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封信

    “叶老,刚才漏掉一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保姆将一个白色的信封放在茶几上,拘谨地站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事,你去忙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叶济慈看眼桌上的信封,挥挥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等保姆离开后,叶济慈咀嚼着茶叶不紧不慢拆开信封,重新戴上厚厚的老花镜,将信纸铺开,“想法很大胆,可惜没有科学常识!电磁场怎么可能有正负之分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到信的标题,叶济慈同样觉得非常荒谬,但闲来无事就继续看下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咦,有点意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谁究竟是谁开创电磁场领域的新时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叶济慈刚开始觉得有趣,脸上带着笑意,当看到李长青详细、规范、科学的实验步骤后,不由自主地认同正负电磁场理论,心里犹如遭受重炮轰击,彻底颠覆他对电磁场的认知,读到最后李长青经过大量实验数据总结出的电磁场性质,以叶济慈的科学素养立即明白单一属性电磁场的在应用领域的意义,从惊讶到震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对国家的国防科技、人民生活影响太大,必须立即上交给国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事关重大,叶济慈作为一名久经考验的党员,觉悟非常高,拿起手机打算给某位每天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重大人物打电话,说明情况好让国家做出安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行,实在太离谱了,得再确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电话放到耳边,叶济慈又放下,仍在迟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虽然有些地方需要用大数据分析,但单从整体上来看正负电磁场理论绝对正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叶济慈仔仔细细地将信里的内容看数遍,都得出肯定的答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时间紧迫,叶济慈不再犹豫,向那位每天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重大人物陈述正负电磁场理论对整个国家乃至世界格局的影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叶济慈在物理科学领域的享有盛誉,说话很有分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位重大人物很重视叶济慈的话,立即成立专项小组,亲自担任组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谷阳县、岭下乡、李家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老身体好转,坐在场地上晒太阳,回味李长青的读书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爷爷,电话,说有事找你,好像很重要的样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个很奇怪的号码,周舒桐猜到从哪里打出来的,将手机给周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老,身体还好吧”,电话里传出个低沉的声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哈哈,碰到一位奇人,不但病情痊愈,身体爽朗很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老清楚电话那头的人日理万机,绝不会无缘无故地给自己一个半只脚踏入坟墓的人打电话,但可能事情非常隐秘,不好多问,静待对方说出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身体好就行,现在有个关于电磁场的项目,周老在这个领域绝对的权威,国家需要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平稳,好像就算天塌下来都不会惊慌,语气显得非常认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听从安排!”,周老知道事情不简单,且能让那人直接通知自己,保密级别绝对很高,严肃地回答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等下有人来接你,你做好准备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嘟嘟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电话里传出忙音,周老把手机还给周舒桐,背着手在村里走一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山,好水,好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老叹口气:“真是个好地方,可惜要走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回到李大江家里,周老给李长青留一封信,不外乎感激之情,突然不辞而别的歉意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舒桐,等下你跟关先生回津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老将写好的信交到李大江手里,托李大江给李长青,然后用不容拒绝的口气对周舒桐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爷爷,您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舒桐知道跟刚才接到的电话有关,本不该问但出于对周老的关心,忍不住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很重要的事情!”,周老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是您的身体才好,需要有人照顾呢!”,周舒桐担忧地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放心吧,有人照顾的!”,周老宽慰地笑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舒桐很清楚爷爷的性子,看似温和其实很倔,就不在说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过多久,就有一辆黑色轿车来到李家坳,停在李大江家门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老头也不回,直接上车离开李家坳,不知道去往了何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徐渊博同样接到电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徐渊博挂掉电话后,给叶济慈打个电话询问相关情况,两人的私交不错,徐渊博磨破嘴皮,叶济慈才透漏七个字,“正负电磁场理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正负电磁场理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虽然正负电磁场理论听着就很荒谬,但到这种时候,徐渊博不会怀疑它的正确性,而是想到他早上收到的一封信,那封看一眼就被他丢到垃圾桶里的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会这么凑巧吧!”,徐渊博心中一悸,立即蹲下身子伸出双手在垃圾桶里翻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是这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由于丢掉的垃圾信封太多,徐渊博找了几分钟才找到李长青寄的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拉上窗帘,将门反锁,小心翼翼地读李长青寄来的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太不可思议了,按照信里给出的数据,正确性应该在百分之旦得到验证,绝对可以说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徐渊博庆幸自己只是把信丢在垃圾桶,而没有撕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究竟是谁寄来的”,徐渊博想到早上自己只看一眼就将信丢掉,颇为惭愧,但心中疑问重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封信,上达天听,搅动风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始作俑者李长青在山上读完书,坐在竹林里,五脏的精气按照中的路线转化成一股真气存储在肚脐下的丹田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天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一千一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时间不够用,李长青依然很从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次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在李家坳读完书,照例到李大江家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爷爷,他昨天就走啦,有封信在大江叔那里!”,周舒桐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嗯!”,李长青点点头,接过李大江手里的信,看完后将目光投向北方的天空,“信应该到了燕京,周老身为华夏物理协会的荣誉理事长,又是电磁波领域的泰山北斗,果然被召回去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今天,我也要回津港市啦!”8)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