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漫游 恭祝大家新年快乐

    打开太空服头盔的面罩,开始直接呼吸迷宫里的空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仍旧靠坐在墙角,他深吸了一口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清新爽洁,沁人心脾,竟有一股似曾相识的雨后林间的芬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让原晧宸很是意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仰起头,看着迷宫通道的顶端,然后缓缓地闭上眼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些许熟悉的画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个小男孩正坐在家乡日月溪水潭边的大石上,双脚赤溜的浸没在水中。似有阵阵冰凉的感触直达脑海深处,抬起头望着天边的星辰,一切都变得静谧下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的心灵开始重归平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仿佛感受到那潺潺的溪流,迷离的水雾正在溪水上缓缓飘荡舞动,不时变幻着身形。雨后清新的空气夹带着清冽的溪水味道,瞬间就让他逃离了焦躁和不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如此适宜的生存条件,由此可见,造物主确实是友善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要有过多的忧虑,这只是一场考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必须尽快破解这个迷宫的秘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呼吸着清新冷冽的空气,将自己的思绪置身于广阔的世界中,不再焦躁,不再忧虑,不再彷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们也愿意与你们分享一些我们引以为豪的科学技术。但是,前提是你们必须通过我们留下的考验。如果你们无法通过迷宫考验,那么我们留下的资料对你们来说也是没有意义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默默地重复着造物主的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从文字讯息中,可以感受到,造物主愿意与其他宇宙文明分享自己的科学技术。”原晧宸开始揣摩造物主留下的文字信息,“可以肯定一点,他们留下迷宫的本意并不是为了刁难后来者。只是为了检测我们的科学认知水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么,这座迷宫背后的秘密一定与某些科学理论有关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依旧闭着双眼,靠着墙,暗自思忖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且这些科学理论应该是较为超前和不同凡响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么,迷宫的深处到底隐藏了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长叹一口气,虽然大脑在高速运转,但是他并没有分析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是造物主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该给的提示会是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开始将遗迹探索的整个过程进行详细的分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虽然我们花费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往返了无数趟才打穿了遗迹冰封亿万年的通道。但是,这个阶段应该不会与造物主给出的提示有关联。”原晧宸在心中判断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然后,我们就进入了地下空间。穿过了一个极度弱智的二维迷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紧接着就到了这个变态迷宫的入口前,发现了造物主留下的信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提示到底会是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造物主留下的文字信息里并没有特别的指向,原晧宸早已经细细斟酌过无数次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甚至,他还尝试分析这些文字中是否隐藏着特殊的代码,但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要不然就是那个弱智的二维迷宫!”原晧宸思量着,“可是这个迷宫确实太过浅显了,几乎一眼就能看透,而且结构也极度简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个弱智的迷宫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提示信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早已经在脑海中将这个弱智的迷宫走了无数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又是十个小时过去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仍旧一无所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只是目光呆滞地靠坐在迷宫的墙角,一动不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忘记了疲倦,忘记了饥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只有瞳孔间或收缩着,代表着他的大脑还在飞速地运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自从在水潭里遇到那块奇异的陨石,并获得了超乎常人的记忆、观察和思辨能力之后,原晧宸已经很久没有如此一筹莫展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此刻,他觉得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学渣草包,就像那个曾经坐在水潭边不住叹气的少年,仰望着星空,不断感慨着自己的渺小和无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和浩瀚的宇宙相比,我们是多么的渺小和无知,就像一只蚂蚁一样”原晧宸暗叹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忽然,原晧宸的大脑好像又一次被击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下一刻,原晧宸猛地站了起来,神情极度兴奋地喃喃自语:“我们是渺小的,就像蚂蚁一样,我们的视野是有限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一瞬间,原晧宸似乎捕捉到了一丝灵感,然后他牢牢地紧抓住不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错了,我一直都想错了,造物主给出的提示是那么的明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知道迷宫的秘密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整个人忽然焕发出无限的神采,双目再次迸发出智慧的光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条条错综复杂的迷宫通道重新开始在他的脑海里进行排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惜,并没有人可以透过他的大脑看到这个神奇的画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晧宸的大脑就像是一副广阔的宇宙空间,而迷宫的每一个拐角,每一个三叉路,还有每一个十字口都像宇宙中的星辰一般被逐一连接成为一个极度复杂的空间图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这个空间图案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它只存在几何逻辑里,如果不借助特殊的模型,根本是人类无法理解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错,正是四维空间迷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迷宫并没有出口,科技资料应该就在迷宫的核心区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历经半个小时的烧脑思索之后,原晧宸终于彻底掌握了迷宫的所有秘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里,这个世界上存在三个维度,分别是长、宽、深,如果在这三个维度上再加入一个空间维度,那么就会组成四维空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如何再添加一个空间维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像二维生物无法理解三维空间,我们同样也难以理解正真的四维空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人类生活在三维空间里,我们只能控制三个方向,就是长宽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简单地比喻,零维是点,一维是线,二维是面,三维是体,点运动成线,线运动成面,面运动成体,这些大家都能理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四维空间则是由多个三维空间结构组成的一种新的结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想象一下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二维物体平行穿过一维空间时,它表现为一个线段,一维生物最多只能看到一条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三维物体垂直穿过一个二维空间时,它表现为一个连续变化的平面,二维生物最多只能看到一个圆的平面图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么当四维物体穿过三维空间时,它就最终表现为一个连续变化的三维体,因为我们的纬度比较高,可以用线和面模拟出一个“三维形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这个“三维形象”就是原晧宸,史密斯和林恩利用探测器模拟出的一张迷宫结构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是,这张图是不正确的,它只是一个四维物体在三维空间中的投影而已。就像一个球投影在墙上,只是一个平面的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原晧宸和史密斯进入四维空间迷宫之后,就会陷入四维空间中的每一个不同的三维空间个体,然后彻底迷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人类并不具有四维空间的眼光,在第四个空间维度上,我们就像一个盲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所以,我们无法看透四维迷宫,即使依靠想象都是一件千难万难的事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好比我们将蚂蚁面前的一块食物拿起来,蚂蚁只会当它凭空消失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们可以利用二维空间再做一个类比:假设有一些生活在二维空间的扁片人,他们只有平面概念。如果我们想要将一个二维扁片人关起来,只需要用线在他四周画一个圈即可,这样一来,在二维空间的范围内,他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个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个四维空间迷宫就是“一个圈”,将不具备四维空间视野的人类牢牢地关了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