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风俗异事 第1838章 阴阳饭(28)

    我暗骂一句,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特么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浪荡子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初在火车上,我仅仅是随意的敲打了他一番,这家伙痛的哭天喊地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现在这家伙居然自残到如此地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若说是他自己的转变,我有些不相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袁老太太的话起了作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否则,以袁正华这种浪荡公子,决计不会自残至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让我心中更好奇了,那袁老太太到底对袁正华说了什么话,会让一个浪荡公子变化如此之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我仅仅是想了一会儿,也没细想,主要是袁正华就这样躺在地面,肯定不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下,我大致上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除了脑门有点问题,其它方面倒是没啥问题,而他之所以会晕过去,应该是失血过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先是把他脑门的鲜血擦干,后是给他找了一块毛巾,将他脑袋包裹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按照我的想法是,这种情况应该得把他送到医院。可,就在这时,那袁正华醒了过来,一把拽住我手臂,虚弱道:“大…大…哥,求你了,帮帮我,帮我也等于在帮你自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玛德,他不说后面那句话还好,一说后面那句话,我特么恨不得立马转身离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袁正华应该是看出我神色的变化,连忙解释道:“大哥,不是我奶奶害你,而是她老人家也不知道…你手里的钱会出事,她…她…她老人家也是在临死之前才发现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是故意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说实话,我有些不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于我来说,我身上的钱之所以会少,很有可能是袁老太太在钱上面动了手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现在这袁正华居然说,她奶奶是临死前才发现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凭心而言,我有些相信他的话,要说原因,颇为简单,那便是袁老太太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既然那袁老太太死了,自然可以说明,那所谓的停尸应该超过她的想象,不然,她老人家绝对不会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奶奶还说什么了没?”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虚弱道:“我奶奶说,你跟这件事已经融为一体了,唯有把停尸跟她老人家的尸体拉回乡下,找一处好的风水地安葬下去,方能起到效果,否则,那些钱会缠着你一辈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着这话,我微作沉思,就问她:“除此之外,还说什么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袁正华连忙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直觉告诉我,他跟袁老太太在房间待了约摸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可能就说这么点话,但他不愿意说,我也是没办法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于是乎,我深呼一口气,就问他:“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摇了摇头,说:“不用,我还能坚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真能坚持?”我又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说:“嗯,能坚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见此,我也不好再问什么,便将他扶到一边,我则朝袁老太太床边走了过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待来到床边,我大致上打量了一下袁老太太,死相颇为正常,嘴角还挂着一抹满足的笑容,不过,有一点,我却是想不明白了,这袁老太太左手紧握为拳,右手却是为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不对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般死者死亡后,要么双手握拳,要么双手为掌,像这种一手拳,一手掌的情况鲜少出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下,我扭过头朝袁正华看了过去,就问他:“你奶奶临死时的最后几秒钟,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稍微想了想,艰难地爬了起来,虚弱道:“她来人家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把爷爷的尸体安葬到地老家,否则,她老人家不会瞑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有些事情,也是巧合的很,就在袁正华的话,落音的一瞬间,原本双眼紧闭的袁老太太,陡然,双眼猛地睁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突兀的一面,吓得我眉头一皱,脚下朝后边退了几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更为邪乎的事还在后边,那袁老太太睁开眼后,一对圆润的眼珠子居然朝左边瞥了一下,紧接着,她眼珠子又回到原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见这情况,饶是经常跟死者打交道的我,着实吓了一大跳,双眼死死地盯着袁老太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玛德,这什么情况?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从袁老太太的死相来看,绝对没啥问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她的眼睛为什么会忽然睁开且滚动了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不对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若说是神经反射,但,这时机未免太巧合了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要知道就在前一秒,那袁正华还说袁老太太的最大心愿就是把她家老头子安葬到老家,而下一秒袁老太太的眼睛就睁开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这…这怎么回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嘀咕了一句,死劲搓了搓脸蛋,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或许就如袁正华所说的那般,我与这件事已经融为一体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话又说回来,饶是这样,我还是抱着几分侥幸的心理,那便是我或许是不小心丢了一百块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打定这个主意,我也没直接答应袁正华帮他,就想着过了今晚,看下我身上钱财的变化后,再作决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说白了,这事实在太严重了,关乎到自身安全,不得不慎重考虑。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随后,我将袁老太太的尸体放在床上,也没给她抹尸什么的,仅仅是拉了一床大红色的毛毯,盖在她身上,将她脑袋也包裹在其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弄好这一切,我又将房间地面的血液清理了一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捣鼓好这一切后,时间大概是下午1点半的样子,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得把那道士以及陈沐的尸体处理一番,毕竟,那两具尸体就这样摆着,肯定不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偏偏在这个时候,卓凡所长领着一票警察来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由于在派出所那几天,我跟卓凡所长混的还算熟悉,所以,一看到他,我也不担心他会冤枉我啥的,便径直朝他走了过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刚走到他边上,他先是趁我一笑,后是问我:“怎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有些不懂他意思,就问他:“什么怎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面色一怔,不可思议地盯着我,疑惑道:“你没查清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算是明白了,捣鼓老半天,他以为我查清陈沐跟那道士的死了,说实话,对于他俩的死,我压根没怎么放在心上,特别是那道士的死,我跟是没一分钱的关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卓凡所长既然问了起来,我自然要回答几句,就告诉他,我一来的时候,陈沐已经死了,又告诉他,不但那道士死了,就连袁老太太也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话一出,卓凡所长也不知道咋回事,一脸惊愕之色,颤音道:“袁老太太也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是啊,怎么?看你表情,你好似知道什么?”我疑惑地盯着卓凡所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一怔,连忙罢了罢手,说:“没什么,没什么,对了,这陈沐跟那道士的尸体,我恐怕得拉回派出所才行,至于袁老太太的尸体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说话间,他朝我看了过来,压低声音问我:“多少人知道她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着这话,我愈发疑惑了,这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会有如此一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不对啊,一般派出所所长不会这样问才对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带着种种疑惑,我也没隐瞒,就告诉他:“目前只有我跟袁正华两人知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话音刚落,那卓凡所长脸色明显松了下来,轻声道:“还好,还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下,我是彻底不明白了,他这什么意思?什么叫还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