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916章 一脚踹飞

    在场的人顿时纷纷色变,这里大部分都是与萧云平时关系不错的小门小家,而孙少武此时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就是为了白狐门而来,这些人不得不低着头退到一旁明哲保身,一时间都不免同期起白狐门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孙族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一声尖叫打破了沉寂。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突然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径直小跑颠颠向孙少武冲去,一脸献媚的堆笑:“好久不见,今日您大驾光临白狐门,怎么不早说一声,好让小的出去迎接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孙少武看着刘言那一脸媚笑,眼中不留痕迹的闪过一丝鄙夷,但更多的是疑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咳咳,小的是云剑门掌门刘言,曾经有幸见过孙族长,到现在都忘不掉孙族长的英姿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很快就又被一脸媚笑取代:“孙族长贵人多忘事,不记得小的也正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哦,原来是刘掌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孙少武淡淡点了点头,云剑门这个名字他根本没什么记忆,在云江省像刘言这种小掌门简直多如牛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知道孙族长今日前来白狐门,是要做什么壮举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也没把孙少武的态度放在心上,脸上依旧堆满了媚笑,试探性的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怎么着?老东西,给我送礼来了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还不等孙少武回话,突然间楚楠的声音就响彻了大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顿时间,整个大殿又陷入了一片沉寂!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楚楠,而且都是一脸的懵逼和震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楠管孙少武叫什么?老东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天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白狐门的这个新少门主是疯了吗?那可是孙家族长啊,整个云江省的武林霸主!他竟然敢当着如此众多的人面前辱骂人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孙少武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目光死死的盯着楚楠,重重冷哼了一声:“楚楠,你还不知道你死期将至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的死期是啥时候我不知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楠淡淡一笑,瞥了一眼孙少武:“我就知道,如果你今天没给我送礼,那你的死期估计就不远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楠话音刚落,大殿内就传来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这些宾客都以为他们出现了幻觉,有些不敢相信他们的耳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个看起来没什么能耐的楚楠,竟然敢硬刚孙家族长?莫非真不是武林界的人,不知者无畏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大胆竖子!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你竟然敢如此说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第一个回过神来,还不等孙少武发飙,他就赶紧踏前一步,怒视楚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刚刚也很是吃惊,楚楠在孙少武面前竟然如此张狂,难道之前听到的消息是真的?这个楚楠昨天真把孙家人给揍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多半是真的了,否则孙少武怎么亲自带人来找麻烦了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那又怎么样,楚楠就算不是什么非主流理发师,是一个有实力的少门主,那也比不了了孙家族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孙家族长既然亲自来了,那楚楠的命运注定只有一个,就是嗝屁着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所以这个时候,刘言当然要站出来,在孙家族长面前露个脸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是哪冒出来的大半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楠有些奇怪的看向刘言,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屑:“谁家狗链子没拴好把你放出来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脸色顿时铁青,他好歹也是一门之主,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顿时,一股怒火从刘言的心底升起:“狂妄小儿!也不知道萧兄是怎么想的,把白狐门交给你了,也好,今日我就替萧兄好好教训一下你个无知后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一番怒斥后,眼珠一转,猛的看向身后的孙少武,一脸激昂:“孙族长,此子对您也是百般不敬,但您身为我云江省武林界的擎天柱,对这种后生晚辈出手实在太丢架子了,就由我来代劳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双脚错开,地板在他的劲气催动之下,陡然塌陷下去,这一刻他红级大圆满的气势顿时展露无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刹那间,恐怖的气势悄然向四周弥漫,刘言作为一门之主,实力自然不弱,虽然还没到半步武师,但红级大圆满足以让他在这些小门派中傲然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竖子,给我躺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全身涌动着强横的气势,猛的向楚楠冲去,速度之快,就好像一道离弦的箭,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也就一年没见到刘掌门,但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又精进了许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个姓楚的少年要吃亏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看到刘言的实力,一时间众人纷纷忍不住侧目,一声声低呼在大殿当中涌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就在众人还在为楚楠担心的时候,突然间一声惨叫响起,一道黑影嗖的倒飞出去,就好似炮弹一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几秒后,那道黑影重重落在了大殿外边,整个地面都开始颤抖,好像地震了一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完犊子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楠这小子肯定完犊子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还是太年轻了,太傲慢了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众人不忍的看了过去,只是……所有人都看傻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地上躺着的,却并不是楚楠,赫然是刚刚气势如虹的刘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的胸口上,还有一个硕大的脚印,正一脸痛苦的捂着胸口不断打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场的都是习武之人,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刘言胸口的肋骨最起码断了三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狗链子没拴好你就能出来乱咬人啊?你当我白狐门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这种断脊犬能够撒野的?这一次看在你是宾客的份儿上给你留点面子,下次再敢在我白狐门撒野,就自己带着棺材来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浩荡的声音,响彻大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傲然而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一刻,所有人都有些呆滞,和不敢置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就是他们认为的那个非主流理发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份凌厉,这份霸气,和之前判若两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言好歹也是红级大圆满高手,居然被楚楠一脚踹飞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楚楠又是什么样的实力?难道已经是半步武师了?可他才多大年纪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