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五六章 上台

    “这家是不是神经病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宋青云被自恋少女怼的脸红脖子的回到郭大路身边,很是狼狈道:“怎么还有这种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附近的席龙谷回头看了看,捂嘴笑道:“这位是余杭一位实权干部的千金,在整个杭州市赫赫有名,人家眼光高着呢!不是体制内的人,根本就入不了人家的眼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哈哈大笑,“这哥们得丑成啥样啊,才生出这么一个女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席龙谷笑道:“其实这个人并不丑,丑的是他老婆。他老婆是他老领导的女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恍然大悟,“这哥们也真拼!为了当官,连躯体与精神也都豁出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拿起桌上的酒瓶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来媳妇,咱们这位甘愿牺牲自己的男同志,干一杯!有这种精神的人,干出什么事情来,我都不会感到惊讶,人家能成为余杭的实权官员,这背后的心酸足以拍成一部电视剧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次中秋晚会前排的几张桌子上,都摆着糖果、零食、当地特产小吃什么的,更妙的是,还摆着两瓶高度白酒,和几个酒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其实这酒桌上的东西都是装饰镜头用的,坐在前排的人可能会吃点小零食,但基本上不会有人当众喝酒。能坐在第一排的人,非富即贵,也不稀罕桌上的酒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郭大路与众不同,他现在还没吃晚饭,饿得厉害,对外也从不注意形象,饿了便吃,困了便睡,完全是一派天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现在想喝酒,那就自然而然的打开酒瓶倒酒来喝不用考虑别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巾帼不让须眉,在郭大路的熏陶之下,酒量也不少,见郭大路为自己倒酒,当下笑嘻嘻拿起酒杯跟郭大路碰了碰,“知不知道?你这叫幸灾乐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一本正经道:“不,我这是在仰望高人啊!能对自己狠的人,那才是真的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人边说话边碰杯,顷刻间几杯酒便已经下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宋青云瞧着眼馋,“哎哎哎,我说,你们悠着点,这么多人看着呢!还喝!没喝过酒还怎么的?给我留点啊你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干脆也抢过一个杯子,加入了喝酒大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旁的雷雨与席龙谷等人,见他们三人饮酒作乐,将现场几千人视若无物,都大感新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如今郭大路夫妻与宋青云可都是国际巨星啊,没想到竟然毫不顾忌个人形象,想干什么便干什么,当真是我行我素,潇洒之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三人正喝的高兴的时候,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来到郭大路身边,低声道:“郭爷,您现在方便么?我想请您帮个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听到说话,对此人斜眼相睨,发现原来是这次晚会的导演何定文,之前还跟他握过手,顿时感到奇怪,“什么事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有点不太方便,你看,咱们能不能去后面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人来到后台之后,何定文愁眉苦脸道:“郭爷,现在咱们的演出上出了点事故,有个节目临时出现了问题,我想让您来就救场,您看您方便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大奇,“这晚会可是你们央视搞的节目啊,谁敢这个时候闹幺蛾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何定文唉声叹气,“倒不是人家故意捣乱,这不是本来有一个中秋朗诵的节目么?没想到朗诵诗歌的一位作家忽然发了急病,估计之前您也看到了,就是把桌子撞倒的那一位。他叫刘军,是一名挺有名气的词作家,今天本来是有他的节目的。可现在已经被送进了医院,医院大夫说他精神状态极不稳定,不能上台演出了,万一在台上再出什么状况的话,那可就麻烦大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对郭大路道:“这个节目都彩排了好长时间了,谁知道临上场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你说急人不急人?郭爷,您也是导演,您应该理解兄弟我的心情。救场如救火,这次无论如何,得请您帮帮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何定文双手合十,对郭大路不住说道歉,“郭爷,郭爷,实在对不住!要是有一星办法,我都不会麻烦您,可现在我实在想不到可以救场的人了,只能厚着脸皮找您来救救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大感好笑,没想到那个刘军被自己瞪了一眼,都快吓出神经病了都,现在好了,自己把他吓走了,这家伙留下的烂摊子还得自己来收拾。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何定文见他微微沉吟并不答话,以为他不想帮忙,顿时就急眼了,“郭爷,您无论如何得帮兄弟这个忙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差点都要给郭大路跪下了,“只要您肯出场,兄弟做主,给您最高的出场费!您爱人和宋青云他们的出场费是一百万,我给您五百万!您可千万别嫌少,这是兄弟我能做主的最大范围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哈哈笑道:“看把你急的,一场晚会而已,跟要了你的命似的。至于么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何定文苦笑道:“郭爷,这台晚会说轻了,只是一台晚会而已,可要说重了,那可就是政治任务啊!更何况李部长就在下面坐着,这要是出现演出事故,别说我担当不起,就是我们台长也得被问责!咱这可是面向世界全体华人的直播节目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走后,王小璐好奇的问宋青云,“何导找大路哥干嘛去了这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宋青云眼睛一翻,“我哪知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嘿,你这是什么口气?皮痒了是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要是能打得过你,我一板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人酒量都不小,喝着小酒,就着小吃,都喝的有点高了,一瓶酒喝完之后,脑袋都有点晕晕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将一颗花生米扔到嘴里,还未来得及咀嚼,不经意扫视舞台,眼睛忽然睁大,小嘴微微张开,“台上那人好像是大路哥诶……咳咳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她差点被一颗花生米呛住,眼泪都要冒出来了,手指台上,“小云子,你看看,是不是你姐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宋青云道:“开什么玩笑?这次的晚会,我们都跟着排练了好几遍了,哪有大路哥的节目?他怎么可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一句话未说完,就看到了舞台上,一身长袍的郭大路正在几名同样也是长袍广袖的演员簇拥下来到了舞台正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此时的舞台上,正摆着一张酒桌与几张椅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酒桌上摆满了酒菜,郭大路与三名古装演员一起坐到了酒桌前,嘻嘻哈哈斟酒聊天,竟然真的在舞台上吃喝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直到这个时候,台下的观众们还都没有认出台上的演员是谁,大家都为这个节目感到好奇,有的人心道:“这特么是要演什么节目?难道是要演小品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在众人好奇时候,一阵轻柔的音乐声响起,一个个舞女从后台依次快步走出,并列在酒客面前,在音乐声中缓缓起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因为灯光与距离的原因,除了王小璐、宋青云这样眼力高明之辈,现场基本上没几个人能看清台上演员的模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反倒是正在看直播的一些网络观众,或者是电视前的观众,在镜头的特写之下,看清了喝酒的几个人的长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其余的三人现场观众基本上都不认得,但个头最为高大的家伙,他们却是熟悉的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卧槽,郭爷今天也上台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666,我就说嘛,小璐妹妹跟青云哥哥都出现了,怎么能少了郭爷身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爷这是要表演什么?难道是要演小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古装小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爷这家伙很邪门的,说不定要搞什么幺蛾子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妈蛋,我刚才看了一下节目单,好像没有郭爷这个节目啊,难道是临时增加的节目?按照节目单,这特么应该是诗朗诵啊,怎么改成了郭爷上场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这些场内外的观众们的好奇心中,郭大路与几个酒客边吃边聊,不时的伸手对着面前的舞女指指点点,进行点评,看样子真的像是古代文人墨客,世家大族子弟赴宴饮酒一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时在现场酒桌上的演员,除了郭大路之外,另外三名中,有两名是临时找来的老演员,还有一名则是导演何定文亲自出场,被郭大路抓了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爷,咱这可不能弄砸啊!您要是弄砸了,兄弟我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酒桌前打扮成一名富态老者的何定文,身子凑近郭大路,边说话边擦汗,“我总觉得的心里没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本来是想要郭大路代替刘军朗诵写好的中秋诗词,但却被郭大路拒绝,“就这种一坨屎一般的东西,也配郭某人朗诵?老何,你这是侮辱我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何定文道:“那怎么办?咱也没有预备的好节目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道:“看我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后他就被郭大路抓了壮丁,与其他两名演员被化妆师打扮成了古代文人大夫的模样,刚打扮好,这还没细说台词呢,他们的节目便已经到了演出的时间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此之时,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稀里糊涂的就被郭大路给领到了舞台之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其实这家伙也是当局者迷,要是在平常时候,绝不会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情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是如今李久三就在台下看着,他是唯恐出现什么岔子,万一要是惹得李久三不快,那他这个导演估计也就当到头了。所以这才晕头晕脑的被郭大路带上了舞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刚在舞台的酒桌前坐下,脑子便清醒了过来,“卧槽,我怎么真的就跟着他上来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既然已经上台,当此之时,想要离开已经不可能,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但心中之忐忑紧张,可以说是生平之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见他这么紧张,笑道:“瞧好吧你,洒家办事,什么时候靠谱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何定文:“……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郭大路忽然将酒杯往酒桌上猛然一放,“现在这首曲子太柔,如何能够尽兴?管家,把古筝给我取来,我来给你们弹奏一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正在跳舞的舞女们身子一顿,背景音乐也同时停了下来,从后台气喘吁吁的跑来一名老管家,抱着一把古筝递给了郭大路,“爷,是这张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接过古筝,对管家挥手,“走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将古琴横放在酒桌之上,又对身前的一排舞女挥手道:“走你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于是一帮子伴舞的女子也在行礼之后,缓缓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为首的一名舞女在往后台走的时候,看了何定文一眼,大有同情之色,在她们眼里,何定文导演今天这是昏了头了,才敢这么走上台来亲自参演节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些舞女退下之后,郭大路横放古筝,双手轻轻按在筝弦之上,“几位老兄,且听洒家给你们弹一首将军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