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三章 来真的

    原版《少林寺》中,扮演王仁则的是被誉为“当代剑圣”“最后一个剑术名家”的于承惠,此人成名绝技是螳螂剑,后来又自悟创新,将飘逸的单手剑法改为霸气的双手剑,尤其是一手醉剑玩的出神入化,堪称无双无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原版中的一些打斗完全就是为了迁就于承惠而设计的,就像王仁则醉酒持剑与觉远争斗的镜头,就是导演专门为了突出于承惠的剑法而特意设计出来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如今郭大路来饰演王仁则,倒是不用完全照搬这一套,不过于承惠的醉剑确实耍的好,这一路剑法郭大路倒是尝试着改良一下,化为自己独有风格的醉剑,效果还不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现在在拍摄期间遇到书迷质疑自己抄袭一事,郭大路倒是不怎么在意,老子本来就是抄的,他们又没有说错,干嘛要在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我可真的说你抄袭了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如今一身古代村女衣服,笑意盈盈,双目秋光流转,说不出的娇美动人,她见郭大路自承自己抄袭,笑道:“自己抄袭了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脸皮真厚!你觉得我信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瞪眼道:“去去去,说实话反而没人信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对王小璐道:“你就按我说的发出去就行,反正我只管贡献作品,读者质疑那是他们的事情,写作品是我的事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点开微博,“那我可真发出去了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道:“哪那么多事儿啊?要你发你就发!”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撇嘴道:“哪有自己说自己的抄袭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她想了想,将郭大路的原话修改了一番这才发到了微博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时整个剧组人员都已经吃过晚饭一段时间了,在现场布置了一段时间,便开始检查几人的装束,看看有没有不妥当的地方,化妆师略微为众人补妆之后,郭大路拍了拍手掌,道:“全体准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看向众人,“咱们接着来!摄影多注意,一会儿打斗开始的时候,注意特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们如今所在的地方是华夏影视城的一个古代宅院内,院子里假山水池布置的极有古韵,很是符合郭大路的要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场戏是夜戏,拍的就是夜间打斗的场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背景都布置好之后,郭大路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堂内的酒桌前,几个丫鬟不断为他斟酒布菜,饰演丫鬟的正是郭大路的几个师妹与剧组的几个职员,反正是几个没有台词的丫鬟,倒是不比严格要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正喝酒吃菜的时候,王英雄饰演的秃鹰登门拜访,“大人,小的抓来一个野味想让您尝尝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英雄此时刮了一个大光头,眉毛立起,满脸凶光,看起来真的有几分反派的味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英雄不会演戏,就这几句台词愣是记了好半天,练习了上百遍,这才敢往镜头前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告诉他,这个时候脸上必须要狠起来,要有随时都想杀人的感觉,这有这样才能让人隔着荧屏也能感应到一股子杀气,王英雄努力了好长时间才让自己沉浸到之前与人搏命的情形,满眼凶光,横肉暴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仁则”眉毛微微挑动,“什么野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说话间眼睛看向“秃鹰”身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时镜头转向王英雄身边被五花大绑的王小璐,此时王小璐衣衫凌乱满眼怒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吆喝,还真是一个野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仁则摇摇晃晃起身,脸露色相,“野味好啊,越野越够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说话间走到王小璐面前,手掌伸出,抓住王小璐胸部勒紧的绳索轻轻一拉,在王小璐的惊呼声中已经把她拉到自己怀里,另一只手顺便摸了一把,“好,不想乡野之间也有美人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呸了一声大力挣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还是匹烈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仁则醉醺醺的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我最喜欢调教烈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摇摇晃晃吩咐家里仆人,“把这小妞儿给我吊起来,然后都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大爷我今天要骑一骑乡间烈马,尝尝滋味如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一脸淫笑的搓手道:“就不知够味不够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秃鹰以及其余的家仆急忙行礼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待到这些人退走之后,这个场景的已经完毕,远处摄像机前的黄波涛急忙喊停,“郭爷,您过来看看这一段怎么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走到摄像机前,“倒过来我看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摄像王坤急忙把这一段重新播放了一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还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完这一段之后,郭大路走到王小璐面前,为她松开绳子,“丫头,这场戏过了,咱们开始下一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白了郭大路一眼,“下一场还是捆绑戏啊?你还上瘾了啊?捆这么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她现在身上的绳子就是郭大路捆起来的,现在听她这么一说,郭大路仔细看了看她如今的样子,脑海中顿时闪过一段段邪恶的场景,“啊哈,这不是戏份需要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色眯眯的看了王小璐一眼,看的王小璐猛然打了一个哆嗦,“哎呀,好恶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将王小璐绳索解开之后,郭大路忍住笑道:“还得绑一下,这次还要吊起来,你先忍一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虽然早已经知道这场戏,王小璐还是有点抗拒,“真吊起来啊?那多羞耻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一本正经道:“废话,你不羞耻一点怎么能显出我的邪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小声道:“要是下部戏再有这种羞耻的场景,我说什么也不参演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她毕竟不是专业的演员,平常做一个小小的配角动动手,放放嘴炮都没问题,可如今在这场戏中要被捆绑起来,还要被这么多人观看,虽然早就知道了,但事到临头还是觉的难以忍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笑道:“又没有裸戏,你怕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王小璐道:“那也不行,很羞耻的好不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摇头道:“好好好,就这一次哈,下次拍戏绝对不给你这种戏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嘴里说话手中不停,在王小璐的抗议声中,已经把她吊在了房间里,随后示意摄像,“开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摄像机打开的一瞬间,郭大路忽然面现醉态,摇摇晃晃的从门口走来,嘿嘿笑着向被吊在空中的王小璐走来,“越反抗我喜欢,越是烈马越有味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在王小璐惊叫声中抓住了王小璐的两条腿,“嗤啦”一声已经撕掉了半截裤腿,“美人儿,你受委屈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在此时,扮演觉远的宋青云猛然从旁边窗户中窜进来,长棍挥动砸向郭大路后背,风声呼呼震的房间里烛光摇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如同背后有眼似得,猛然闪身,长棍擦身而过,砸在圆桌之上,将圆桌打的开裂崩塌木屑四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在拍摄这部影片的时候,就已经吩咐众人必须放开了打,不用管姿势好看不好看,要的是真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如今宋青云与他交手之时几乎没有留手,有多大本领用多大本领,反正以郭大路修为,自己不可能伤着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宋青云一身功夫其实已经很不错,又加上郭大路这段时间的指导,如今一手少林棍法使得虎虎生风,在不大的房间里荡起层层棍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砰砰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连串的响声之后,房间里所有家具都被觉远手中的长棍打坏,将郭大路逼退到远处之后,手中长棍猛然一抖,幻化成四根棍影,几乎是不分先后的点中拴着白无瑕的四根绳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嘣嘣嘣”四根绳子同时断开,被吊起来的白无瑕瞬间落地,也就在此时,王仁则已经找到自己的佩剑,向觉远冲来,身子摇摇晃晃,脚步踉跄不稳,但剑法却是精妙非常,人醉剑不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个人在房间里这一番打斗,全都是真打,事先也没有经过演练,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其实以郭大路如今的实力,一招就能打败宋青云,但这是拍电影,自然要打的精彩一点,郭大路为求炫目只好压制自己的出手,尽量让宋青云表现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人这一番打斗,破坏力极大,各自出手又快到了极点,简直令人目不暇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大路的几个师弟们还好,但剧组里其余的一帮人却看的目瞪口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名新来的组员呆呆的问自己的同事,“郭爷他们拍电影都是来真的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