子,你竟敢杀了银须老祖!该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妪怒视着空虚公子,瞳孔之中怒火如炙,右手一张,一根金针陡然出现在了手中,好似流星一般飞出,朝着空虚公子飞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宝剑陡然飞出,剑气大作,撞在了这金针之上,发出一声巨响,以空虚公子的实力竟是没有占据到丝毫的上风,金针与宝剑在半空之中僵持到了一起,汹涌澎湃的法力从双方身上流淌而出,好似是两片海洋撞到了一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砰、砰、砰……远处一阵脚步声传来,沉重如同雷霆一般,山峦之上一头巨大无比的花斑猛虎身影浮现,每一步迈出都有十多里远,只片刻便到了须臾山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空虚公子,我怎么感觉你的脸更白了?连对付一个老太婆都要这么费力,用不用我帮你一帮!”兽形拳看着半空之中的空虚公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少废话,我只是觉得太过空虚寂寞,这才……不,我不是因为太过空虚寂寞,才找这老太婆的,也不对……不管这些了,我先把这些闹事的给解决了再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空虚公子纠结了半天,最后只得恨恨闭上了嘴巴,右手一挥,漫天宝剑凝成一柄,朝着这老妪斩了过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老妪的实力赫然已经到了真仙巅峰境界,单论修为还要在空虚公子之上,若非空虚公子本身的空虚剑法就威力无双,又被江皓指点着提升了许多,还真不一定是这老妪对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闹事的?”兽形拳眼睛一瞪,目光从一众驱魔人身上扫过,厉声喝道:“谁是来闹事的?给我出来,看我不把你的头锤进肚子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无知小辈,大言不惭!今天我便让你知道知道厉害!”当即又有一个驱魔人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柄蒲扇,上面白光如芒,看上去便是不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除了他之外,还有十几个驱魔人也有上前的意思,只不过没有他快,便又停了下来,这些驱魔人年龄显然都很大了,但一个个修为都是不弱,最差的也到了真仙境界,有一两个更是到了玄仙境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些驱魔人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若非是江皓想要广传降妖除魔之术,想要打破驱魔人长久以来的秩序,他们根本不会出山,插手此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兽形拳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右手握拳,直接便砸了过去,背后一个硕大的黑熊虚影随着他的动作而动,看上去恐怖至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蒲扇与拳头撞在了一起,砰的一声响,好似砸在了石头上一般,只漾起几道淡淡的波纹,便很快消失在了空气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不过就是想借个路,他们怎么也打起来了?”陈玄奘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乱糟糟的一切,明明是自己因为借路与人产生了冲突,怎么眼前这些驱魔人自己也打了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段小姐说道:“他们也在借路!不过显然也有人不愿意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也在借路?”陈玄奘一头雾水,还要在问,却是被段小姐一把拉了过去,说道:“我们也走远一些,小心别被他们给误伤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宝剑再次和金针撞在了一起,老妪明显感觉到剑身之上的力道弱了许多,脸上一喜,正要驱使金针将空虚公子彻底击溃,耳边忽然听到有人大声叫道:“小心背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老妪面色一变,身子陡然向左一横,想要躲闪开来,但却是已经晚了,噗的一声,一柄三寸长的宝剑自左胸穿过,血花四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敢来须臾山闹事,那就要做好有去无回的准备!”空虚公子眼中厉色一闪,正要下杀手,便见身侧一道赤芒闪过,吓得忙朝着一旁侧身躲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步辇瞬间破碎开来,火焰呼的一声燃烧起来,只片刻便将步辇烧成了灰烬,也幸好空虚公子之前便让白衣女子将他放了下来,这才让那些侍女们躲过了一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来会一会你!”一个红发红须的驱魔人走了出来,身上淡淡赤芒闪动,远远便能感觉到一股热浪袭来,在他手中一柄赤红锤,上面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找死!”空虚公子看着自己的步辇化作了灰烬,也是勃然大怒,右手一挥,剑匣之中的宝剑全部都飞了出来,好似洪流一般,朝着那红发驱魔人飞了出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当、当、当……赤红锤挥舞如同旋风一般,竟是将这些宝剑尽数撞飞了出去,一步一步朝着空虚公子逼近过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另一边,兽形拳同样也陷入了不利之境,那蒲扇轻轻挥舞,一缕缕清风似丝线一般缠绕在他的身上,让他的动作越发的迟钝,好似陷入了蛛网的虫子一般,一点点的被收缩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到此为止吧!就你这点本事,还是自己老老实实的去修炼,别想着什么开山立派了!异想天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蒲扇用力一挥,一道青光如同河水一般朝着兽形拳缠绕过来,将他最后一点腾挪的空间给封锁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蒲扇朝自己拍了过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们要输了!”段小姐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拉着陈玄奘就准备离开,而就在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鹰鸣之声,伴随着一道金光划过,蒲扇嘭的一声化作了粉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么说,你们的本事很大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道淡淡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