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三章 宗师手段

    “他说让我准备一辆轮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挂掉电话,对着众人摊手笑道:“他难道还想把我的腿打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头上的伤口少了压制,鲜血汩汩的从他的额头流下,跟个小瀑布似的,一道道的汇集到下巴,然后又滴在胸前衣襟上,情形十分骇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旁边的田封等人听到这句话,都生出一股极大的荒谬感,从来都是他们威胁别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戏子威胁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对面的陈瑞虎看向谢庆玉,“谢老三,我大路哥既然这么说了,我劝你最好照办的,别到时候没有轮椅了,还得现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也不是傻子,他在听了之前郭大路的话之后,就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这次应该是触礁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一块礁石矗立海中,只露出海面一点点,但在它下面,却是直达地底的庞大山脉,来往船只一时大意之下,就有可能船毁人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这只快船,一向顺风顺水惯了的,从来就不会碰自己碰不过的东西,再说了,如今搞的厉害的几个子弟他都非常熟悉,即便是有点小摩擦,彼此喝一杯酒,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一般不会闹出大乱子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今天,谢庆玉觉得自己可能犯了一个愚蠢无比的错误。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现在见陈瑞虎对郭大路有着无比的信心,看自己的目光就像看一个傻逼似的,谢庆玉如同大冬天被凉水泼头,心中一片冰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是什么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年纪再小,但也是华夏的首富,身份地位非同寻常,真要是说起来,现场众人,没有一个能与他相提并论,他平日里柔柔弱弱,那是他本性如此,并不是真的没本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么长时间以来,因为陈瑞虎的性格原因,这些人都觉得他好欺负,一直都没有把他当做华夏首富来看待,直到如今陈瑞虎暴起伤人,才让众人悚然而惊,这个陈瑞虎他们以前都太不把他当回事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的身份陈瑞虎知道的一清二楚,可现在竟然还是一副看死人的眼光看自己,可见他对郭大路是如何的有信心。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脸上狰狞的笑容缓缓慢慢收敛,旁边众人此时也都回过味来,脸上都露出不自然的神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田封干巴巴的看向陈瑞虎,“陈董,这郭大路到底是什么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已经不再搭理这些人,伸手从谢庆玉手中拿过手机,转身离去,“都准备一下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田封道:“准备什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道:“准备联系医院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郭家的芝麻地里,王小璐小心翼翼的凑到郭大路身边,“大路哥,发生什么事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郭大路笑道:“屎壳郎爬脚面,咬不着你,可他妈恶心人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对王小璐道:“刚才就是有几个屎壳郎来恶心我,我还真被恶心住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说到这里,收起手机,拿起镰刀,“来,咱们继续干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京都会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走后,田封等人骂了几句,便对谢庆玉道:“三哥,你这头上的伤势不清,咱们还是去医院包扎一下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感到丢人之极,实在不想去医院,这个世界就没有保密的事情,他这一去医院,估计京都整个圈子里的人都会知道他被人给打了,到时候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去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如今头脑昏沉,鲜血还在流淌,要是不包扎一下,还真有可能出问题,当下不再坚持,点头道:“不要去医院,又不是什么大伤,把医生叫来,从这里给我包一下就行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们都有自己的私人医生,这个会所里也随时有医生待命,当下把医生叫来,仔仔细细的缝了十来针,在弄个帽子戴上,从外面看,已经看不出他脑袋受伤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缝合的时候,谢庆玉对身边的田封等人道:“今天共缝了十五针,兄弟们都给我记住,到时候哥们加倍还给陈瑞虎这不男不女的娘娘腔!”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田封等人也是义愤填膺,“干他丫挺的!有钱就了不起啊,赶明儿兄弟带一帮人砸了他的天禧集团!到时候水电工商一起来,不信弄不死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几个人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明白,真要想干翻天禧集团,凭他们的能量还真不够看。现在只是图个嘴皮子痛快。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下不欢而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回家的路上,谢庆玉坐在车里想了半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大哥,你知道不知道郭大路这个人?哦,就是最近拍了一部《少林寺》的那个导演,听说他还是个作家,写了几本书,挺有名的。你不知道?那帮我问下呗,怎么回事?也没什么,这个人说话挺横的,我感到很好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挂了电话后,谢庆玉脸色极为难看,连他大哥都不知道郭大路的底细,由此可以判断,这郭大路要么只是一个平头百姓,要么就是潜伏在暗处的绝世猛兽,可是听郭大路的语气,那就根本不像是平头百姓的语气,这问题可就大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不放心之下,又接连打了几个电话,所有打通的电话都不不太清楚郭大路的背景,有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脸色越来越难看,还想再打的时候,他大哥谢庆堂的电话打了过来,“老三,你仔细跟我说一下,你跟郭大路到底是怎么回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听到大哥语气中透露出一股子惶急之情,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他不敢隐瞒,当下便将会所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谢庆堂来听。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堂听完之后,沉默了片刻,道:“你现在就去买机票!今天就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玉身子一震,瞬间额头出汗,颤声道:“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还真能把我怎么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谢庆堂道:“我也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但我问了刘老大,他对这个郭大路似乎很忌讳,建议我们要是真惹着他了,最好躲远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刘老大叫刘阳,是刘元平的儿子,谢庆玉根本就够不着,谢庆堂倒是跟他有点交情,现在连刘阳都建议谢庆玉躲一下,谢庆玉心中一片冰凉,“好,我这就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此时只觉得嗓子干涩无比,吩咐司机道:“别回家了,去机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宝兰城十里铺,将地里的芝麻全都收到院子里晾晒之后,郭大路第二天便搭上了去京都的火车。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率人去火车站接他,等上车之后,郭大路道:“去谢庆玉的公司!”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劝道:“大路哥,这谢庆玉在京都的能量很大,要不咱们搞一下他的公司算了,打人就算了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郭大路道:“不打人怎么能吓唬人?这次的事情不处理好,日后还会有张庆玉、李庆玉、王庆玉来搞事情!***,我哪有这个功夫搞这些腌臜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无奈,吩咐司机道:“去飓风大厦!”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等到了飓风大厦之后,问了一下公司的员工,说是没预约谢总不会见客,而且谢总今天并没有在公司。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郭大路点了点头,“这是跑了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对陈瑞虎道:“这个谢老三先不管他,去找田封!”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见郭大路满脸杀气到现在还没有散去,心中很是忐忑,“大路哥,你可千万别弄出人命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郭大路道:“废什么话啊,带我去找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无奈,只得让司机开往田封所在的金田大厦。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时机赶得也巧,他们刚到金田大厦楼下,就看到田封在门口送几个外国客户出门,双方相谈甚欢,很是和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大路哥,这个就是田封!”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指着田封道:“这个人是色中饿鬼,整个圈子里没有不知道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郭大路点了点头,“很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下车走到田封等人身边,围着他们转了一个圈,随后又回到车内,“回去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陈瑞虎大奇,同时也舒了一口气,“大路哥,你放过这个人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郭大路嘿嘿笑道:“怎么可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田封见郭大路这么一个大个子绕着自己等人转个圈就走,对身边的秘书笑道:“这人是干什么的?属驴的么?转圈子拉磨啊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女秘书掩嘴笑道:“应该是个憨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田封还想再说什么,忽然觉得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待到几个大鼻子老外走后,他转身想回公司,忽然双腿剧痛,同时裆部“噗”一声轻响,裤裆里如同一个小手雷爆炸一般,将裤子都炸出一个大洞,下身鲜血淋漓,一片狼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田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身,随后抬头看向郭大路消失的地方,双目流露出极大的恐惧之色,仰天便倒。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