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推拿

    空气中携带着花香,沁人心脾。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沐浴着金色阳光,张开双臂脸上露出舒服的笑容,似乎欲将整片山林拥入怀抱,全身心融入钟南山的晚景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惯看钟南的日出日落,此时依然觉得赏心悦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最美不过夕阳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该下山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从远处收回目光,对沉浸在大自然中的周舒桐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实在太美啦,可以帮我拍张照片再走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风景如画,周舒桐舍不得离开,双手握着手机,可怜巴巴地望着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嗯!”,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谢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兴高采烈地解锁手机屏幕,点开照相机交到李长青手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准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将镜头对准周舒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镜头中,周舒桐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笑靥如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钟南山外围的小山丘都染上红色的光芒,整个背景看上去非常唯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咔!”,画面在手机里定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给!”,李长青将手机塞到周舒桐手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拍得很好嘛,怎么不多拍几张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山路难行,现在已经很晚,不能再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额,我们两个自拍一张合照行不行,最后一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下次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第四峰,山高路险,李长青不想再耽误时间,委婉拒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第一次品尝到拒绝的滋味,嘟着嘴闷闷不乐地跟在李长青身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上山容易,下山难。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到第三峰的时候,天色暗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太阳下山,山里的湿气加重,路容易滑,小心摔倒!”,李长青叮嘱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小看人,你行我就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对李长青拒绝合影的事耿耿于怀,很不服气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行就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你、你……”,周舒桐语塞。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也不理会,继续前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到第一峰,可以见到后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怎么样,不比你差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经常运动,身体素质很好,翻过一座大山尚有余力,得意地对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行百里者半九十,只有到终点才算完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哎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的话音刚落,周舒桐脚底泥土下滑,哀嚎一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扭到脚?”,李长青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羞红着脸,点点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试试能不能站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嘶……,好痛,可能伤到筋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脸色惨白,冷汗淋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蹲下身子,握住周舒桐的脚后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周舒桐诧异的目光中,不声不响地将周舒桐的鞋子脱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脚踝红中带紫,肿得很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有骨折,但有些淤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用大拇指、食指按在周舒桐的关节上,检查后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快点好的方法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虽然现在比较开放,且李长青在视察伤势,周舒桐倒很大方,望着李长青的眼睛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可能会有点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咬咬牙,目光坚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推拿在中医里博大精深,单在人的后脚跟上就有很多穴位,有的穴位对治疗神经性呕吐、慢性胃炎、前列腺等都有好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的手指并拢合在一起,中间呈空心,有节奏地拍打周舒桐红肿的脚踝,将表层的淤血驱散,接着指骨按压昆仑穴、申脉,疏通经脉活血化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后脚跟上的穴位很细微,而且每个人都有差异。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李长青已经将《难经》研究透彻,能够准确找准穴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略微感觉有点痛,外踝与跟腱间的凹陷处涌现出一股热流,蔓延到红肿的伤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怎么样?”,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很多了,勉强能站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伤筋动骨一百天,在李长青的推拿下,周舒桐脚轻松许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估计现在还不能受力,我背你下去吧!”,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谢谢啦,向你道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清楚因为自己的小性子才会有拖到这么晚,愧疚地向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蹲在地上,淡淡一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趴在李长青的背上,非常的平稳,没有任何颠簸,心里思绪万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二十几年的岁月中,周舒桐一直是天之娇女,标准的白富美,追求者甚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李长青一样特别的人,不仅对自己不假颜色,且明明在数学、国学、医学等领域都有很高的造诣,却隐居在深山老林里,就像山里的一阵风又像天边的一朵云,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每天坚持在文武堂拉弓,身体素质非常好,在山路上走得非常稳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翻过第一峰、后山,李长青将周舒桐送回李大江的家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舒桐,你这这是?”,周老先生关切地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山上脚扭了一下,李先生帮我揉一下好很多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心情不错,很明媚地回答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事就好!”,周老先生听着放心很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等下再给你送点草药过来敷在伤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说完又回到钟南山下的小木屋,在平日里采集的药材里根据《汤头歌》调制出一幅专治跌打特效药,借着月色下山给周舒桐辅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午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读完书,仍然精神奕奕,就进人诸子百家的天工阁丁字号实验室,继续研究电磁场与风水气场间的关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普通情况下,电磁场与风水气场一般,都没有阴阳正负之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必须模拟出如阴煞穴般的环境,才有可能将电磁场的正负分离出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丁字号实验室的实验器材比地球先进,李长青可以将自己的构思在模拟器中实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不知疲倦地尝试无数次,才慢慢摸到方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清晨,李长青带副新药下山给周舒桐换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真的很神奇,敷完你昨晚的药,睡一觉后基本消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以前也有扭伤过,没有十天半个月不可能好,而这次一晚上就好得差不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比较幸运,没有伤到骨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的手法活血化瘀不难,伤到骨头就只能静养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主要是李先生的医术很高超,我现在基本自己能走路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还得好好休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事,李先生是去李家坳读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也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舒桐反背着手,兴致高昂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听李先生的话,在家休息不要乱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老先生神情担忧,宠溺着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昨天错过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去了!”,周舒桐却似乎非去不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