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章 宿怨,圣域第一美人

    什么叫无耻,这就叫无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是,无论是妖王们,还是圣境强者和宗门弟子们,都已经没有办法再去讨论这个不太重要的事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因为,妖帝白芷明显怒了,而且,是真正的愤怒。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作为堂堂妖帝,圣域第一强者,若不是因为顾虑到妖族的存亡问题,妖帝白芷又怎么可能会屈尊隐入十里大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十几年来,她忍辱负重在待着,现在好不容易进入到了可以改变一切的阶段,却突然间又被方正直给扰乱。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堂堂妖帝居然被一脚踢飞?还是在无数妖族和人类的面前,被方正直一脚踢得在空中翻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如何能不怒!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强大的怒意从心里涌出,让妖帝白芷恨不得要将方正直撕成粉碎,可是,偏偏方正直在踢完一脚后,又跑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跑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妖帝白芷的牙关都咬得咯咯作响,她很想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专心的追杀方正直到天涯海角。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她能这样做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她不甘心就因为愤怒而放弃马上就要实现的愿望,更不可能将整个妖族的未来就这样轻易抛弃。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因为,一旦那样做,南宫浩会做出什么,沐清风和墨山石又会做出什么,这一切她都无法去想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才是最绝望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正直!”妖帝白芷身上的气息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妩媚,有的是一种狂暴到极点的气息。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朝着方正直追去,为了妖族的未来,她只能忍下这一口气,因为,在她被方正直一脚踢飞后,沐清风和墨山石已经冲向了南宫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快,趁机拿下南宫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我知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沐清风和墨山石自然是不可能放掉这个机会,直接就朝着南宫浩冲了过去,速度都是快若极致。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只是,南宫浩会这么轻易受缚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南宫家的使命,我一定要完成!”南宫浩现在也顾不得被方正直当成靶子一样给拉回到妖帝白芷身边的事情了,眼看着妖帝白芷被一脚踢飞,他也下意识的再次朝着那枚金色的果实抓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开启神界之门,只要开启神界之门,一切就结束了!”千百年来的计划,眼看就要实现,南宫浩同样不可能放弃。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沐清风和墨山石的速度都是极快,根本不可能让南宫浩接触到金色果实,只是几个闪烁间,便已经拦在了南宫浩的面前。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南宫浩,放弃吧,不要给妖魔二族机会,只有这样,你们南宫世家未来才有一线生机!”沐清风一边说的同时,也直接出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手中的长剑化为一道流光,自天际而来,几乎就要切开空间,完全没有一点儿犹豫和迟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生机吗?苟延残喘,谈何生机?”南宫浩眼看着流光落下,却是不闪不避,因为,他已经看到一条雪白的长尾迎向了那道流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是妖帝白芷!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是一场三方的混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南宫浩的目的是要采下金色的果实,开启神界之门,而沐清风和墨山石却是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至于妖帝白芷,则是要利用南宫浩实现自己的目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三方都有三方的目的,但是,三方的核心,却又都在南宫浩一人身上,这也使得三方不得不拼命的争抢。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轰!”妖帝白芷的尾巴拦住了沐清风和长剑,给南宫浩留下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同样的,也给南宫浩更进一步的可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这种可能,又被墨山石给直接拦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随着墨山石手中的黑色巨锤的砸下,南宫浩伸向金色果实的手又不得不收回,整个人在那种气浪下都往后退了一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恶!”南宫浩是一个极为冷静的人,即使是在最危机的关头,他也依旧有着掌握全局的自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如刚才,他被方正直刺了一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那一剑,并没有真正的刺中他的心脏,位置,只差一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那一剑却让他成功的从妖帝白芷的幻术控制中清醒过来,只不过,清醒过来的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朝着金色果实行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在等,等着最佳的时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直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看到妖帝白芷控制住方正直,而且,所有的注意力都再没有放在他的身上,他才重新睁开了眼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就在他几乎要成功的时候,却被方正直的一个移行换影给换到了妖帝白芷的面前。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那一刻,南宫浩真的是有一种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一线,就只差一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却还是阴差阳错的被方正直给破坏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现在,将这一切搅得乱七八糟的方正直却跑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样的局面,即使是冷静如南宫浩,也再没有办法继续冷静下来,因为,他已经看到妖帝白芷不断的在朝着他靠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啊”南宫浩的口里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可是,他的伤势太重了,重到根本就没有办法冲过沐清风和墨山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他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南宫世家耗费了千百年的心血,就这样眼睁睁的被妖帝白芷给强行夺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无论他甘不甘心……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一切,似乎都已经注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因为,妖帝白芷已经到了,同时,一根尾巴也将他死死的缠住,让他的身体再也无法动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阻止她!”沐清风有些急了,毕竟,一旦南宫浩重新被妖帝白芷控制住,那么,整个世界的未来,都将被改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墨山石同样很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是,妖帝白芷太强了,特别是在妖化之后,实力与妖化之前相比,几乎是有着翻倍的增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九条巨大的狐尾不断的抽打在他和沐清风的身上,这种情况下,别说是去救下南宫浩,就连自保都有些堪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阁主,我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也突然间从沐清风和墨山石两人的身下不远处响了起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阎印长老?”沐清风的眼睛一亮,阎印能成为天道阁的大长老,实力自然不可能弱,不单是不弱,甚至可以说是强得可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只不过,阎印的性格太过于孤傲了一些,再加上年轻时候的一些经历,也让阎印并无心去管理宗门的事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是,仅从实力而言,如果在没有任何宝物助力和武器的情况下,阎印的实力甚至都不在他之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一点,从阎印能从几十只妖王的团团围困下冲上来,便可见一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阎长老,从后面出手!”墨山石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对于阎印的实力,他自然也同样有所了解,眼看着阎印冲了上来,自然也是心中一喜,立即变幻位置,从沐清风和身边脱离开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很快的,沐清风和墨山石还有阎印便呈三角形将妖帝白芷给围在了中间。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三个吗?那就一起死!”妖帝白芷的目光扫过三人,碧绿色的眼睛中也闪过一抹残忍的光芒。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轰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巨大的碰撞声不断的响起。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沐清风和墨山石还有阎印在围住妖帝白芷后,也是不断的发起进攻,想要将南宫浩重新从妖帝白芷的手中抢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妖帝白芷的实力何等的强悍。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即使是沐清风和墨山石还有阎印三人联手,也依旧无法拿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看起来,这似乎是一场僵局,可是,在几次碰撞后,沐清风和墨山石还有阎印的后背却都是有些发寒。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因为,妖化后的妖帝白芷显然是强得有些可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三大至强者的联手,不单没有将妖帝白芷的锋芒压下,反而是在几次碰撞后,三个人都多多少少的受了一些伤。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太强了,怎么会这么强!”沐清风一直都知道妖帝白芷很强,可是,强到这种地步,还是让他的心里有些惊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十几年前的那场大战,至今都让沐清风的心里记忆犹新,但那场大战,终究还是以人族的获胜而告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只不过,那场大战中,却损落了一个人族的至强者,也是人类当时的第一强者,唯一的一个可能与妖帝白芷正面对抗的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凌云楼的前任楼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正是因为凌云楼的前任楼主用生命拖住了妖帝白芷,才使得人类能够奇袭妖族的后方,将整个妖族的命运控制在手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即使是那样,人类也不敢将妖族完全屠杀怠尽,原因自然不是因为他们心慈手软,而是妖帝白芷并没有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妖帝白芷不死,他们如何敢下杀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万幸的是妖帝白芷最终还是投降了,在妖族被人类掌控之后,她也递上了降书,并且,愿意带着妖族隐入到了十里大泽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然了,里面还有一部份原因是妖帝白芷认定人类能成功偷袭妖族后方的真正原因,是魔族的背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因为这一点,妖帝白芷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几乎将魔族的至强者们屠杀贻尽,妖魔二族,也在这之后正式分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也是人类能够放心的将妖族的那些妖王全部放回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毕竟,这样的一场恩怨,已经根本无法解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沐清风想不到的是,十几年后,妖魔二族竟然在云轻舞的手里再次联手,完全放弃了之前的血海深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且,比起十几年前,妖帝白芷明显更加可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轰!”沐清风终于还是被巨大的狐尾抽飞,胸口翻滚之下,也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更是一片苍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沐老头,你可别死了啊!”墨山石眼看着沐清风被抽飞,神情间也多少有些动容,看起来甚至还有些紧张。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都还没有死,我怎么可能死得了?”沐清风一咬牙,强行将胸口缭乱的气息压下,手中的长剑一紧,也再次又冲了回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哈……今日这一战,也算是还了当年的心愿,蓝妹子走了啊……我也活了这么多年了,是该下去陪陪她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就是贼心不死,蓝儿心里面的人可是我,就算要陪,也特么是我先去陪!”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放屁,蓝妹子喜欢的人明明就是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滚!”沐清风直接骂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阁主,墨老头,你们俩个说别的,我阎印不会有什么意见,可是,要说到蓝儿的话,她喜欢的人应该是我吧?”一直没有开口的阎印,在这个时候也发表了不同的意见,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认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阎印,这么多年,你终于承认喜欢蓝儿了?”墨山石听到这里,神情间也莫名的露出一抹笑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哼!”阎印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但是,在他的眼睛中,却明显的有着一种思念。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蓝儿,凌云楼的前任楼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曾经的圣域第一美人,更是曾经人类的第一强者,这样的一个女人,什么人会不喜欢?只是,十几年前的那一战,蓝儿已经消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从此,世上也再无人可以敢称为圣域第一美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欢笑,这似乎并不是苦战中所应该拥有的情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沐清风和墨山石的脸上却都有着一种笑容,即使是阎印,嘴角也再无痛苦,有的,只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愧疚与思念。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为了蓝儿,我们也一定要拼!”沐清风的表情在这一刻也突然间变得有些坚定起来,浑身上下,更是气势凝重。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那还用你说?”墨山石有些不屑,可是,手中的黑色重锤却是猛的捏紧,嘴唇同样咬得极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阎印没有有说话,但是,却已经将一切的言语付诸了行动,第一时间朝着妖帝白芷再次冲了过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蓝儿吗?一个已经死掉的手下败将,你们人类就是如此,总是会去怀念过去,却不知道珍惜眼前,何用?”妖帝白芷听着沐清风等人的话,神情间也似乎有些意动,随即,也不些不屑的开口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在下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正带领着圣境强者们与妖王们决战的千虞,在听到上方那一阵欢笑声时,神情间也明显的有了一种变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师父,当年在圣域中,您是何等的受到欢迎,那个时代,任何一门都不敢与我们凌云楼对抗,所有人都争相巴结,凌云楼几乎就要成为五门之首,若不是因为徒儿的任性,若不是因为您要为徒儿赎罪,您又岂会执意以一人之力,对抗妖帝白芷啊,您又怎么可能会死去……”千虞的嘴唇动了动,眼睛中也莫名的有些晶莹。rw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