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种子

    五金乌见瑶姬说完了,便与天蓬元帅一同押解着瑶姬和杨天佑一同朝着天庭飞去,他也算是谨慎,只带走了两万天兵回天,留下了整整一万天兵牢牢将杨府围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在他看来,如此森严的看守之下,别说是三个半大的孩子,就算是真的妖孽也别想逃脱。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待他们离开之后,杨蛟兄妹三人也依照着瑶姬的吩咐,开始想办法溜走,但上万的天兵围困占地方圆数里的杨府,天上天下早就被围的密密麻麻,凭他们三个没修炼过法术只有些许法力的半人半神怎么可能逃脱。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饶是他们想尽办法也没有半点作用,反而因为这些小动作,被天兵们锁在了一间屋子里,严禁外出。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皓并没有急着出手,只有等到杨蛟兄妹都绝望的时候,他的出现才会显得更加的及时更加的珍贵,这种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开门!给我开门!我要去茅房!”杨戬在屋子里坐立不安,用力拍打着屋门,但门外的天兵只做没有听见,根本不理会他,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好了,好了!二哥,你停一停吧!”杨婵被吵得心烦意乱,没好气的说道:“他们是不会给我们开门的。”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那我们要怎么办?”杨戬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满脸的沮丧:“总不能就在这里干坐着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还能怎么办?这屋子的四面八方都是人,除非我们能隐身,否则怎么都逃不掉的!”杨婵透过窗缝四下打量着,不仅门的前面有天兵把守,后面也站着一排排的天兵,别说是人了,就算是苍蝇都别想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杨蛟性子本就憨厚实诚,让他卖力气还行,动脑子就难为他了,更是毫无一点办法。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三人正发着愁,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想要逃走吗?我可以帮你们!”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面前陡然出现了一个身影,坐在桌边,一身青衫长袍,正是江皓无疑。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神医?怎么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杨蛟瞪大了眼睛,他望了望门外,那些天兵根本没有发现屋子里多了个人,房门依然紧闭,江皓好似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杨戬、杨婵同样也认出了江皓的身份,这可是灌江口最有名的神医善人,之前也曾经和江皓见过几面,只是没想到此时此刻,江皓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我可不只单单是一个大夫,也是一个修炼人士!”江皓屈指轻轻一弹,一道金色的光罩将三人笼罩在了中央,说道:“这样就没有人能听到我们说话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神医你、你也是神仙吗?难怪能手到病除!”杨戬满脸的不可思议,只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超出了他的想象,先是发现自己的娘竟然是天上的仙女玉帝的妹妹,之后又发现镇子上最有名的神医竟然也会法术。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杨婵杨蛟同样也不例外,满是好奇的用手轻轻碰了碰身边的光罩,只觉得好似水幕一般,带着些许弹性,随着他们手的触碰,会向外慢慢延伸、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神仙二字我可高攀不起,我不过是一个为天庭不容的妖孽罢了!”江皓眼底精光一闪,故意做出一副轻蔑的样了,摇了摇头说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妖、妖孽?!”兄妹三人心中一惊,杨戬更是吓得一个趔趄差点坐在地上,倒是杨蛟赤子之心并不害怕,只是满脸疑惑道:“江神医在灌江口免费为百姓治病,不知道救了多少人,怎么可能是妖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皓冷笑一声,说道:“违背了天条,自然是妖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想要拉近彼此关系,除了共同的爱好之外,共同的敌人共同的处境无疑更有用的多。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果然,听见江皓如此一说,兄妹三人神色顿时亲近了许多。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违背天规,怎么就算是妖孽?我娘也违背了天条,但她不是妖孽,江神医为百姓治病,也不是妖孽。”杨蛟一脸认真的说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唉,我本来正在医馆中给病人治病,结果忽然发现天边有神仙下凡,便过来看来,没想到竟是落在了你们杨府之中。”江皓叹了口气,满脸惋惜之色,说道:“刚刚的事情我也都看在眼里,我和你爹认识时间不长,但也算是谈得来的知交,没想到竟遇到这种事情。可怜了你们三兄妹,小小年纪便没了爹娘!”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神医,你说我娘他违反了天条,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啊?”杨婵眼巴巴的望着江皓,问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杨蛟和杨戬也不例外,他们虽然知道瑶姬违反了天条,但对违反天条的后果并没有一个准确的认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你娘违反天条,与凡人成亲,轻则要被禁闭百年,重则可能被削去神籍沦打入轮回。至于你爹……”江皓摇了摇头,说道:“就更难以幸免了,恐怕连轮回转世都是奢望。”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什么?不可能!江神医你一定不知道,我娘是玉帝的亲妹妹,他不可能对我娘和我爹这么重的处罚!”杨戬一脸的不相信,没有经历过生死磨难没有见过玉帝的无情,他总还对亲情抱着一丝幻想。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天规不容私情,正因为瑶姬她是玉帝的妹妹,才更会重罚!只要这样,才能维护天条的威严!”江皓打破了兄妹三人仅存的一点幻想,说道:“若非如此,你娘又为什么一定要让你们逃走呢!正是因为她感觉到了不对,才会传音给你们啊!”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杨蛟不断地摇着头否定着,泪水止不住从脸颊滑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杨戬与杨婵脸色同样也是煞白如纸,他们两个都是心思细腻之人,被江皓这么一提醒,顿时觉得不对,越想越觉得娘亲刚刚的话带着诀别的味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神医,你既然能够来这里,一定也能够救我爹我娘对吧?”杨蛟扑通一声跪在了江皓面前,恳求道:“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爹我娘!我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求求你,救救我爹我娘!”杨戬和杨婵也反应过来,随着杨蛟一同跪在了江皓的面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唉,你们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你爹你娘就是故意求一死,希望能让玉帝放过你们啊!”江皓一挥手,一道金光闪过,将三人扶了起来,说道:“天条刻板无情,我也对它不满已久,但同样也无可奈何。天庭戒备森严,玉帝又是三界主宰,单凭我一人就算是有心也是无力!我能做的只是将你们救出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只能将我们就出来吗?”兄妹三人瘫坐在地上,眼中满是绝望之色,他们不知道天庭究竟有多强,但只从那三界主宰几个字上,便能感觉到喘不过气来的压力。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行,我要去救我娘!我要去救我娘!”杨蛟从小习武,性子要比杨戬杨婵刚烈的多,站了起来便要朝着门外冲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杨戬杨婵也擦了擦眼泪,跟着站了起来想要冲出去,但都被一道金光格住,任他们如何拍打,都前进不了一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皓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连驾云都不会,天庭都到不了,如何能救你娘?这样冲出去,只不过是浪费了你娘的一番苦心而已!”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难道我们就只能看着我爹娘吃苦吗?那样的话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了算了!”杨蛟眼眶通红,脸上满是悲痛之色,神情激动。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不仅要活着,还要越活越好!天庭越是容不得我们,我们越要活的好好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人之力在三界面前微不足道,但当集结了我们大家的力量,定然打破这不公平的世界,推翻这个天庭改变天条,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将你们的父母救出来,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三界众生平等的活着!”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江皓一副革命导师的样子,大言不惭的忽悠着,他要给杨戬三人灌输彻底推翻天庭的观念。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在他看来,杨戬在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倾向于打破一切,尤其是在瑶姬被十金乌晒化的时候,一人一枪杀的整个天庭天翻地覆,但到后来,他的想法明显变了,尤其是在宝莲灯之中,更倾向于自上而下的修改天条,这也是他成为司法天神的原因。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这显然是不符合江皓利益的。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对江皓来说自下而上的彻底推翻才是最好的机会,哪一次改天换地不是新贵取代旧秩序,其中能够获取的利益都是惊天动地的,更关键对江皓来说,就算杨戬失败了也没什么,他混在其间浑水摸鱼收获也不会少,最惨不过是躲起来做几年缩头乌龟,等时间到了一走了之罢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杨戬兄妹显然不知道江皓的险恶用心,他们年纪尚小,正是心性不定的时候,被江皓这么一忽悠,一时间只觉得甚是有理,尤其是杨蛟,他本就是个武痴,对江皓这一番暴力说法,更是支持。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杨蛟望着江皓的眼神满是崇拜,说道:“江大哥,你收我们做徒弟吧!我们修炼好了法力,一同去找那玉帝,逼他将天条修改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对,江大哥,你收我们做徒弟吧!”杨戬和杨婵也不例外,一同说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