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七章 陈玄奘

    西游世界之中的猪八戒前世乃是天蓬元帅,因为调戏嫦娥被打下凡间成了猪胎,这才成了唐僧的二徒弟,保护他西天取经,可以说其中多有算计在。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但这方世界的猪刚鬣前世却只是普通凡人一个,被妻子和情夫联手杀死之后,因为怨念不平,因恨入魔这才成了妖怪,被唐僧感化之后,随他前去西天取经的。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很好奇在这方世界中,这猪刚鬣是不是也命中注定便是取经人之一,是以当兽形拳问他讨要猪刚鬣的时候,便随手丢给了他,就当是做个试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主要也是因为这试探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作为一个驱魔人,斩妖除魔本就是分内之事,这道理就算是佛祖来了也无可辩驳。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结果没想到猪刚鬣竟是直接死在了兽形拳的手里,硕大的猪头被他提在手中,元神也被直接打散,别说是西天取经了,就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两千两银子也是给你的,只要你好好做事,该有的绝对不会少!”江皓右手一翻,手中多了一个檀木箱子,朝着兽形拳丢了过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和路边的碎石瓦砾没什么区别,自然是毫不吝啬,虽说他已经准备好了给兽形拳种下血咒,但投其所好用这笼络人心的手段配合起来,效果无疑会更好。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果然,兽形拳满脸大喜之色,一把将檀木箱子搂在腰间,对江皓的态度明显热情了一个档次,拍着胸膛说道:“老板就是豪气!只要老板不嫌弃我,我这辈子就跟着老板混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好了,我们走吧!”江皓右手轻轻一挥,噬邪直接将九齿钉耙击得粉碎,上面的邪念也被尽数吞噬干净,转身化作一道金光朝着洞外飞去,临走之时一道火焰熊熊燃起,将这满洞的尸骸彻底烧了个干净。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从出了珲城到斩杀这猪刚鬣,也不过才用去短短半天时间,这还是因为兽形拳速度太慢,在路上耽误了一些功夫,等两人回到珲城的时候,也才不过是正午时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兽形拳急着去领取赏钱,跟江皓告罪了一声,提着硕大的猪头朝着伏魔殿飞奔而去,一路上倒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虽然当地人都听说过高老庄妖怪出没的传闻,但却是没有谁能够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则随意找了一处酒楼,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些酒菜,目光朝窗外望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珲城的街道之上已经是热闹非凡,马走车行人来人往,行商小贩们高声吆喝着自家的商品,显得活力无限生机勃勃。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与倩女幽魂世界不同,这方世界因为有着伏魔殿和驱魔人的存在,凡人们虽然也是饱受妖魔鬼怪之苦,但生活却仍旧可以平平稳稳的进行下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么看来,我想做的事情对这些普通人来说,倒也算是大功德一件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拿起一杯酒倒入了口中,每个世界的酒都有着不同的味道,尤其是这些凡酒,因为缺陷太多,反而显得更加有特色。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比如说西游世界之中的酒,灵气十足,带着淡淡的甜味,润滑爽口:倩女幽魂世界之中,则阴气偏重,带着点冰凉生涩;而这方世界的酒味道更加的复杂,似乎每一口都有些许的不同,如同人心一般多变。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正静静的感受着这酒中的滋味,忽然江皓的神情微微一动,目光停了下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只见集市之上,一个约莫二十四五岁的男子正神情沮丧的走着,身上背着一堆看似法器一般的东西,但实则只是没有半点灵气的凡物,头发乱糟糟一团似鸡窝一般,手中拿着一根棍子,让他看上去如同乞丐一般。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但在江皓眼中,却能看见他的身周隐隐有七色佛光环绕,没错,这人正是这方世界的绝对主角——陈玄奘。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师父,我今天又失败了……”陈玄奘将身上的东西扔到了墙边,有气无力的说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口中的师父肥头圆脸,挺着个大肚腩,明明是个光头胖和尚,偏偏又带着一头假发,见陈玄奘如此神情,脸上带着笑意迎了上来,说道:“我知道了。今日你在山上看见的那只牛妖,原本是个大夫,为了救一个妇人的性命,被村民误以为是在非礼,活生生的打死,他心有不甘就化成了牛妖,找村民报仇!”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陈玄奘长叹了口气,说道:“师父,我是不是太没用了,浪费了三年时间,连一个最弱的妖怪都没有感化,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师徒二人在聊什么,江皓并没有兴趣关心,无非就是用爱感化,祛除魔性留下善念之类的说辞,但这在江皓看来完全就是在扯淡。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原著之中,陈玄奘的师父在给他陈述去除魔性留下善性时,举的实例,便是将一条蛇的牙齿给拔掉,然后将它放生离开。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哪里是在去除魔性留下善性,对那条蛇来说,这分明就是谋杀。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你把蛇的牙齿拔了,它是伤不了别的生命了,但它自己呢?除了饿死,还能有什么结局?这套说辞也就能够用来忽悠忽悠陈玄奘这种天真的傻子!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心中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正要开启天眼仔细观察一下陈玄奘的师父,便见那胖和尚话说到一般忽然停了下来,眉头皱了起来,瞳孔之中佛光闪动,四下张望起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师父?师父?你在看什么呢?你给我这儿歌三百首到底有没有用?”陈玄奘语气之中带着几分不自信。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当然有用,你若是自己都失去了信心,那就再也没有成功的可能!”胖和尚面含微笑,心中却是在疑惑,刚刚明明感觉到有人在往我这边看,怎么找不到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胖和尚瞳孔之中佛光一阵闪动,四下仔细找了半晌,但都没能发现什么异常,最后也只得作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人呢?我明明没有看见他下去啊?这酒菜还没上齐,人怎么就不见了?算了,银子在就行!这么大的一块银子,够吃十顿了,还真是有钱!”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酒楼之中,小二也是一脸的疑惑,刚刚这里还坐着一个客人呢,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找不到了,拿起桌上留下的银子,用嘴咬成两半,将大的塞在了袖中,小的则准备拿给柜台结算。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和尚到底是灵山里的哪位?差点便被他发现了!还好!”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一处小巷之中,江皓的身影渐渐显露出来,脸上带着几分庆幸之色,刚刚若不是他发现的快,直接施展出隐身神通,恐怕真要被这胖和尚看到。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种带着窥视性质的偷看,若是被发现,难免会产生误会,若是因此被灵山盯上,对他来说也是一件麻烦事,现在还不是时候。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算了,还是先去伏魔殿看看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摇了摇头,正要朝着伏魔殿方向走去,远远的便看见两道道身影从伏魔殿中飞出。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最前方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瘸子,满头白发衣衫破烂,右脚跟婴儿的脚一般,不过一指长,上面用朱砂画满了神秘图案,若是来到现代,找处热闹的地方一趟,每月绝对不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后面跟着的正是兽形拳,脸上满是怒色,一边追着一边叫道:“天残脚,我今天非要和你好好比试比试不行!天下第一驱魔人?哼,你还差得远嘞!”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天残脚?这么说来天下三大驱魔人到齐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江皓瞳孔微微一亮,他想要抢伏魔殿的生意,除了要靠金银珠宝乃至天材地宝作为赏金之外,宣传同样也无比重要,还有什么比三大驱魔人这招牌响亮。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等等我,等等我!你们快点,快一点!追上他们!”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伏魔殿又有了动静,这次冲出来的是一群人,准确的说是四个白衣女子抬着步辇,空虚公子坐在上面大声嚷嚷着,神情显得一阵焦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一次,找来的这几个白衣女子质量还勉强算是过关,漂亮算不上,但至少五官还算端正,看那样子似乎是一些村妇,身体倒也算是健壮,但想要追上天残脚和兽形拳,却还是差得远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老……老板,我……我们真的追不上!要……要不,你……你不如自己追上去算了!”村妇气喘吁吁的说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不行!我若是自己追上去,那和他们还有什么不同!”空虚公子断然拒绝,侧着脸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用一种寂寞空虚冷的语气,淡淡说道:“我空虚公子要有自己的风格!”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但话刚说完,他画风便陡然一变,从怀中取出几块银子,催促说道:“你们若是再快一点,我每人多给你哥们一两……不,半两银子!你们不用太激动,我空虚公子从来都是这么豪爽大方!”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