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四七章 鸡脑子里的秦桧

    “阿弥陀佛,既然郭先生让老和尚滚,老和尚也就只能滚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沙海爱了郭大路的骂之后,并不生气,呵呵笑着向郭大路弯腰行礼,这才缓步走出房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久三喊来秘书,吩咐道:“让司机把大师送回大觉寺,路上不要多说话,不要打搅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秘书小齐点了点头,快步走出房间,开始为老和尚安排车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秘书走了之后,李久三看了郭大路一眼,“小子,你可真是一个吃家!不过这次竟然能把沙海禅师说的顿悟得法,这也算是厉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大路难得谦虚,“不敢,不敢,在您面前我怎么敢说自己厉害?也就是一般小厉害,像您这样日理万机整治一国的人,那才叫一个厉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久三哈哈大笑,道:“我竟然能被你拍马屁?这真的让我受宠若惊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热情的招呼众人:“沙海大师回去了,咱们也不用有什么顾忌了,这螃蟹都上来了,大家趁热吃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众人也不客气,他们在看到郭大路刚才从螃蟹中剥出个蟹和尚之后,都感新奇,看着面前的螃蟹一个个都是跃跃欲试,此时李久三一声招呼,几个人便拿起螃蟹开吃,在吃完蟹肉之后,几个人都好奇的寻找起蟹和尚来,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纷纷请教郭大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大路哈哈大笑,“来来来,我教给你们。其实啊,这个蟹和尚是螃蟹的胃,就在壳子里,看到没有?把它撬出来,用小刀割开,没刀子的时候,用指甲盖也行;割开以后,再慢慢翻过来,好了,这不就成了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久三等人啧啧称奇,“咱们都试试!”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片刻后,席龙谷一声欢呼,第一个将蟹和尚翻了出来,颇有成就感,娇笑道:“吃了这么多年螃蟹,竟然还有这种吃法,真的长见识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久三也将蟹和尚翻了出来,哈哈笑道:“我们华夏吃东西不仅仅只是吃味道,吃的更是人文典故,历史渊源,这螃蟹虽然吃得多,却一直没有什么代表性的文化典故,现在大路这个白蛇传的故事一出,以后咱们再吃螃蟹,肯定就会多出一个找法海的程序,想想都觉得有趣,哈哈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众人见郭大路将吃完的螃蟹壳子重新拼在一起,依然形成一个螃蟹的模样,只不过背壳上多了一个盘膝而坐的和尚,这螃蟹就如同这老和尚的坐骑一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大家觉得有趣,纷纷有样学样,都将剥出的蟹和尚放到了螃蟹背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自此以后,形成了一个规矩:以后吃螃蟹的人,纷纷以找螃蟹体内的“蟹和尚”为趣,不把蟹和尚找出来,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吃家,而且在找出来之后,还要放在螃蟹背壳上以示已经将螃蟹吃完,否者服务员是不会帮你收盘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因为这个吃法是郭大路发明的,百年之后,后人便称之为“郭大路囚沙僧”,把郭大路传说成为一名下凡的神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说是有一天郭大路与好友沙和尚赌斗,沙和尚自己藏起来,看看郭大路能不能找的到。沙海和尚神通广大,能大能小,便藏身到了螃蟹肚子里,而郭大路比沙海和尚还要厉害,看见螃蟹是横着走,便觉察出不妥,运起天眼一看,果然沙海在里面打坐。郭大路那是出名的郭大坏,他也不点破,故意使用了封神法,沙海给囚禁到了蟹壳里不让他出来。于是可怜的沙和尚不得以只能委委屈屈的在螃蟹肚子里参禅打坐,希望有一日有缘人能把他救出来。而吃螃蟹的时候,谁能把沙海给找出来,谁就是沙海禅师的有缘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以吃螃蟹找和尚,已经成了一个传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这个故事就可以看出,这定然是一些佛教徒编出来特意给沙海和尚正名的,故事里把沙海和尚放到了一个受害者的地位,特意把郭大路的坏给凸显了出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个故事与《白蛇传》中的故事有所牵连,所以一直都被人津津乐道,被后人拍了很多影视作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对此郭大路的后人也只是一笑作罢,不以为意,后世关于郭大路的传说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这“郭大路囚沙僧”只不过是其中较为著名的一个罢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此时的郭大路哪里会想到千百年之后的事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在吃了几个螃蟹后,便开始吩咐服务员接着上主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螃蟹行凉不可多吃,尝尝味道过过瘾也就行了,吃饭还得吃正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久三请客,那自然是什么都照顾到了,这顿饭有荤有素,搭配的极为合理,无一不是当地最好的食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喝了几杯酒之后,郭大路指着盘子里的一只八宝鸡笑道:“咱们现在就在西湖边上,而与岳武穆岳爷爷就在不远处,饭后少不了要去风波亭前瞻仰一番,你们知道吗,其实秦桧如同法海一样,也有一个藏身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对众人道:“据说秦桧死后在十八层地狱受刑,后来实在撑不住,有一天竟然趁着地狱看管不严,偷偷地逃了出来,阎王大怒,大搜三界,终于从一个动物的身体里发现了,你们猜在哪里发现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秦俑听到秦桧两个字之后,脸色有点不太好看,“郭大路,这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秦桧也都跪了八百年了,什么仇也都还清了,干嘛还让人家跪着?这也他没有人权了吧?现在不都讲究人权么?他要是犯罪,杀了也就杀了,何必还要为他塑跪像?把人家老婆也给光着身子塑在外面,这也太狠了吧?再说了,真正想杀岳飞的是皇帝,秦桧只是背锅替罪的,旧时百姓没文化看不懂,现在人谁还看不出来?谁不知道杀岳飞是皇帝指使的?秦桧最多也只是一个帮凶,要跪也得是皇帝赵构来跪,干嘛还让秦桧背黑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大路看了秦俑一眼,“你是秦桧后人?还想要为秦桧翻案啊?这你得先问问姓岳的同不同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秦俑老脸通红,“我是他后人怎么了?祖宗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儿?我特么也不愿意当他后人啊,可出身的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秦俑即便是与郭大路在台上争论,也不曾爆出粗口此时却出口成脏,还是当着李久三的面,可见他身为秦桧后人的有多大的压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大路嘿嘿冷笑,“你是对文史极有研究,恰恰我也对历史知道那么一点,你刚才这句话也就能骗骗普通老百姓,在我面前也敢胡说八道?你说的话,你自己信么?赵构想杀岳飞不假,但其中秦桧的引导与影响,到底有多大?若没有秦桧再三提议,岳飞能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叹了口气,“现在好多人都开始喜欢疑古,这是好事,但矫枉过正却又不是什么好事,在网上被人一带节奏,立场立马就开始动摇,***,洪承畴也被立像供奉,连秦桧现在也有人打着人权的幌子为他立起了坐像,干鸟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久三打断他的话,“好了,别说这么多了,吃饭,吃饭,你倒是说说秦桧藏哪去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大路道:“就在这鸡脑子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说话间,伸出两根筷子在八宝鸡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啵”的一声轻响,八宝鸡脑袋外面的鸡皮还有脑壳全都碎裂开来,露出了里面的脑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这一手,举重若轻,实在是了不起功夫,细致入微,破骨催皮而脑仁无恙,若是被武林人士看了,定然会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惜现场众人无一会武,都只是觉得这只鸡做的果然酥烂,竟然连骨头都酥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大路将鸡脑夹了出来,摆放到一个小盘子里,“看看看,像不像秦桧跪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众人凝神看去,发现这个鸡脑子还真像是一个反剪双手的秦桧跪像,虽然不如蟹和尚逼真,但只要见过秦桧跪像的,都能看出来与岳王墓前的跪像十分相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小子,真有你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久三哈哈笑道:“你这都是怎么发现的?也真是难为你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众人也都是哈哈大笑,唯独秦俑脸色难看,不发一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