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后会有期!

    一“嗯!”,李长青神色淡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第七峰的晚霞真美,可惜以后很难看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舒桐回忆起第一次跟李长青上山采药的情景,当时赌气扭伤了脚,还是李长青背她下山,用草药给推拿才好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机会再来玩!”,李长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的,能陪我到山上走走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舒桐点点头,目光灼灼地望着李长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然可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谢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初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两人并肩走在弯曲盘旋的山路上,抬头可见云雾萦绕的山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山上的大部分树叶边角才开始泛着黄,枫叶却已经比二月的鲜花更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春天百花开放,秋天万物凋零,为什么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踩在枯黄的落叶上,周舒桐竟然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只要你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就会发现每个季节都鲜花会盛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明白周舒桐话外的意思,顺着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钟南山现在有花盛开吗”,周舒桐扭头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带我去看看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越过山丘,有一处峡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峡谷里长满青草,青草里密布着紫色的小花,就像停在叶子上的紫蝴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阵凉风吹过,紫色的叶子在风中摇摆,有如蝴蝶飞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舒桐被眼前的美景怔慑住,看得有些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天凉,好一个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嗅着花香,伸出手感受空气中的凉意,轻声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们合照一张吧!”,周舒桐拿出手机在李长青眼前摇晃,笑着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呀!”,上次在第七峰,因为时间太晚,李长青拒绝跟周舒桐合照,这次不赶时间自然答应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跟着我喊,茄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快门一闪而过,背后的青山,绿色的草地,紫色的小花,两个笑得比花儿更开放的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对啦,这是什么花”,周舒桐好奇地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秋紫罗兰!”,李长青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噢噢,谢谢你,陪我到山上看花,教会我发现每个季节的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花很美!”,李长青却望着周舒桐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们下山吧!”,周舒桐脸上飞起一朵红云,无限娇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吃完午饭,周舒桐开车离开李家坳,目光时不时望眼后视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村、那山、那人,后会有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钟南山,竹林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拿出凤尾琴,指尖点拨如梭,弹奏一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音节流亮奔放,深挚缠绵。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两只喜鹊听着琴音在空中嬉戏打闹,交织在一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并非圣人,但他立志为往圣继绝学,且身上的秘密又多,只好将儿女私情抛在一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青山常在,琴音悠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心中有丘壑,不会寂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日子一如既往,波澜不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在网上订制一把手工锻造的百炼花纹纯铜龙泉宝剑,顺风快递已经送到谷阳县的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李家坳实在太偏僻,超过配送范围,李长青只能自己去县里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顺风快递的点在城南,李长青拿完后正打算回家,在文化广场正好碰到黎善玉、顾存明、陈潮平、熊怀清等忙完县里的活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师,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太巧了吧!”,黎善玉非常意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哈哈,李师难得出山,确实很巧!”,顾存明笑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上到午饭时间,李大师干脆一起吃顿饭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陈潮平问道,在谷阳县想跟他吃饭的人很多,而他想主动吃饭的人只有李长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对对对,李师大每天在李家坳小学读书育人,极大地改善了我们谷阳县的社会风气,长久下去,说不能能达到古时候圣王统治时期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状态,作为谷阳县的县长打内心里万分感激,今天说什么也要聚聚,来表达内心的谢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熊怀清露出感激之情,附和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上次,金珠药业的厂房出问题,几千万的订单积压在手里没法完成,最后还是李师妙手回春,化灾祸为福分,金珠药业不仅安排完成订单,后续还接到更大批量的订单,超过一个亿呢!所以,今天这顿饭我来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黎善玉生怕落后,争抢着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很多人都说黎总遇到高人指点,原来这高人就是李大师,黎总,你这保密工作做得好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陈潮平既意外,又不意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大师的这一指价值万金,直接让黎总重回谷阳县首富的位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熊怀清清楚李长青不轻易出手,有些羡慕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举手之劳罢了!”,李长青平静地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如此心性令人叹为观止,李大师就是李大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陈潮平、熊怀清阅人无数,能看出李长青的宠辱不惊出自于内心,钦佩不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师,您的举手之劳,对金珠药业却恩同再造,请您一定赏个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黎善玉一直想表达自己的谢意,请李长青吃顿饭,苦于没有机会,好不容逮着李长青,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随便吃点就行!”,话说到这份上,李长青不好拒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碧桂园,装修非常典雅,就像古代的园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山流水雅间,李长青坐在主位,镂空的木窗外,有一个人工湖,湖中荷叶、假山,风景非常秀丽,价格自然不会便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师,我们先敬你一杯!”,黎善玉、陈潮平、熊怀清、顾存明端着酒杯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开车来的,不方便,就以茶代酒吧!”,李长青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大师喝什么都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陈潮平、熊怀清、顾存明、黎善玉一个个久经官场、商场,都很会劝酒也很懂得很多喝酒的技巧,但都不会计较李长青以茶代酒,喝酒也没有使诈,反而喝得非常实诚,将与李长青吃饭看成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好意思,出去一趟!”,李长青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陈潮平、熊怀清都停下筷子等李长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李大师,老同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在洗手间门口,一位与李长青年纪相仿的青年男子,惊喜地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呵呵,好久不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认识,高中的班长蒋汉文,但两个人的关系一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家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可经常听到关于你的传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