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围棋

    “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说话间清脆而嘹亮鸟鸣从空中传来,引起孟鸿儒、孟云城的注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莫非有老鹰在叫?”,孟鸿儒隐约可见一个黑点,但相隔太远看不清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鹰在空中盘旋几圈后,飞扑而下异常凌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大一只,爪子好像抓着什么!”,老鹰降到低空后,孟云城头上长着白色羽毛、身上披着黑色羽毛的苍鹰,钢铁般的爪子抓着一只灰色的动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心!老鹰的攻击性很强,一双铁爪能轻松抓碎动物的头盖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脸色一沉,摆开防御的架势,准备接受老鹰暴风骤雨般的猛烈攻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离地面只有六七米的时候,老鹰突然减速,将铁爪中的兔子丢在地上,然后扑腾着翅膀飞到李长青的肩膀上,用白色的鸟头亲昵地蹭着李长青的脸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欢欢喜喜听到老鹰的叫声后从屋子里跑出来,在李长青的脚下仰头望着老鹰叽叽喳喳的叫唤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把胳膊放到水平位置,老鹰立即理解李长青的意识,站到李长青的胳膊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面对冷酷凶残的老鹰如临大敌,而转眼间老鹰如同家养的宠物般,不仅给李长青送来一只灰色的兔子,而且一人一鹰在亲密互动,甚至就连本来作为食物的黄鼠狼似乎都跟老鹰很热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大师,莫非你懂得御兽的法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见到欢欢喜喜的时候就怀疑它们是李长青的灵宠,看到老鹰的一幕后心里更加肯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懂!”,李长青摇摇头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怎么可能,它们看上去都很有灵性,灵智似乎挺高的,你对他们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相信李长青不会撒谎,心中的疑问不减反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有,如果非要说的话,它们经常听我读书算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聚灵壶在现实世界堪称至宝,李长青自然不能告诉孟鸿儒它们有灵性主要是因为用灵水饲养的缘故,只能淡然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听你读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听着一愣,张口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在神话传说****紫竹林荷花池里的鲤鱼精,因每天听观音大士做早课而成精,西天灵山香油殿的两只老鼠听佛祖讲解经文而成精,今天他居然见到有两只黄鼠狼、一只老鹰因听李长青读书而产生产生灵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师读书声不识字的人都能听懂,如果有某种动物能每天听老师读书的话,发生这种事情也是非常可能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云城刚开始亦觉得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却并非不可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深山藏虎豹,田野埋麒麟!李大师真乃当代圣贤,却隐藏在深山里名声不显,如此心境只能叹一声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真地认为李长青单凭读书声就能让两只黄鼠狼、苍鹰产生灵性,李长青在他心里蒙上一层神圣的光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则只能笑笑,但也不说明,有些事情讲清楚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云城,希望都在你身上了,一定要好好跟在李大师身旁学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看到李长青身上谦虚的品质有些惭愧,他们一直顶着亚圣后人的光环,然而整个家族在国学方面的建树平平,而李长青出身乡野,在国学上的造诣已经到一个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境界,除对李长青的叹服外,又满怀期望地对孟云城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知道的!”,孟云城很理解孟鸿儒的心情,他们都太想重振家族昔日的辉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大师,天色马上就要暗下来,要不抓紧时间来一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来李家坳的主要目的在于证实的李长青浩然正气,实际情况比他预估的要好很多,心情不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在书法、绘画、围棋中,我三叔最擅长的就数围棋!八八年聂卫平被授予棋圣称号,到青阳观游玩,恰好碰到我三叔自己一个人在一棵槐树下围棋,一时技痒跟我三叔玩起来,总共四局各赢两句,从此我三叔在围棋界有个响亮的外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云城如同在讲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说到关键处突然停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什么?”,李长青好奇地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五五开!”,孟云城揶揄着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跟棋圣五五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嗯嗯,所以老师你可得当心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嘿嘿,误传误传!我跟老聂下棋的时候他的棋风还不成熟,也没有被授予棋圣的称号,都是后来大家为了好玩乱传的!下棋、下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老脸一红,尴尬地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稍等,沏一壶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泡好茶,端出白玉棋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茶,正好下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茶刚端到桌面上,孟鸿儒就闻见凛冽的茶香,喝一口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白玉棋盘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散发着红色的光芒,棋子摸在手里温良如玉,孟鸿儒执黑子先行,孟云城在一旁看着,两人落子你来我往,几乎没有什么停顿,须臾就下了七八十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黑棋纵横联合,几乎将白棋从四面八法锁住,只要慢慢收缩就是必赢的局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哈哈,李大师,在书法上输给你,我现在似乎要扳回一局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有如智珠在握,稳操胜券,自信满满地对李长青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很难,几乎没有任何希望!”,孟云城想不到李长青还有什么办法能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将一颗白色棋子落在一块已经被黑色棋子围得密不透风的白棋中,这块白棋本来尚有一气,虽然黑棋随时可将它整块都吃干净,但只要黑子一时无暇去吃,总还有一线生机,李长青将唯一一口气堵住,正片白子就都被黑子吃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自杀式下法,难道老师知道自己输定了,已经自暴自弃了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云城看到李长青落子的地方极其意外,毕竟只要继续下棋去还是有机会的,但李长青选择的落子处却白白葬送自己的一大片棋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都吃掉也好,趁着天色还没全暗下来,咱们还可以来第二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鸿儒很得意,赢得非常轻松,但当他将白色棋子从棋盘上都拿掉的时候顿时变色,最后一颗棋子尚拿在手里,整个人犹如石化的雕像,一动不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