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439章 敲钟(第一更)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非常高兴的向各位介绍一位新伙伴,亚马逊网上书店,这家公司非常年轻,从成立到现在才刚刚两年。但过去两年中,他们的业绩表现非常亮眼,可以用梦幻来形容,请允许我向各位介绍,亚马逊网上书店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理查德格拉索中气十足的站在台上对楼下的众人说道,并率先鼓起了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理查德格拉索刚刚接任纽交所主席一年多的时间,可谓兢兢业业,一心想要超过纽交所的传奇主席范尔霖,因此对每一个在纳斯达克IPO的企业都殷勤非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然,人都是会变的,等到他坐稳了这个位置,变成什么样子可就不好说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贝索斯保持着微笑,显得风度翩翩,“各位,我纠正一下我们的CFO泽达刚刚在演讲中的一个小小口误,他说亚马逊现在是最大的网上书店,未来会成为世界最大的书店。不,我们未来会成为世界最大的零售商,我们的销售品类,将会从A到Z。是的,我们的销售范围将会是全品类,我们会改变人们的消费模式,让商品的流通更具效率,同时,我们也会帮助更多的生产商卖出更多的产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赚多少钱并不是我们唯一的目标,更重要的,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变革的世界中,可能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变革,我们希望能够在这场变革中,为人类带来更多的东西,让人们生活得更加美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们是亚马逊,未来最大的商业平台。谢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贝索斯说完这番话后,点了点头,保持着酷酷的微笑,退到了一边。理查德格拉索笑道:“杰夫,马上就要敲钟了,你不用回来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贝佐斯微笑道:“不,敲钟的会是我们的CFO泽达先生和我们的投资人代表伊芙琳小姐,我希望所有投资者都能够知道,我们会认真对待你们给我们投的每一分钱,同时给你们最大程度的回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理查德格拉索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这可真是太让人意外了。泽达先生,伊芙琳小姐,你们可以准备了,还有一分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汤淼淼看着楼下黑压压的人群,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手不停在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怎么办?怎么办?不会出丑吧?今天这身衣服合适吗?上敲钟台也就罢了,没有人告诉自己还需要敲钟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冷静,冷静,不过是敲一下钟而已,没什么,中学的时候小提琴演奏会比现在人还多,没关系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无论怎么给自己暗示,汤淼淼仍旧觉得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这里是纽交所啊!全世界最大的股票交易市场,世界资本的中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大屏幕上的时间倒数,汤淼淼的目光在台下搜寻着,突然看到人群中的张晨正冲自己微笑着,还伸出了一个大拇指,比着口型说着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汤淼淼突然平静下来,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手也不再颤抖,平稳了下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纽交所的开市钟,与其说是钟,不如说是铃,扁平扁平的,放在一个颇有年代感的木台上,旁边放着一柄象征性的木槌,而汤淼淼和泽达面前则是摆着两个按钮,按下按钮,钟声就会响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大屏幕上的数字终于跳成9:30的时候,汤淼淼和泽达不约而同的按下木台上的按钮,大概一秒钟左右,这一秒钟对于台上的人来说,却很漫长,钟怎么没响?不会坏了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秒过后,纽交所交易大厅的四角和木台上的铜钟都响起了连续不断的“铛铛铛铛铛铛铛铛”的声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1997年3月10日,9:30,纽交所开市。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开市并不意味着亚马逊的股票就可以进行买卖了,还有复杂的询价流程来确定开盘价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亚马逊的发行价定在17.3美元,指定摩根史丹利做市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虽然比上次的定价低了七十美分,但提前两个月IPO,规避东南亚汇市波动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是值得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贝索斯和张晨等人围在美林的柜台前紧盯着面前显示器的询价区间变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亚马逊的IPO能否获得成功,未来的一两个小时,市场会给出答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同早已采用电子询价的纳斯达克不同,纽交所哪怕到了二十年后,也仍旧采用古老的人工询价流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在交易大厅中,举着手提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高声叫出自己客户询价的交易员的叫喊声此起彼伏,配合他们夸张而专业的手势,张晨突然有一种置身老电影之中的感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来这就是华尔街。。。”张晨喃喃自语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觉得开盘价会是多少?不会破发吧?”汤淼淼握着张晨的手,紧张的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晨摇摇头:“不会的,放心吧。在上周,就有超过五十家投资机构表达了认购需求,第一次询价结果马上就该出来了,再等等看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话音刚落,显示屏上就蹦出了亚马逊目前的询价区间,17.65-18.1美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到这个结果,汤淼淼一方面松了一口气,另一方面也有些失望,询价的低价仅仅只比发行价格高了2%,虽然没有破发,但如果以这个价格开盘,也不是什么好成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晨微微一笑,捏了捏汤淼淼的手,“别担心,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后面至少还有几轮询价,以22美元开盘应该不成问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汤淼淼看张晨如此镇定,心情也逐渐轻松起来,拿着自己的莱卡相机开始拍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询价的过程有的快有的慢,但最起码也要半个小时,大多在一个小时左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除非询价时间过长,否则一般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和投资人都会在市商的柜台前紧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亚马逊的询价区间一直在小幅度波动,让人看得心里着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看也就这样了吧,如果以这个价格开盘,这次IPO应该也能算是成功。”摩根史丹利的霍华德赫尔博格看着18.3-19.1的询价区间撇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算是成功就不是成功。”张晨淡淡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霍华德赫尔博格不满道:“如果不是你一定要把IPO提前两个月,又怎么可能不成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杰夫贝佐斯脸上也露出凝重的表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晨看都没看霍华德一眼,“吉姆,现在那五十家投资机构还有多少没有更新询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盛的吉姆拉克森看了看询价记录:“还有三分之一左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晨点点头:“杰夫,这才仅仅半个小时,完全可以再等一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霍华德赫尔博格喋喋不休:“我早就说过,提前不是一个好主意,如果听我的,就不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垃圾。”张晨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霍华德赫尔博格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晨厌恶的看了霍华德赫尔博格一眼,他已经厌恶透了这个无能的蠹虫,越是大公司,越会有这种只知道搞办公室政治,正经事一点不干的无能之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名字传到帕克吉尔伯特耳中,就最好闭嘴!”张晨冷冷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帕克吉尔伯特是摩根史丹利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旅行者集团的董事会成员之一,虽然火种源现在和摩根史丹利没办法相提并论,但同在华尔街,张晨想要在帕克吉尔伯特面前给霍华德递递小话,还是不难做到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霍华德面色尴尬,颇有些手无足措,他突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虽然年轻得不像话,却是华尔街五大投行之一的董事会成员,控制资产超过十亿美元的金融新星,更是不折不扣的亿万富翁,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自己就无缘无故得罪了他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约翰杜尔连忙在一边打圆场:“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再等一等。Zack,霍华德说的也有道理,就算以19美元的价格开盘,也不是不能接受的结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晨摇摇头:“现在新兴市场势头正旺,最终的询价结果一定会比现在的价格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话音刚落,询价区间再一次跳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19.7-21.6!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