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一章 魔王

    “咦?怎么感到这么冷?”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有点喧闹的酒吧里,所有酒客都从心底生出一股冷意,有的更是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感到这股冷意有点莫名其妙。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些酒客也只是感到有点冷而已,但坐在郭大路对面的雷奥纳多却整个人如坠冰窟,刚刚点燃的烟卷倏然熄灭,整个身子都僵直的难以动弹,就连眼珠子都如同被胶水黏住般难以转动,眉毛胡子上渐渐有白霜出现,如同在西伯利亚寒冬旷野里行走的旅人一般,就连呼吸都发出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白色的浑浊寒气。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自从他对郭大路说出少主的要求之后,便被郭大路淡淡的扫了一眼,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似乎郭大路的眼神里蕴含有极度冰寒的诡异能量,只是看了他一眼,雷奥纳多整个人都被凝冻成了人形冰块。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一股巨大的恐惧从这个一向以冷静优雅杀人而闻名地下的中年男子心中生出,他难以理解也难以置信,根本就不明白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这不妨碍他自己的判断:他今天奉少主之命来找郭大路,可能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刚才雷奥纳多跟郭大路说话用的是意大利语,王小璐坐在旁边一句话没有听懂,此时见对面的这位严肃的中年男子忽然坐那里不动了,不由大奇,拽了拽郭大路的袖子,小声道:“这人是怎么了?他给你说了什么?怎么呆在这里不动了?哎哎哎,你看诶,他的眉毛胡子上都结冰了诶,这家伙难道是刚从冷库里走出来的?”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双目精光闪动,将面前的葡萄酒杯轻轻放在僵直不动的雷奥纳多手掌心,对王小璐笑道:“这位老兄说他有传说中的冰霜异能,见我们喝红酒的方法不对,所以自告奋勇的想为我们的酒水冰镇一下,他现在一动不动,那是正在发功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王小璐又吃惊又好笑,“我信你个鬼!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异能,这家伙明明像是练了什么阴寒功法,才会出现这种人体结冰现象,话说这人怎么也会修炼中国古武心法?而且好像很高明的样子诶!华夏功夫不是严禁外传么?”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道:“管他呢,难得遇到这么热心的外国朋友,这种好意我们怎么忍心拒绝?”他说话间轻轻敲了敲桌子,雷奥纳多的另一只手掌也不由自主的摊开,掌心寒气直冒。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将王小璐的酒杯也放在雷奥纳多的掌心,“咱这白葡萄酒常温下是一种口味,在十摄氏度的温度中,又是一种口味,口感很不相同。”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王小璐见郭大路很自然的将面前这个外国人当成了人形冰块,似乎根本就不拿面前这外国人当人,当场就惊住了,“不会吧?你这也太不把人当回事了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她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却很好奇的将之前郭大路放在雷奥纳多手心的酒杯拿起,随后轻轻抿了一口,忍不住眼前一亮,“口感顺滑好多诶!”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笑道:“是吧?我就说冰镇一下口味会更好。”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雷奥纳多看着两人在他面前说说笑笑不把他当成一回事,心中惊惧实在难描难绘,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如何应对,陡然间一句描写一神威严的句子从他心中闪现:“那触怒他的终将被寒冰包裹,那冒犯他的,必将被火焰焚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一杯酒喝完之后,郭大路打了个响指,唤过服务员,“结账,这是你的小费!”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起身对王小璐笑道:“走,咱们回酒店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王小璐看向雷奥纳多,“那他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呀,他找我有事情要谈,我把你送回去,一会儿再回来。”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将雨伞拿到手中微微欠身,装模作样道:“尊敬的公主,请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王小璐忍住笑,“咳咳,麻烦你了郭先生!您一会儿能帮我把雨伞打开么?”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一副忠心耿耿管家的样子,“乐意效劳!我的公主!”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两人走出酒吧大门的时候,王小璐收敛了笑容,轻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看不出雷奥纳多的不对劲,刚才郭大路眼中寒光迸现杀心大起,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王小璐。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道:“***,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特么老老实实的为我媳妇拍戏,我招谁惹谁了你说?就这还有人找我的麻烦,我就这么好欺负么?老实人不是人啊?”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对王小璐道:“老婆,你的美貌已经超越了国家的界限,连这些国外黑帮的头目也经受不住诱惑了!刚才这家伙说他们的少主要请你去吃饭,顺便邀请你去做他的压寨夫人。”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王小璐一脸不信,“讨厌!老是胡说八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摊手,“你看,说实话你也不相信。”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王小璐将信将疑,“你可别惹事啊,我现在自己回酒店,你现在就去处理这件事吧,不用管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摇头道:“先送你去酒店!”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王小璐冰雪聪明,闻言脸上微微变色,“他们真的是因为我来的?我自己从大街上回去就你都不放心?什么人伤害得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道:“能打跟会打是两回事,别多问了,先回酒店再说。”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将王小璐送进酒店之后,郭大路将随行人员叫到面前,“这两天加点小心,有人要找麻烦!”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这次远赴海外拍摄电影,为了安全着想,特意从海外同盟会找来了一批人当保镖,这些家伙平日里兼任安保与剧组的勤杂人员,一旦遇到事情,立马就会变成最富有攻击性的冷血杀手。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些人都是有华夏武功传承的家伙,现代热兵器加上单兵素质与内功加成,战斗力出奇的强悍,不然海外同盟会也不会在欧美诸国拥有这么大的名气,那都是打出来的。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要不是疯僧普元当年闹了那么一场大乱子,搞的百家同盟差点团灭,估计现在海外地下势力都要被华人插足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才跟随郭大路剧组的安保头目叫曲平,是一个很精明的中年人,此时听了郭大路的吩咐后,顿时一脸紧张,“要不要呼叫支援?”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轻轻摆手,“看情况再说,告诉慧珠,做好战争的准备!”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啊?”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曲平大惊失色,郭大路身为海外同盟会的盟主,他要是说准备战争,那就是地下势力的一个大清洗啊,天知道到时候会死多少人。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当初黑手党五大家族闹出的腥风血雨,至今还让人闻之变色,现在郭大路竟然还要战争,那死的人比之前的人只多不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盟主生这么大气。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曲平看着郭大路平静的表情,虽然万分好奇,但却不敢询问一句,点头道:“是,我这就通知慧珠长老!”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拍了拍曲平的肩膀,“保护好夫人,不要让她有半点损伤。”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曲平腰板挺直,“一定保护好夫人!”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酒店。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此时外面暴雨如注,本来是傍晚的天空现在已经成了黑夜,轰隆隆的雷声响个不停,犹如催命战鼓,不时的催生出一道道闪电。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郭大路不带雨伞不披雨衣在大街上踏水前行,片刻后便到了之前喝酒的酒吧里。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一脸冰霜呆坐不动的雷奥纳多已经引起了酒吧中人的注意,现在正有几个人围在他身边指指点点,酒吧老板也走了过来,推了他几把,发现没有反应,顿时吓了一跳,便准备报警,刚掏出电话,被走过来的郭大路制止,“用不着报警,我们只是在做一项行为艺术的展示。”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说话间伸手在雷奥纳多肩膀上拍了一下,“你说是不是雷奥纳多先生?”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在他手掌拍中雷奥纳多的肩膀之时,一股热力顺着他的掌心进入雷奥纳多僵直的身体,雷奥纳多身子一震,冰寒的感觉瞬间消失,身子重新恢复了知觉。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惊骇欲绝的雷奥纳多根本就没有听清楚郭大路说的是什么话,但却不由自主的点头附和,“是是是!”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轰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外面巨雷响起,接连几个闪电映照的整个小酒吧一片通明,在雷奥纳多眼里,面前的郭大路犹如从降临人间的撒旦,正对着自己露出地狱魔王般的微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