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 猪头

    兽形拳性子虽然鲁莽了点,但到底是驱魔人,一身真仙的修为,猪刚鬣的这点幻术自然是骗不过他,如何会看不到那烤乳猪肚子里面裹着一具具尸体,这肉香更多的是来自人肉,当即勃然大怒,右手握拳猛的朝着火炉挥了过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花斑猛虎随着拳头的挥动一跃而出,仰天一声怒吼,撞在了火炉之上,瞬息之间,那一只只烤乳猪连同着里面的尸首都化作了灰烬,火炉嘭的一声炸裂开来,火花四溅,到处都是。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踏、踏、踏……一阵脚步声从四周传来,高老庄一下子热闹起来,数百道身影冲了出来,有掌柜打扮的有杂役打扮的也有似客人一般模样,手持着刀剑朝着兽形拳杀了过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竟然敢毁了我们高老庄的镇店之宝,该死!杀了他!”掌柜打扮冲在最前面,乃是一个中年女子模样,面相刻薄,厉声尖叫起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杀!杀!杀!”其余一众人也冲了上来,看上去杀气腾腾。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区区一群伥鬼,也敢在我面前乱叫唤!”兽形拳眼中寒芒一闪,俯身趴在地上,身后陡然出现了一头金毛狮子,大口一张,发出一声怒吼,好似惊雷一般。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吼——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肉眼可见的声波朝着四周扩散开来,面前的空气一阵颤动,伥鬼们被这声波一震,身子顿时僵在了那里,面容一阵扭曲变幻,紧接着身子嘭嘭嘭嘭炸裂开来,漫天的尘土飞扬,消散的干干净净。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兽形拳紧了紧腰带,大声叫道:“猪刚鬣,这些小把戏就不要在这里丢人败兴了,快点给我滚出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话音未落,便见一面墙壁陡然打开,里面侧躺着一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头戴状元帽旁插着一朵花,身着白色书生袍,脸上皮肤细滑柔嫩,看上去好似是京剧里的小生,给人一种假的不能再假的感觉。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噔!噔噔!蹬蹬蹬蹬!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猪刚鬣长袖一甩,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好似在跳舞一般,踏着整齐的节奏走了出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噫——整的跟娘炮儿一样,看着我就想扁你!”兽形拳一脸的嫌弃,表情就跟穿新鞋子的看到了臭狗屎一般,身后熊罴挥舞着圆桌大小的巴掌,朝着猪刚鬣便拍了过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猪刚鬣怡然不惧,高抬腿踏着方步向前一步迈出,挥拳迎上,浑身妖气混杂着浓浓的邪念冲天而起,弥漫在这高老庄的每一个角落之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空气好似褶皱的牛皮一般,汹涌澎湃的能量似波纹一般朝着周围激荡开来,整个高老庄一阵颤动,好似要塌了一般。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猪刚鬣受力之下,脚嘭的一声直接陷入了底下半尺有余,不受控制的朝着后方滑去,足足退了十数米才勉强停了下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兽形拳同样也是往后连退,每一步踏出,地面上的黄砖都瞬间化作灰烬,胳膊也轻轻颤抖起来,忍不住叫道:“难怪能值2000两,倒是有点本……”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嗡!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兽形拳话还没说完,噬邪却猛地颤动起来,江皓一时没有握紧,竟是直接脱手飞出,朝着猪刚鬣飞了过去,上面道道暗芒闪动,似乎是一头从远古而来的凶兽,煞气腾腾。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江皓脸上满是无奈,上前一步迈出,淡淡说道:“这猪刚鬣便交给我来处理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兽形拳脸上有些不甘心,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但江皓一句话便将他给彻底说服:“放心,不仅赏钱是你的,我另外再给你2000两算作酬劳!”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眼见着噬邪迎面飞来,猪刚鬣瞳孔骤然一缩,身子一侧,朝后轻轻退了一步,右手之上妖气弥漫,竟是朝着噬邪抓了过去,看得江皓也是一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还真是不知道死活!”江皓嗤笑一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方世界的天道与噬邪的契合度极高,以至于噬邪的灵性威力也随之大增,就连他有时候都得耗费不小的力气来压制噬邪的骚动,这猪刚鬣竟是想要空手夺白刃,简直是勇气可嘉。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猪刚鬣的手刚刚碰到噬邪之上,便见他胳膊上白嫩滑腻的皮肤直接崩裂开来,就如同是披了一身人皮一般,里面油腻粗糙的肥肉露了出来,紧接着一道暗芒闪过,那团肥肉好似被火烧了一般,瞬间焦黑一片,一股子古怪的肉香味传了出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嗷呜——”猪刚鬣发出一声惨叫,眼珠子似乎都要鼓了出来,看上去丑陋恐怖至极,右手似触电一般缩了回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噬邪在半空之中一转,嗖的一声,化作一道暗芒再次朝着猪刚鬣飞了过来,所过之处周围的景象一阵扭曲变形。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高老庄好似是铅笔画遇到了橡皮一般,不断的消融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黑黝黝潮湿不平的石壁,却是其中的邪念被噬邪吞噬掉了,幻境再也维持不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猪刚鬣刚刚吃了噬邪的亏,自然是不敢再大意,身子飞扑而出,一把抓在了九齿钉耙之上,将它从石柱之中拔了出来,双手紧握其上,用力抡圆了,朝着噬邪砸了过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兵器相撞,发出一声震天巨响,一道道波纹朝着四周扩散开来,所过之处轰隆之声不断,整个高老庄一阵的扭曲变幻,瞬息之间便消失不见。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眼前出现的乃是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地面之上堆满了人的皮毛骨肉,脚下泥土嫣红向外渗着血,散发着阵阵的恶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才是高老庄的真实景象,一个彻彻底底的魔窟。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原著之中陈玄奘一心要感化妖魔,得知了猪刚鬣成魔的过程之后,更是怜悯猪刚鬣身世可怜,但却不知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也不想想这些被猪刚鬣杀死吃掉乃至连魂魄都不曾留下的人又是何其无辜。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恶人回头是岸,凡人永不超生。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碰撞过后,九齿钉耙上光芒明显黯淡了一些,这方世界的九齿钉耙可不是什么太上老君炼制的上宝沁金耙,而是猪刚鬣妻子杀他所用的凶器,沾染了浓浓邪念之后生成,正是噬邪最喜欢的食物。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过,噬邪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它毕竟只是凭借着本能进攻,直接被九齿钉耙打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进了石壁之中,洞府一阵的天摇地晃,碎石簌簌落下。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下吃亏了吧?”江皓右手一张,直接把噬邪摄回了手中,嘴角带着一抹轻笑,自语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嗡!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邪念本就是在天地万灵的意念之中产生,噬邪以此为食,自然是灵性十足,枪身之上光芒一闪,轻轻颤动起来,外人感觉不来,但江皓却能体会到其中委屈和沮丧的意思。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哈哈哈哈!”江皓大笑一声,身子向后一退躲过了猪刚鬣当头一耙,法力运转,噬邪横扫而出,本就漆黑无比的山洞更暗了几分,虚空一阵的扭曲变形。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噬邪砸在了九齿钉耙之上,发出一声巨响,猪刚鬣身子跟着钉耙一颤,只觉的一股巨力从钉耙之上传来,哪怕他用尽了全力,也根本拿捏不住,直接脱手飞出,嘭一声陷入了石壁之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滴答!滴答!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猪刚鬣双手虎口裂开一道道伤口,鲜血不断的流出,不断滴落在地面之上,很快便染红了一大片,紧接着他的脸好似面具一般不断裂开,露出了一张猪脸,脸上横肉堆起一层层褶皱,看上去丑陋至极。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哼哧——哼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猪刚鬣嘴里不断的发出猪哼哼的声音,双眼死死的盯着江皓,里面满是仇恨怨毒之色,右手一伸,抓起一块巨石朝着江皓便丢了过来,自己却是转身就跑,没有半分的迟疑。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猪妖想逃!”兽形拳脸上一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逃?呵!这么一坨肥肉,怎么可能让他跑了!”江皓冷笑一声,瞳孔之中光芒一闪,直接将巨石化作了灰烬,身子化作一道金光,朝着猪刚鬣追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皓的速度比之金翅大鹏雕也不会差多少,这区区一只猪刚鬣如何能逃得掉,瞬息之间,便到了猪刚鬣的身后,手中噬邪一阵的暗芒闪动。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噗嗤!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噬邪直接从猪刚鬣的后心穿过,好似标枪一般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之上,血花四溅,流的满地都是。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猪刚鬣一头栽倒在了地面上,硕大的猪头砸出了一个大坑,血泥混杂在人的各种器官糊得他满脸都是,身子不住地抽搐着,喉咙之中发出似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他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但却毫无半点用处,满身的邪念不断被噬邪吞噬着,不过片刻功夫,邪念便被吞噬干净,猪刚鬣更是奄奄一息,出气多进气少。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老板,你这枪法实在是厉害!还有这速度,比我还要快!”兽形拳忍不住比了比大拇指,先是狠狠拍了江皓一阵马屁,然后指着一旁的猪刚鬣,说道:“那这猪刚鬣,就归我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皓神情微微一动,沉吟了一下,点头说道:“之前既然已经说了归你,那就归你!我说话自然算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好咧!”兽形拳咧嘴一笑,上前一步,一手按在猪刚鬣的背上,一手抓着他的猪头,猛地一用力。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噗嗤!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兽形拳直接将那硕大的猪头给撕了下来,喜滋滋的提在手中,口中不断说道:“老板做事就是仗义!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