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227章 来啊,打我啊!

    12月5号,企业家年会前一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继续四处拜访一些大佬级人物,以寻求各方支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和马昀不同,马昀那家伙胆子其实比李东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很多时候,马昀是强行上马,强行去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等干的差不多了,进行逼宫,要不你同意,要不你抓我,反正就这样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家伙干的潇洒,可有时候,也不得不承担一些后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不想和马昀一样,非要进行逼宫,把自己也逼到了墙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说句不好听的,马昀那时候是没办法,他实力不够强,不强行上马不逼宫不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李东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作为实体业的民营第一巨头,it业排行前三的大佬,他现在有资格进行一些谈判妥协,用以平衡各方利益,达成最后的一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其实作为重生人士,李东要是孤家寡人一个,他做的比马昀更能放得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他不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骨子里,是内敛的,是保守的,也是重情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放不下很多东西,要是能放下这些东西,以李东的先知和实力,这时候的他,真的可以活的肆无忌惮一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然而,有时候,人就得做出一些选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肆无忌惮,那就要做好翻船的准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淹死了自己无所谓,你还有父母,还有妻子,还有红颜知己,嘴上说着没束缚,这些情,却成了最大的束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李东,也甘之如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人活在这世上,真要了无牵挂了,那活着还有意思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一天,李东接连拜访了四五位相关部门的领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些人支持,有些人光说客气话,还有些人和李东意见相驳,直接反对,这都是有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李东的一举一动,也有无数人在关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大家其实倒不是太在意李东在推动什么,而是李东约见的相关部门领导,几乎没有拒见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哪怕反对李东的意见,别人也会和他见上一面,然后用理论,用专业知识,去辩驳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时候,众人最大的感慨不是别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是,李东真的和以往不同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身份的不同,地位的不同,以及做事方式的不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年,李东实力弱小的时候,来京城办事,都带着一股鱼死网破的疯狂劲来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可以压我,压我,我就准备跟你拼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种疯狂,有些刻意,有些明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是,终究有人会忌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到了现在,李东开始和人说理了,他说理,你也得陪他说理,因为他的理,不是蛮横无理,很多东西都对社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时候的李东,和几年前相比,其实要从容的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很多人都是见证李东一步步走过来,见证他一步步变化,心里都不由有些感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一天,李东在拜访各方巨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一天,很多巨头也在暗中感慨,李东,现在才算是真正崛起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以后,想要再见到当初的大炮,当初一股狠劲的李东,恐怕难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就在其他人感慨李东很难再有狠劲的时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此时此刻,李东却正在发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酒店套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满脸冷笑道:“富康反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还没急着找他们,他们倒是没忘了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国美那边传来消息,李东的提议,杜娟和几位董事简单聊了一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结果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几家投行没多说什么,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李东,在华夏便是点金手的代名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李东加入,也许他们赚的更多,尤其是现在老黄进去的情况下,要说谁最有可能带着国美重新崛起,李东实际上是最佳人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惜,这家伙有自己的集团,不可能来国美担任什么职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李东愿意加入国美,进行持股,几家投行都是乐意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家伙只赚便宜不吃亏的性格不是假的,既然进入了国美,没有让国美亏损的道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投行答应了,永乐系的人其实也在犹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们相信程晓,然而在程晓和李东之间,你说谁更厉害一些,谁更有可能带着大家走向巅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真要老实说,谁会觉得程晓比李东更厉害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永乐系这边,态度有些摇摆不定,程晓就算不同意,也得和他们保证一些东西,才能安抚他们,暂时不会拒绝的那么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唯独富康,杜娟刚找富康董事谈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结果还没谈完,对方就拂袖而去,坚决不同意远方进入国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时间,杜娟颜面大失,事情也闹的沸沸扬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富康的人,开始在国美内部,以及外界,宣扬远方威胁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单单攻击远方和李东,还在攻击杜娟,引狼入室,眼光浅薄,不适合带领国美继续走下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富康的人,开始串联各方,准备夺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本要拖到月底的董事局主席改选,此刻再度被提起,富康强烈要求,马上进行改选,希望能一举剥夺杜娟的决策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眼神冰冷,看向齐云娜道:“杜娟怎么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投行那边没问题,杜娟要是真同意,根本不用管富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看还是杜娟自己不放心,故意拿富康当挡箭牌,真以为我不懂还是怎么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光想我出面帮她解决麻烦,又不想我占便宜,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还有富康那边,跳来跳去的,以为我奈何不了他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齐云娜见李东发火,轻声道:“杜总的意思是,10以上太多了,现在因为国美停牌,也无法增发新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唯一的方案,便是他们这些股东协商,出让部分股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大家手中的股权都不算多,杜总这边说,黄氏的股权她也无法完全做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所以,12是绝对不行的,她觉得5这个临界点差不多是她极限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且杜总还说,远方的目的在于线上渠道,股权多少,其实并不重要,真要超过10,她就要怀疑咱们的目的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怀疑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淡淡道:“怀疑我吞了他们?这点自信都没,还做什么企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齐云娜笑了笑没接话,你也就说说了,现在有人要拿下远方10的股权,而且还是在你没达到绝对控股的时候,你会答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杜娟有疑虑才正常,没有的话,那才不正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歹也是接替老黄的人,耳濡目染这么多年,又见识到了李东的野心勃勃,哪敢那么放心引他入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见齐云娜不说话,李东考虑片刻便道:“这边先拖着她,不要松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时候我们松口,反而真让她以为我们对国美有什么目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等我们豫省那边布局好了,先给她点颜色看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回头我联系张进东,联手打一次伏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让她看明白局势,等家电下乡政策搞定了,他们还不妥协,别怪我真和苏宁合作,打的他们在农村市场生存不下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农村市场,如今大家都刚布局不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国美还要迟上一步,真要被李东这几位巨头企业针对,加上内部纷争不断,的确很难生存下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本就有些处于劣势的国美,再丢掉了农村市场,靠固守本土市场,那也就彻底和零售巨头的地位说拜拜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敢打赌,哪怕杜娟愿意,老黄也不会愿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到时候,哪怕明知道李东这块肉有毒,他们也得吃下去,起码这是慢性毒药,不见得能一下子毒死他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齐云娜点了点头,李东挥挥手道:“暂且就这样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富康那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眯着眼道:“不急,明天参加企业家年会的名单老柳给我发过来了,明天再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齐云娜微露不解,富康的背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李东和程家的恩怨,齐云娜也不太清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说明天再说,她不太明白,不过不妨碍她对李东的信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说了几句,等齐云娜走了,李东对身后的谭勇道:“收拾一下,晚上送我去市府大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谭勇急忙点头,想了想又道:“明天需要多带些人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好笑道:“又不是去打仗,明天那么多人在,他们还敢动手不成?照常就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知道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谭勇话音刚落,李东手机震动了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到号码,李东接通就骂道:“马昀,你这王八蛋终于敢给我打电话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这两天忙前忙后的,为了我一个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倒好,趁我忙着这事,你居然在后方给我捣乱,良心被狗吃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就没见过你这种无耻的人,就你这种人,还敢在背后说我无耻,脸皮厚到你这程度,也不容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昆仑酒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昀将手机拿的远远的,朝沈国俊几人笑道:“我说的没错吧,也就你们相信他从良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还大将风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家伙就是个小混混,你们别以为他会改,也就装装样子骗你们,老朱昨天跟我说了,这家伙当着大家的面骂的他跟孙子似的,哪来的从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众人失笑不已,最近很少露面的陈天乔笑道:“小心被他听到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怕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昀一脸无所谓道:“他其实听着呢,没看骂声止住了,我就是这么说他,他不是要揍我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种就过来,我最近刚好练了一阵太极,不少人说不适合实战,我找他练练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行啊,老马,这是你说的,你现在报地址,我去找你单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手机中,传来李东的约战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昀刚想回话,郭广菖就抢过电话,笑道:“行了,你们俩都少说几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马昀这几天也没闲着,我跟他混了几天,都在忙着这事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刚刚打电话之前,他还想跟你谈谈这事,怎么一来就呛上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郭,做人讲良心的,就他那语气,那作风,还有良心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也就敢隔着电话跟我叫嚣,就他那三脚猫的工夫,廋的跟筷子似的,我怕我一脚踹死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旁的马昀听到这话,笑容满面道:“你来啊,你还真别说,我约战过不少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史他们就没一个敢应战的,你现在过来,我让你几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报地址,有种就别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报地址干嘛,你来就是了,找到是你的本事,找不到是你无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两人几句话一说,其他人纷纷满脸黑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德,我们走错片场了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两混蛋,还是知名大企业家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再让他们说下去,真要决战紫禁之巅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郭广菖连忙拿着电话远离,小声说了几句,这才算揭过了约战的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又说了几句,郭广菖挂断电话,走回来失笑道:“你非要跟他杠什么,李东这脾气,咱们又不是不知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昀笑呵呵道:“没跟他抬杠,我倒是想跟他说说支付的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这家伙,每次跟我说话都跟吃了枪药似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跟你们还好,说话还算中听,到了我这,不是挖苦我,就是找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最近勤练太极拳,就是为他准备的,迟早跟他一战,打的他彻底服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几人都笑了起来,却也知道,马昀所谓的一战,不仅仅说的是打架单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到了这时候,这些话也就当个笑话来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真正苦练太极拳的不是马昀,而是阿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昀话中的意思,显然是接下来双方会有一战,这也是必然的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山不容二虎,倒也不是真的容不下两只老虎,可大家都想当山大王,那就真容不下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不是那种甘为人下的人,马昀也不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两人这么发展下去,迟早会有一战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何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抛开之前的事,沈国俊道:“老马,你不是说问问他二维码支付的事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怎么不问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听说,他们的手机支付体系,现在是越来越成熟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东这次来京城,就是为了取得各方支持,正式推广他的大计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还有,他们和华润现在在豫省推广o2o,咱们取取经也好,你一下子把人得罪了,接下来可不好打听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昀笑道:“放心吧,那家伙也不是小气的人,既然东西都出来了,他会跟咱们显摆的,回头问问就知道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另外,刚刚打电话也是为了刺激他一下,这家伙今晚指不定想着明天报复回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到时候,一激动,多说几句,咱们说不定还能多了解一些东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哈哈哈,老马,还是你够阴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众人都笑的不行,这事也就马昀干的出来了,他们可不好意思去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几人说笑归说笑,可从字里行间里也能流露出一些真情实感,李东那家伙,现在在某些领域,的确走在他们前面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appapp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