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零一章 青囊奥语(第一更)

    “谢谢李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善玉此行目的达成,欣喜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稍等一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对黎善玉说完,回到钟南山挖几株妙蛙草装在药框里带给黎善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金珠药业的一千多名员工,都不会忘记您的恩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善玉抱着药框如释重负,由衷地对李长青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呵呵,妙蛙草可不是免费的!”,李长青微笑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妙蛙草有价无市,您愿意卖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来前就准备了一百万,直接打到您的账户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善玉清楚妙蛙草的价值,毫不吝啬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走吧,去你的新厂房看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主要是想用卖妙蛙草的钱兑换更多的金币,来完成种植一亩灵草的任务,倒不是真地想要挣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的!灯芯止血胶囊在市场上的反响很好,接到大量的订单。但旧厂房的设备陈旧、面积较小,跟不上生产速度,所以才建新厂房的,谁知道会出这种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上车后,黎善玉向李长青讲述事情的缘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新厂房建在哪里?”,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县里开发区都已经规划好了,而且新厂房的面积占地面积比较大,没有可用的土地,就正好趁这机会把厂房搬到我的老家南石镇七里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实黎善玉早就有把金珠药业搬到七里村的想法,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契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七里村在谷阳县的北面,属于丘陵地貌,有众多的小山包。村里的居民基本上都是金珠药业的骨干,跟着挣了不少钱,在整个温安市都是有名的富裕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南石镇到七里村的路段比县级公路都要宽敞,车辆平稳地行驶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视眼非常开阔,正前方有三座山丘排列的形状就像是口字少了底下一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前面应该就是七里村吧!”,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师来过七里村?”,黎善玉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猜的!”,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师厉害了,没来过都能猜到!看见前面的三座山没,那就是七里山!山的左边是七里村,右边是新建的员工宿舍,三座山中间就是新建的厂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善玉说到七里村洋溢着自豪的表情,向李长青介绍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厂址是谁选的?”,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嘿嘿,李师,说出来不怕你笑话,请的咱们谷阳县风水大师付德山!当初谷阳县一中搬到新校区后,高考成绩一年比一年差,最后经过风水大师付德山的指点在校门口载四棵桂花树,第二年县一中的高考成绩就变好了!您是国际数学家可能不相信风水,但这个东西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生意人就图个吉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善玉笃信风水,担心李长青难以接受,解释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新一中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就毕业于新一中,对黎善玉说的略有了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以前在老一中的时候,每年都有一两位学生能考上水木大学、燕京大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自从搬到新一中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考上水木、燕京两所大学,上一本线的人都比以前要少一些,种上四棵桂花树后确实有所起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怎么了?”,黎善玉见李长青的表情很古怪,疑惑地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事!”,李长青摇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您不见怪就好!”,黎善玉尴尬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以前李长青确实认为风水学说是子虚乌有的,但开启阴阳家职业研读《青囊奥语》后,对风水有新的理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风水是古代先哲们研究天文地理与人类休养生息的一门学问,其核心是气场的优选和优化组合,一种有关环境与人的学问,理论与实践的综合体,主要可分为阳宅和阴宅两大部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阳宅是活人的居住活动场所,阴宅是死人的墓穴。风水理论有形势派和理气派之分,前者重在以山川形势论吉凶,后者重在以阴阳、卦理论吉凶。风水的核心是“生气”,概念十分复杂,涉及龙脉、明堂、穴位、河流、方向等,对时间、方位、地点都有讲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金珠药业的新厂房三面环山中间平坦,正前方有一条小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青囊奥语》的备注里云:“一空三闭是豪家,三空一闭乱如麻;若通闭里求空法,立地珍珠满鹿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坐后有靠山,前向明堂有水,前有照,后有靠,风水格局非常不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到小河往里一千米有个十字路口,正前方就是金珠药业的新厂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厂房占地面积几千亩,整齐规划,竖着有三列房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中间首排有栋高楼,是金珠药业的综合行政楼,相对于其他厂房显得气派堂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善玉的车还有十几米远,门卫室里的保安就将大门打开迎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车停在综合行政楼前,黎善玉先下车帮李长青打开车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楼前的台阶上几位金珠药业的高管正跟一位留着长发蓄着胡须的中年男子交谈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车里的年轻人是哪家的公子哥谁?黎总竟然亲自帮他开车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中年男子见到这一幕,内心非常惊讶地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家坳的国学大师李长青,正是他帮我们金珠药业分离出去氢灯芯草酚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金珠药业高管们经常听黎善玉提到李家坳的国学大师李长青,都跟着去听过李长青读书,对李长青即感激又敬佩,似乎没有任何意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国学大师?”,中年男子本想上去搭下门路,听后有丝轻蔑,但没有完全表现出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师,这几位是我们金珠药业的高管!”,黎善玉向李长青介绍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您可是我们金珠药业的恩人,总算有机会当面向您道一声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管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李长青,都非常真挚地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客气!”,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中年男子见李长青一来就盖过他风头,脸色拉下来有些不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位就是咱们谷阳县的风水大师付德山先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善玉注意到付德山的脸色,也不敢得罪,向李长青介绍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嗯!”,付德山轻轻地应一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远祥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善玉扫视一眼,不悦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远祥是金珠药业的副总,主要负责管理销售业务,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