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134章 怪异的骆晨

    张禹和潘云一起出了房间,潘云还有继续忙活,张禹独自离开警局回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等他到家的时候,别墅内的灯,基本上都灭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走到门前,将别墅的门打开,走了进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也没有开灯,直奔楼梯那边,刚到楼梯口,却听到“啪”地一声,右侧那边的灯亮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里是地下泳池的所在,这让张禹十分的好奇,不禁停下脚步,转头看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很快,他就看到一个靓丽的身影走了过来。只一瞧,张禹又是一愣,走过来的人竟然是骆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骆晨也看到了张禹,她似乎有一点紧张,低声说道:“你回来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回来了。。。。。。”张禹说道:“怎么这么晚还一个人游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什么。。。。。。就是睡不着。。。。。。”骆晨站在原地,不自觉地低下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她的身上,就穿着一件白色的泳衣,骆晨的身材很不错,皮肤也光洁,应该是游泳之后还冲了淋浴,头发湿漉漉的洒在肩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张禹关心地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也没有。。。。。。就是明天休息。。。。。。也不困。。。。。。”骆晨的话,都有点莫名其妙,明天休息,今天就不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游完泳肯定累,上楼休息吧。”张禹温和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嗯。”骆晨点了点头,低着头朝前走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等她过来,二人一起上楼,来到二楼,张禹得继续上三楼,于是说道:“我上楼了,你回房休息,明天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骆晨应了一声,张禹跟着就朝楼上走去,可只走了两步,却听骆晨有点难为情地说道:“张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事”张禹转过头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我。。。。。。其实。。。。。。”骆晨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难以开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见她吞吞吐吐,认为一定有问题,连忙走到骆晨的面前,关切地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都是一家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家人。。。。。。”骆晨轻声地重复了一遍,迟疑了片刻,她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事,我有点累,回房睡觉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说着,她就转身朝自己的卧室方向走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完全可以确定,骆晨的心里肯定有事,要不然的话,不会这般,更加不可能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楼下游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琢磨了片刻,眼瞧着骆晨已经走到房间门口,将房门拉开,这就要进卧室,他急忙追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骆晨听到他的脚步声,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来到骆晨身边,又是关心地说道:“骆晨姐,我看的出来,你心里肯定有事。。。。。。不管是什么,都别憋在心里,这样对身体不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骆晨又不自觉地低下头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都说了,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张禹热忱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骆晨低着头,上下贝齿轻轻地咬住下嘴唇,仿佛羞于启齿,内心不停地挣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过了一会,她急切地说道:“我还没准备好,等过几天再说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说完,她猛地向前窜了一步,进到房间,反手将门给推上,跟着用背脊死死地将门倚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看到她这般,张禹不由得一阵皱眉,心中暗说,这又是哪一出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眼下骆晨的意思,摆明是不想说,张禹琢磨一下,温和地说道:“骆晨姐,那你现在不想说的话,就。。。。。。先不着急说,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说。。。。。。不过,有什么事,你可别都憋在心里,就算不能跟我,也可以跟小阿姨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嗯。。。。。。”骆晨轻轻地应了一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等了片刻,见骆晨没说别的,又行说道:“那我就先上楼睡觉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去吧。。。。。。”骆晨又是用很低的声音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就她的声音,估计正常人都未必能听得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我上楼了。。。。。。”张禹无奈只能朝楼上走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上了楼梯之后,张禹走的很慢,当他走到楼梯拐弯的地方时,忽然听到“吱啦”一声轻响,是骆晨的房门被轻轻推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是,张禹并没有听到骆晨的脚步声,想来是骆晨正通过门缝往外看,瞧他走没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她的举动,让张禹更加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骆晨想要恢复记忆,如果是这样,直接说就好了,用得着这么磨磨叽叽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咔。。。。。。”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又是一声轻响,骆晨房间的门关上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站在原处,等了能有五分钟,便折回头去,蹑手蹑脚地朝楼下走去。他总觉得今晚的骆晨很怪,简直是一反常态,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楼下游泳,有话想说吧,却却憋在肚子里不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也是出于对骆晨的关心,张禹走到骆晨房间门外,侧耳倾听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房间内,并没有什么动静,估计骆晨是上床休息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又听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他摇了摇头,只好朝楼上走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此刻的骆晨,已经换下了泳衣,身上啥也没穿,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脸上无精打采,显得十分失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唉。。。。。。”过了一会,她叹息一声,拿起床头的手机,瞎鼓秋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蓦地里就听“滴咚”一声,这是微信消息的声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骆晨点开微信,原来是有人加好友,对于陌生人加好友,骆晨通常都是一律无视,根本不许接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这一次,她点开一瞧,对方打招呼的话是这样的,“姑娘,我掐住一算,你现在心情一定很差,如果算错了,我和你说一天的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看到对方这般说,骆晨觉得挺有趣,加上自己现在的心情实在不怎么样,心中很是寂寞,就便顺手点了同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随后,她打了几个字——“你算对了”,想要看看对方怎么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真的对了”对方这般回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错。”骆晨回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对了的话,看来就不能陪你说一天的话了。”对方回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啊,睡了吧。”骆晨随手回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本来是打算睡的,可我算你现在肯定睡不着。”对方回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睡觉很快的。”骆晨回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知不觉,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聊了很多。骆晨发现,自己和这个陌生人,似乎很聊的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再说张禹,上楼之后,直奔自己的房间。来到门口,房间内静悄悄的,张禹认为,萧洁洁很有可能睡了,便轻轻地扭动门把手,以免打扰到萧洁洁睡觉。可一拧之下,却没有拧开,料想是反锁了。张禹拿出钥匙,将门打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进到房间,他这才发现,屏风后面有微弱的灯光。因为不知道萧洁洁有没有睡着,自己开门的声音,也没有被发现,张禹就在屏风前面,轻轻地解开道袍,脱了衣裤,只穿着一件背心走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人一绕过屏风,他就看到萧洁洁的手里拿着自拍杆,上面放着手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也不知是看些什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很自然地上了床,身子朝萧洁洁那边一侧,嘴里说道:“看什么呢,这么专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身子这一探过去,他的目光也跟着看向手机,只一瞧,随即看清,手机上竟然播放着一男一女的动作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谁!”萧洁洁猛地发现有人上床,吓得失声叫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她的声音并不大,像是从嗓子眼里发出来。她跟着扭头朝旁边看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是我。。。。。。”张禹连忙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萧洁洁现在也看清了张禹,先是松了口气,旋即俏脸一红,连忙将手机杆一翻,让手机扣在被子上。她跟着从耳朵里掏出耳机,低着头,扁着小嘴,不满地说道:“你、你回来怎么都没有动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戴着耳机,我有动静,你能听到吗”张禹说着,不由得笑了一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就、就算我听不到,那你不能大点声啊。。。。。。你。。。。。。你。。。。。。你真讨厌。。。。。。”萧洁洁扁着嘴巴,一脸委屈,用眼睛斜着张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以为你睡着了,担心吵醒你。。。。。。谁知道你在看这个。。。。。。”张禹也委屈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我看什么了。。。。。。我就是看。。。。。。武打片。。。。。。”萧洁洁说着,把头别到另一侧,根本不敢看张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武打片,就是打到床上了。。。。。。”张禹温柔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你还敢说。。。。。。”萧洁洁羞臊地叫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虽说是叫,其实声音也不大,估计这丫头也是担心被人听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说了。。。。。。不说了。。。。。。”张禹低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萧洁洁扁着嘴,半天都没出声,估计也不知道该说点啥。张禹看着萧洁洁,紧接着就发现,萧洁洁的上半身啥也没穿。因为一只胳膊露在外面,哪怕是半侧着身子,张禹也能看到半片玉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过了一会,萧洁洁吞吞吐吐地低声说道:“我其实。。。。。。就是。。。。。。看一眼。。。。。。学习一下。。。。。。你可别误会我。。。。。。我不过是好奇罢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听她的口气,像是生怕张禹误以为她是那种不检点的女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实很多女生都是这样,最初好奇的时候,都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洁洁以前也看过,加上上次晚上和张禹在床上,基本上除了那个,什么都差不多了,所以让她的心理变得更加微妙,很想再看看是怎么回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又没说别的。。。。。。”张禹说着,进到被窝,从后面将萧洁洁搂住,嘴里轻声说道:“要不然,咱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咱俩一起。。。。。。”萧洁洁的声音更低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也不太懂,学习学习。。。。。。”张禹将脸凑到萧洁洁的耳边,低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呸。。。。。。”萧洁洁轻啐一声,身子轻轻地扭了过来,面朝张禹,她撅着小嘴说道:“就你还能不懂。。。。。。都不知道和小阿姨还有方丫头实践多少次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实践归实践,这不是活到老学到老么。。。。。。要不然,咱俩也半实践一下。。。。。。”张禹又柔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闻听此言,萧洁洁瞬间妙目如波,却用极低地声音说道:“一点也没有意思,我才不愿意跟你实践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哎呀。。。。。。讨厌。。。。。。都说不跟你实践了。。。。。。你怎么那么臭不要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我要点脸,睡着。。。。。。”张禹说着,放开萧洁洁,转过身子,是闭眼就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禹昨晚就没睡,各种费脑,还打了一仗,就算是没怎么出手,多少也有点疲倦,很快就睡了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萧洁洁一看他这就停手睡了,差点没气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丫头没好气地在心里骂道:“你还真睡啊。。。。。。我就是那么一说。。。。。。你听不出来我说的是反话啊。。。。。。讨厌死了。。。。。。讨厌死了。。。。。。臭王八蛋,死王八蛋,下次别想碰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次日天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萧洁洁侧躺在床上,被朝着张禹。张禹则是面朝着她,两个人贴的很近,张禹的手,更是习惯性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时间已经不早,因为张禹今天没啥事,又有点累,睡的很香。萧洁洁也难得睡个懒觉,似乎张禹在家的时候,她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杨颖和方彤也都睡懒觉,毕竟是周六休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倒是骆晨已经出门,一个人去逛街。女人么,心情不太理想的时候,通常不是吃,就是上街购物,骆晨也不能免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步行街那里,她买了套衣服,又瞎溜达起来。正好看到,路边有一个小吃招牌,上面写着“焖子”俩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焖子是安东小吃,已有百年历史。先把绿豆凉粉压成小块,再小火慢煎直到两面硬皮,淋上麻酱、白醋、掂碎的蒜泥和虾油,外酥里嫩,非常鲜美。现在各城市各家大排档或是商场里的餐厅都少不了焖子的身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骆晨从来没吃过这个,有点好奇地走了过去,闻到麻酱的香味,不禁有点馋了。问了价钱,十块钱一碗,便买了一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一吃,味道还真不错,怪不得摊位这里人还挺多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正吃着,她发现斜侧方的位置上,坐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男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被一个男人这么盯着看,骆晨有点不得劲,加上心情也不是很好,她不由得说道:“看什么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呵。。。。。。”男人淡淡一笑,说道:“我第一次看到过,有人的记忆时断时续,还能生活的这般惬意。。。。。。恭喜、恭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闻听此言,骆晨登时一怔,自己确实是失忆,而且还真的是时断时续。只是她万没想到,竟然会被这个人一语道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骆晨发出诧异之声,眼睛也不由得仔细地打量起这个中年男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个男人长得十分白净,十分的帅气,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看在眼里,就让人觉得神秘而又亲切。像这种男人,估计任何女人见到,都会愿意亲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