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零五章 喝倒彩

    “他是金牌律师怎么?他再厉害,也得讲法!”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在后台大声道:“当着那么多媒体的面指名道姓的羞辱我,我还不能告他?”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徒弟刘宝华轻声道:“怎么告?就算是告赢了,那也最多赔礼道歉,大不了赔几千块钱,连诉讼费都不够,有哪个律师接你这个案子?”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就让他这么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气的老脸通红,“不行,我得骂回来!他现在不但是说我,还把整个相声界都捎带上了,你们也都别愣着了,一起帮我骂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刘宝华道:“老师,我这一会儿就要上台表演了,等回头再帮您骂郭大路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恰逢前台主持报幕,刘宝华如蒙大赦,一溜烟的跑到前台表演节目去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如非必要,他是不会傻到去跟师父一起骂郭大路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们所在的文工团这次慰问活动叫做“文化服务万里行”,要走遍全国很多小城市,要求把温暖带给全国各地的基层员工,当然,文工团慰问的都是工人,至于农民?谁管你去死!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自古以来,农民都是冤大头,到如今依旧如此,医疗保险跟不上,教育安全没人管,就连娱乐慰问也没你的份,谁叫你是农民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也就郭大路这家伙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农民,而且还是个兼职杀猪的农民,除他之外,你看现在有几个混得好的家伙还承认自己是农民的身份?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就算是在外面一个劲儿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的一些大腕明星,你扒开他的户口看看,看他是不是农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口号谁都会喊,做样子谁都会,棒子国还特么宣称连宇宙都是他们发明的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现在华夏国这种国情,就连农民自己个都不想在农村待着,都是一心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好好读书,毕业后能留在城市里好好生活,告别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繁重的劳作,成为一名“城里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刘宝华是农民出身,因为没有关系,考上文工团之后一直上不去,经人介绍捏着鼻子拜了齐德瑞为师,这才多了点出头露面的机会。此人还有着农民儿子的朴实,对自己老师的某些行为也很是看不惯,但看破不说破,这才是做人的正确方式,又加上齐德瑞是他的老师,也不好说什么。如果他是像郭大路看见什么就说什么的性格,恐怕早就被人捏死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于齐德瑞状告郭大路的事情,刘宝华深感不以为然,但也不好明面上反对,见他让自己帮着骂郭大路,自然是敬谢不敏,能拖延就拖延,正赶上主持人报幕,哧溜一下就跑出去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刘宝华不想骂人,但别的师兄弟却忍不住啊,齐德瑞本领不济,在相声界的辈分却高,师兄们也都是有影响的老人,可谓人脉广阔,因此上收了好几个慕名而来或者是别有用心的徒弟。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如今见郭大路炮轰自己的老师,还对整个相声界都大家嘲讽,这些人怎么能忍的下去,自然是捋胳膊挽袖子上网开始战斗郭大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等刘宝华从前台表演完之后,就发现自己这几个师兄弟都抱着手机在网上发评论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来来来,你来的正好,你也帮我骂几句!这些人里面,也就你文采好一点,帮我好好骂一下姓郭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见刘宝华回到后台,齐德瑞抬头吩咐道:“事关相声界清誉,大家都出一份力!”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刘宝华无法,只得上网凑合着骂了郭大路几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们文工团全国性文化下乡活动,预期三个月的演出,语言类节目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大多数普通工人或者小地方领导是看不懂舞蹈也听不懂美声唱法的,倒是相声小品老少咸宜,都能看的懂,最能调动观众的气氛,因此极得团领导的重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郭大路炮轰相声界之后,一开始齐德瑞除了生气外,倒是没有别的感觉,但过几天之后,就渐渐的发现了不对劲,他一上台,台下的观众们看他的眼光都透着那么一股子好气又好笑同时夹杂着鄙夷的神情。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天他刚一上台,就听到台下观众们窃窃私语,还有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就是郭爷骂的那个相声演员吧?叫什么来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啊!没听见报幕啊?好好听,看看这位骂郭爷的哥们演的怎么样?”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怎么这家伙长得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啊?一看就不是好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这是以貌取人!太浅薄了你,当然,这哥们确实长得有点影响市容……”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工人师傅们嗓门都不小,也不懂什么剧场规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完全不在意台上演员的感受,看到齐德瑞都感到很新鲜。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段时间相声界的一些体制中人,纷纷发言谴责郭大路,如今闹得沸沸扬扬,而被郭大路炮轰的齐德瑞也被好奇的网友们翻出来暴尸,倒是使得很多人重新认识了他,齐德瑞蹭郭大路光环的打算初步成功。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过这名声不怎么好就是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次上台听到观众们这么议论自己,齐德瑞脸色极不好看,但演员在台上再不舒服,节目也得演下去,跟他搭班子的相声演员抿着嘴想笑又不敢笑,一张脸憋得通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嗯,今天来到这里,见到父老乡亲……”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是逗哏演员,上场得由他先说,他这在台上刚一开口,还没说几个字呢,台下观众就忍不住轰然大笑,叫好声不断,鼓掌声稀稀拉拉响了几声,与笑声成了极大反差。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与自己的搭档对视几眼,都有点尴尬,多年的舞台生涯,两人自然能分辨出什么是真叫好,什么是喝倒彩。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现在这台下这群观众明显是叫倒好,好多人都一脸的揶揄之色。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只当这些人是真叫好,自顾自的在台上硬着头皮道:“感谢大家热情的掌声,没想到此地的工人朋友们这名热情,实在令人感到受宠若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搭档陈志忠急忙接住话茬,“对,受宠若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道:“陈老师,您喜欢喝酒不?”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陈志忠道:“偶尔也喝几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道:“我家里有几瓶酒,我请你品鉴品鉴!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这里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台下有观众叫道:“醉酒!这段子叫《醉酒》,还是老一套!换一个新段子吧,都说了十来年了,一点都没变!”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差点一头栽地上,连自己的段子名字都被人叫出来了,这往下还怎么演?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段《醉酒》是他的代表作,当初在春晚上演的就是这部作品,现如今看来是被网友们给翻出来了,而且很多人还都好奇的看了,这可就麻烦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喜剧作品,特别是相声,最怕被人提前知道剧情,不然的话无论是抖包袱还砸挂,效果都会差了很多。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要是舞台经验丰富,现场反应快的演员还能靠着砸现挂把段子继续下去,而有些人反应不及,那可就尴尬了,只能按照之前排练好的往下演,这样一来,可就是味同嚼蜡,完全没了效果。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跟他的搭档都不是能很好处理现场演出事故的人,见到这种情况,两人都是一脑门子汗,互相对视一眼,只得硬着头皮往下说。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个段子是他们打磨了好几年的作品,无论是笑点还是抖包袱的时机,都搞的非常恰当,这要是从前没有听过的观众,肯定会觉得很有意思。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可现在观众都在网上看过了,这就有点强差人意了,两人一个段子都说了一半了台下一个笑的都没有,台下还有几个坏种拿着手机将齐德瑞以前春晚上的视频打开,不住大惊小叫,“哎哎哎,这都十来年了,连一句台词都没变诶!”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郭爷说的没错,这齐德瑞真是一个废物,给他一个段子,他真能说一辈子!”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相声果然是没了创新,十年前的段子现在还在说,连标点符号都没变!”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们几个别闹,人家还演出呢,有点礼貌好不好?”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切,这种尸位素餐的家伙,凭什么给他礼貌?”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齐德瑞、陈志忠两人听到台下乱哄哄,状态越发不好,本来说了十来年的段子此时也说的磕磕巴巴,等到在嘘声中弯腰退场时,汗水连大褂都浸透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