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章 隐秘

    “一群废物!养着你们有什么用!都给我滚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眼看着自己的手下被人三两下便收拾,蝎子精暴跳如雷,哇哇哇哇大叫起来,手中铁环刚背刀朝着江皓当头劈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来得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也许是因为吸收了蛟龙精的记忆,也许是骨子里被就有着暴力因子,穿越过来之后,他总有些暴力倾向,刚刚还没动手便赢了让他没能过瘾,此时见蝎子精冲了上来,眼睛一亮,拿起两齿叉便迎了上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叉头与刀刃撞在一起,预想中的火星撞地球根本没有发生,两齿叉在钢背刀面前,就像是豆腐一般,直接被削掉了一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哇哈哈哈哈!区区小妖,还敢在本大王面前放肆,给我去死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蝎子精猖狂的大笑起来,挥舞着手中大刀,得理不饶人,状若疯虎朝着江皓不断斩去,刀背上的铁环哗哗作响,刀锋锐利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白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妈的!果然别人的东西就是不靠谱,关键时候还得靠自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嘴里骂了一声,将剩下的半截两齿叉朝着蝎子精扔了过去,身子朝后退了两步,伸手朝着虚空摄取,呼地一声,远处一道银光急掠而至,五指箕张握在手中,正是他的寒光亮银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前世他看到侠以武犯禁的时候还有些不理解,现在他终于切实体会到武人交锋时的快感,兵器握在手里,好像是自己身体延伸出去的一般,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颤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妖怪,我们再来!”江皓大喝一声,手中亮银枪一抖,如同蛟龙一般朝着蝎子精刺了过去,法力凝结出尺长的青色枪芒,刺眼夺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枪尖不闪不避的刺在了刀刃之上,发出一声巨响,枪斧相接,火花乱溅,四下迸散,带起的罡风剜面生疼。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再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长枪再次刺出,当的一声响,震得人的耳膜生疼。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再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再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刀刃枪尖不断碰撞,每次相撞必如焰火般漾出斗大的异芒,法力波纹宛如水滴在了湖面一般,朝着四周一圈圈散开,法力震荡逼得周围的小妖不断向后方退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越打越兴奋,浑然忘了什么技巧之说,只一味与蝎子精硬碰硬,他之前的几次与人交手,不是被对手碾压就是碾压对手,只有这次,两人在力量上差的不多,你来我往可以让他尽情施展,借对手来不断熟悉自己的身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蝎子精显然不这样认为,表面上看在江浩面前它并没有落得下风,但暗地里他的蝎子钳已经碎了三个了,眼前这妖怪也不知道是修炼出来的,力气大的吓人,隔着兵器都能将它的手掌震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又拼命挡了两下,蝎子精支撑不下去了,趁着兵器交锋的空挡,身子一纵,尾巴一甩,朝着江皓扎了过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么快就要用倒马毒桩了吗?看来是坚持不住了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与蝎子交手,怎么可能不防着他的蝎尾针,江皓早就做好了准备,右手一抖,枪枪尖上青色光芒闪烁,嗤嗤作响,准确无比的刺在了那毒刺之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枪尖与蝎尾撞在一起,竟发出一阵金石相撞的声音,一股大力从枪身上传来,这倒马毒桩的力道比蝎子精本身的力气还大,也行好江皓早做好了准备,否则就算刺中也不见得能把这蝎尾撞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夫人救我!”蝎子精一招失手,惊慌失措尖叫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占了先机,自然不可能放过机会,凌空跃起扑下,手中亮银枪朝着蝎子的心口刺去,就在这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蛇精的声音:“如意如意,随我心意,快快显灵!”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话音刚落,便见一道诡异的妖风从如意上刮起,朝着江皓吹了过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心中一惊,想要躲闪但已经来不及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妖风吹在身上,只觉透骨冰寒,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便被冻在了一个巨大的冰块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夫人这如意果然是好法宝!任这妖怪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是夫人对手!”蝎子精松了口气,看着冰块里的江皓,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蛇精也是面带得色,笑得分外妩媚:“我这如意法宝,最是神妙不过。别说是这野妖怪,就算是葫芦娃来了,也是手到擒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是自然,我们在葫芦山里受苦千年,不就是为了这些宝物。夫人你这如意和青蛇的百宝锦囊,那可都是了不得的宝贝,等我们抓了那葫芦娃,再炼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王,还不住口!这种事情怎么能在这里乱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夫人,也太过小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蝎子精话还待再说些什么,但看见蛇精一瞪眼,半截话又塞回了肚子里,他素来惧内,不敢再说什么,岔开了话题:“好好好,不说这些,我先去把这野妖怪扒了皮抽了筋,然后塞上稻草立在这山头,看看以后还有谁敢来我们这里闹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从地上拿起那铁环刚背刀,只看了一眼,蝎子精便是一阵心疼,刚刚刀刃与枪尖相撞的地方一块豆子大小的缺口,看着江皓,忍不住骂道:“该死的混蛋,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话还没说完,便见那冰块一阵抖动,裂痕从江皓手腕处龟裂开来,伴随着咔擦咔擦的细碎声音,很快便布满了整个冰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好,他要出来了!”蝎子精一惊,大叫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蛇精也是一阵惊慌,忙拿出如意,正要念动口诀,便见冰块中的江皓用力一挣,嘭的一声冰块迸裂四散,破碎的冰晶满地皆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半空里刮起一阵旋风,呼的一声响亮,走石扬沙,端的凶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待风声暂息,眼前已经不见了江皓的踪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驾着一阵妖风,从蛇精的眼皮子底下逃脱之后,江皓并没有走远,在附近找了个山岭便落下了云头,刚刚与这些妖怪们交完手,他对妖怪们的实力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这蛇精与蝎子精修为境界与他仿佛,应该都是炼神返虚境界,但他是蛟龙成精,单纯在实力上要比这两个妖怪强上许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唯一需要顾虑的就是如意了,这玉如意的威力的确不凡,吹出来的寒风瞬间便可以将人冻住,而且坚固无比,哪怕是他想要挣脱开也极其不容易,不过,这玉如意可施展起来需要时间念动法诀,他只要抓住机会一击致命,不让蛇精用出来就可以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已经有了自己一个人斩(sha)妖(ren)除(duo)魔(bao)的打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也不心急,抖了抖身上残留的冰屑,把手往口袋里一伸,把蜈蚣精放了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他对那法天象地神通可是眼热的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蜈蚣精在地上一滚变成人形,全身上下铁青一片,沾满了冰晶,显然是被殃及池鱼,冻的不轻,四肢僵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右手一挥,一道青光笼罩在蜈蚣精的身上,光华流转,将他身上的阴寒之气排了出去:“乖乖将法天象地的修炼方法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若是敢耍什么花招,嗯……”左右看了看,终于找到了下手的对象,拿了一块石头,一巴掌拍了下去,石头一瞬间碎成了粉屑:“这就是你的下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觉得有些不妥,自己这威胁方式怎么看都像是地痞流氓水准的,实在是有失身份,正想再找个仙风道骨的法子,但回头一看,蜈蚣精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王饶命啊!大王饶命啊!”蜈蚣精跪在地上脑袋如同捣蒜一般,一把鼻涕一把泪,哭道:“小的、小的虽然使会法天象地神通,是真的不知道法天象地是怎么修炼的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知道怎么修炼?”江皓一愣,显然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修炼的,当时……”蜈蚣生怕惹怒了江皓,嘴巴像竹筒倒豆子般说了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这蜈蚣精刚刚开始修炼,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萌新的时候,它曾误闯入了葫芦山的深处一处上古遗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根据蜈蚣精描述的,那遗迹里面刻满了各种各样的古朴的符文,还伴随有阵阵大道之音,它在里面晕晕乎乎呆了有半年时间,莫名其妙的便学会了法天象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它的机缘也就仅止于此了,在修炼会法天象地之后,它便觉得头昏脑涨坚持不下来,最后只得仓皇逃了出去。等到日后他的修为有所提高的时候,想再去找那处上古遗迹,便再也找不到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葫芦山里的上古遗迹?”江皓有些惊讶,上下打量着蜈蚣精,看它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对!”蜈蚣精点了点头,无比肯定说道:“就是葫芦山里面的。那里面除了这些之后,还有不少的法宝,不过我当时法力太低,没有能力拿走。对了,夫人的玉如意当年也在里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蛇精的法宝竟然是在葫芦山里得到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更惊讶了,追问道:“除了这如意之外呢,还有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还有一个彩色的布袋子、一个发光的种子,还有什么,我记不清了……”蜈蚣精挠挠头,想了半天,也没再说出个所以然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百宝锦囊!葫芦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皓心头一震,暗暗思忖道:“这么看来,蜈蚣精当初闯进去的上古遗迹就是葫芦山的山神洞了。妖怪们的法宝是从山神洞里得到的,葫芦娃们的神通在山神洞里有记载,老爷爷的葫芦籽、七色莲花也都是从山神洞得到的,这山神究竟是什么路数?怎么感觉所有的一切都跟他脱不开关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除了我,这件事还有谁知道?”江皓盯着蜈蚣精,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有,穿山甲也知道。有一次我喝醉酒,不小心把这事说给了穿山甲。”蜈蚣精一脸懊悔,恨恨道:“我就是无意一说,结果那个混账东西拼了命的在这葫芦山打洞,最后把大、蛇精和蝎子精放了出来,害的我们都被种下摄心咒,生死都操控在别人手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蜈蚣精口中的“我们”,指的是除蝎子精、蛇精之外的所有妖怪,包括蜘蛛精、赤背蛤蟆精、螳螂精、蝙蝠精、穿山甲以及那一众小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蛇精和蝎子精从葫芦山下出来之前,它们几个都是这葫芦山附近的妖王,各自占领着一座山头,时不时的还会因为争抢地盘发生争斗,几个妖怪里它凭借着法天象地实力最强,穿山甲孤身一人实力最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次不经意间,它将自己当年的机缘告诉了穿山甲,结果穿山甲也想去找遗迹学上一门神通,结果没想到竟是打穿了葫芦山,放出了蛇精和蝎子精。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妖怪之间从来都是强者为王,蛇精和蝎子精逃出来之后,便将他们这些妖王全部收到麾下,还种下了摄心咒操控它们的生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葫芦山、上古遗迹、神通、法宝、护法山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将这一切串联在一起的时候,江皓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葫芦山并不是天神专门用来镇压妖怪们,而是给葫芦娃修炼准备的道场,包括玉如意、百宝锦囊、神通法术其实都是给葫芦娃们准备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不过,万年前蛇精和蝎子精不知道从何处得知了这葫芦山的事情,图谋不轨,才会被镇压在了葫芦山下日日烈火灼烧,直到前些日子穿山甲打穿了葫芦山,两只妖精才逃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这只是江皓的猜测,是对是错还有待商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王,小的可以走了吗?”蜈蚣精瞪着一双黄豆大的小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江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差点让江皓以为自己成了那个摇着尾巴的灰太狼,眼前就是一只懒洋……啊呸,是丑洋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长得这么丑,还想出去吓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不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