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活好价格公道

    兰若寺寺门虚掩,里面杂草丛生,门上红漆脱落布满了灰尘,门口的天王像也倒在地上,全然没有了以往的威严肃穆,寺庙牌匾已经歪到了一边,上面蛛网密布,但依旧能辨认出上面镌刻的“兰若寺”三个金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江皓一身妖气也不收敛,落下云头径自走了进去,里面殿塔修建的十分壮丽,但是蓬蒿长得比人还高,好像很长时间没有人来过。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殿堂的东面角落,长着一丛一丛满把粗的竹子,台阶下一个大水池,池中开满了野荷花。东西两边的僧舍,门都虚掩着,只有南面一个小房子,比较干净,像是有人住过。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江皓正四处打量着,寺院里忽的一阵邪风刮起,扬起尘土漫天飞舞,枯叶在空中打着旋儿纷纷落下,正前方如来殿的大门“嘭”的一声猛然大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阴风瑟瑟,烛影幢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两排长袖翩翩的女子,梳着双环髻,个个眉目清秀,面色白皙几近透明,手中捧着烛火鱼贯而出,一左一右整齐站在阶梯两旁,朝着中间施了一礼,娇滴滴的唤道:“恭迎姥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话音未落,大殿中便又出现一个人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来人男相女装,头戴高角攒珠髻,横眉冷目,如血嘴唇,穿着暗金色直领大袖衫,高领、系百褶长裙,只这般慢慢的走过来,便能感觉到到一股妖异鬼气森森。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知何方道友前来拜访寒舍?未能远迎,万望恕罪!”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声音似男似女,似远似近,听的人好不难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江皓哑然一笑,好啊,这是给他一个下马威啊,不过讲真,这槐树精的排场做得还真不错,至少比西游记里妖怪一出场就是小妖们呼三喝四群魔乱舞好多了,眉毛一挑,调侃道:“在下江皓,久闻兰若之寺多美人,活好价格公道,今日特来一见!”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活好价格公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话里话外的意思浑然是把这兰若寺当成了青楼妓院,就差来一句“把姑娘们给我带上来,让大爷我挑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实际上,江皓的话也没毛病。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槐树精一向派麾下女鬼勾引路过行人,吸取阳气害人性命,说是逼人为娼的老虔婆一点也不为过,偏偏树精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喜欢美其名曰:只害心有邪念之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一个个千娇百媚的美人脱光了在房间里朝你招手,再用法力施展些勾魂夺魄的魅术,哪个正常男人能忍得住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于这种人,江皓的做好就要撕破她脸上的那层遮羞布,狠狠的丢在地上踩上两脚,看她还能不能在保持住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过,江皓显然是想差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用人的角度看,这样说话自然是在羞辱对方,但一个妖怪怎么可能会在乎这些?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槐树精之所以会有这种自欺欺人的举动,完全是因为她本体是兰若寺藏经阁前的一颗千年槐树,听多了诵经之声,心里有因果报应的念头。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至于说是什么青楼妓院老虔婆之类的,全然不在乎,在她眼里女鬼们本来就只是他用来吸取阳气的工具,江皓想要玩玩,给他就是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原来如此。”槐树精眼中警惕之色稍去,今日忽然有妖气冲天的大妖驾临到自己的兰若寺,着实让她吓了一跳,还以为有祸事上门,没想到只是为了美色前来,当即开口说道:“我这兰若寺旁的没有,美人倒是不少,定能让道友满意。小青、小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江皓倒是傻了眼了,合着你还真把这兰若寺当青楼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指桑骂槐这种事,最尴尬的莫过于槐树压根没听懂,还把你的话当真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姥姥!”旁边两个女鬼走了出来,一个身着青丝纱衣,一个白纱衣绣着兰花,都是面容姣好。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槐树精吩咐道:“你们两个就去伺候好江皓道友,莫要惹得贵客生气。否则,我拿你们是问,听清楚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她的话还未说完,江皓便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且慢,我听说,你这兰若寺有一名叫小倩的女鬼,国色天香美若天仙,我特地是为她前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又不是真的来嫖的,就算真有那想法,也不会找这些女鬼,一眼看过去她们身上阳气混杂,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沾惹过。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为了聂小倩来的?”槐树精横眉一竖,朝着江皓望了过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江皓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自己提起聂小倩的时候,槐树精眼中的凶光陡然一盛,难道聂小倩还有什么特殊不成?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自然是为了聂小倩而来。我这人一样挑剔,一般货色我可看不上眼,你这里也就聂小倩能让我感些兴趣!”江皓装作一副春场老手的样子,吊儿郎当的说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行!”槐树精断然拒绝,旋即又可能是觉得自己语气太生硬,解释道:“其他人都没有问题,唯有小倩不行。她已经被我许配给了黑山老爷,三个月后鬼门关大开之时,便要嫁到枉死城去了。道友,你也不愿让黑山老爷面子上难看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槐树精抬出黑山老妖,也是亮明靠山,隐隐有威胁之意。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但江皓根本没有理会他,他关注的重点完全在聂小倩许配给黑山老妖这件事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聂小倩已经许配给黑山老妖了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么说来剧情已经快开始了,燕赤霞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到这兰若寺来了,那么自己只需要想办法留在这兰若寺,守株待兔就行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江皓眼神瞥向槐树精,上下打量着,很快,他便有了决断。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黑山老妖又如何?你以为拿出黑山老妖,我便会在乎?今天我还就放话了,聂小倩必须出来陪我喝上两杯!别说是她还没有嫁过去,就算是嫁过去了,今天她也得出来!”江皓冷哼一声,说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三个月时间太长,他想要在这里赖上三个月太难,还不如直接斩(duo)妖(ren)除(dong)魔(fu)来的痛快,反正这槐树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杀了也就杀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好孽障!姥姥我让你几分,你倒是得寸进尺,真以为我怕了你!连黑山老爷的面子都不放在眼里,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槐树精横眉一挑,见江皓如此不知好歹,也是勃然大怒,一股子诡异的气息在身上弥漫而出,面目狰狞的鬼影在脸上若隐若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这人幼儿园毕业文化程度低,那你就教教我死字是怎么写的呗!”江皓本来就是为了找事,槐树精恼羞成怒正和他的心意,法力从体内漾出,整个兰若寺好似刮起了一阵狂风,门窗晃动飞沙走石。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槐树精不懂什么是幼儿园毕业,但江皓的后半句她是听懂了,厉声说道:“你要找死,姥姥我便成全你!”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地面上剧烈抖动起来,碗口粗的根须藤蔓嗖的一声从地底窜起,似长舌一般,沾满了粘液,稍微细一些的则交错似渔网一般,封住江皓前后的退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倒是要谢谢你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江皓轻笑一声,亮银枪握在手中,法力运转,枪芒嗤嗤作响,一招横扫千军朝着那藤网划了过去,呲啦一声响,火花四溅,饶是那藤蔓坚硬如铁,也硬生生被江皓划成了两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与此同时,身子往后退出一步,右脚嘭的一声踩在了从地底钻出来的根须之上,力道之大,直接将根须踩得炸裂开来,墨绿色的树汁溅得满地都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另一边,侍立在两旁的女鬼们也腾空而起,长袖化作一条条帷幔,在寺院中不停穿梭,从四面八方朝着江皓卷了过来,寒风呼啸,阴风瑟瑟。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她们这配合虽然也算是默契,但毫无章法可言,比之当初火狐洞的狐妖不知差了有多少,在加上那些女鬼不过炼精化气的修为,江皓连躲都懒得躲,眼中光芒一闪,两道烈焰射出,轰的一声火焰爆起,直接将这长袖烧成了灰烬。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若不是,他想着日后修炼噬魂鬼蜮的时候,还能用得上这些怨鬼,只这一下便能将她们烧得魂飞魄散。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饶是如此,她们也被激荡而出的法力余波震得倒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撞在墙壁之上,摔倒在地,不住地惨叫起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些女鬼也是可怜,被槐树精当做吸取阳气的工具来用,吸取了之后还得尽数上交给槐树精,以至于她们根本没有机会提高修为,现在连炮灰都算不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难怪如此猖狂,还真是有几分能耐,姥姥今天就收了你!”槐树精声音时男时女,前一句还是粗着嗓音,后一句突然就尖锐细长,一边说着,身上妖气弥漫而出,雾气升腾,将整个兰若寺都遮掩起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数不清长舌一样的根须藤蔓从四面八方袭来,粗的似蟒蛇一般灵活迅猛,细的则似发须潜藏在雾气中悄无声息的发动着进攻,艳红指甲陡然变长变尖,朝着江皓抓了过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