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章 邹子(求订阅)

    钟南山下,木屋草棚。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将三本旧书摊开在桌子上,纸张有破损且泛着黄色。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每本书都没有封面,最小的一本书中间鼓起。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大概地翻看下,两本尺寸较大的书分别记载着风水、相术。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而最小的一本书上则记载着五行,中夹着一块圆形玉佩,佩玉有乳白、深绿两种颜色呈太极状,就像是两条鱼在水里追逐玩耍。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秦大爷同时懂得五行风水相术,刮风的时候能够让花草、树木的叶子不动,自己的衣服却在动,说明肯定有一定水准,怎么默默无闻得在一座废弃的茶场当门卫呢?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难道说东风茶场有什么未知的秘密,秦大爷就是守护人?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只是略微有些好奇,心中很快释然,随手拿起太极玉佩。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宿主获得传承信物,符合阴阳家职业开启条件,正在开启中……”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诸子百家地图自主放大,冒出一座‘太极’两个字的宫殿。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宫殿左边有一条河,寓意着青龙;右边是一条宽大的马路,寓意着白虎;背后是一座高山,寓意着玄武;前面是一个小湖,寓意着朱雀。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则出现在太极宫朱红色的大门外,宫门缓缓拉开。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一位穿着蓝色布衣裹着头巾的老者身后跟着三位白袍中年男子,四人一前三后走出宫门。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老夫邹衍,喜得小友开启阴阳家职业。”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老者挂着白色络腮胡,但身形健壮,满脸笑容地对李长青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晚辈慕名已久!”,李长青对邹衍行一礼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邹衍是战国时期,阴阳学派的代表人物,人称‘邹子’。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现实社会中邹衍所有的著作都已失传,故而名声不显,但邹衍相对于其他诸子亦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阴阳学说博大精深包容万物,在你所处的社会却流传不多。鉴于小友已经获得部分五行、风水、相术学说残本,就以五行、风水、相术入门吧。”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邹衍说着,身后的三位中年男子各自奉上一本书。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好的!”,李长青恭敬地接过书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他们三位各有所长,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可以问他们。等你将手中的三本书领悟后,可以传授你新的知识,望你勤加努力把我们阴阳家一脉发扬光大!”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邹衍言语间对李长青给予厚望,语重心长地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晚辈竭力而为!”,李长青诚恳地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嗯,去吧!”,邹衍摆摆手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重新回到钟南山下的草棚,手里抱着三本崭新的书。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书的封面蓝底白框,上面写着《五行大义》、《青囊奥语》、《麻衣相法》。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秦大爷赠送的三本书只是残本,普通人即使得到也难以理解其中的内容。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的优势不仅在于每本书都有详细的注解,而且站在邹衍身后的三位中年人分别是《五行大义》的作者萧吉、《青囊奥语》的作者杨筠松、《麻衣相法》的作者麻衣道者,直接由秘籍的创作者来指导,简直就是外挂般的存在。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林间的鸟儿低飞,天色变得有些暗淡。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清冷的山风吹拂着竹林,黄色的兰花摇摆出婀娜的舞姿。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一道紫色闪电划破长空,紧接着传来一道闷雷,倾盆大雨挥洒而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在草棚下架起火堆,兴趣盎然地读着《青囊奥语》。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坤壬乙,巨门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破军;巽辰亥,尽是武曲位;甲癸申,贪狼一路行。左为阳,子丑至戌亥。右为阴,午巳至申未。雌与雄,交会合玄空,雄与雌,玄空卦内寻。山与水,俱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内容晦涩难懂,李长青逐字逐句地看备注才能勉强明白其中的意思。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风雨过后,碧空如洗,青山如黛。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山外挂着一道七色彩虹,有几只鸟儿在空中盘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翠竹的叶子经历洗涤后更加的碧绿,兰花有几片黄色的花瓣零落在泥土里。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欢欢、喜喜慵懒地依偎在火堆旁,吐出粉红的小舌头舔着自己的爪子。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依旧在火堆旁看着书,直到晚霞染红天空。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山里的生活清净,时日似乎更短,已至七月初。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期间,刘旭阳的山野农家乐生意异常火爆,经常来山上与李长青一起收割蔬菜。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让刘旭阳直接把钱转到自己的账户里,李长青再转到许行的账户。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兑换了十几枚金币,又购买了一包月华草的种子。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长青在钟南山上已经种植了妙蛙草、日饲草、月华草共三种灵草,但距离种植一亩灵草的任务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到村里来拜访李长青的人依旧很多,但除少数人外基本都被李长青给回绝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清晨,李长青在李家坳小学读完书,黎善玉早提着礼品在李长青家里等候着。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李师,出事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黎善玉来回地踱步,见到李长青后神色焦急上前地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不要着急,有事慢慢说!”,李长青和风细雨般对黎善玉说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您上次用妙蛙草种子的提取液的帮我们分离出去氢灯芯草酚,成品灯芯止血胶囊上市后反响不错,现在已经是金珠药业的主打产品!我们按照您指示的方法培育妙蛙草,一直也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是搬到新厂房后,所有的妙蛙草都枯萎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妙蛙草是提取去氢灯芯草酚的主要一环,没有妙蛙草种子的提取液,金珠药业的主打产品灯芯止血胶囊就要陷入停产,而且黎善玉接了大量的灯芯止血胶囊的订单,如果不能按时交付,到时候后要双倍赔偿客服的定金,所以黎善玉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冲冲忙忙地跑到李家坳寻求李长青的帮助。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搬到新厂后室内模拟环境、培养液都没有问题?”,李长青问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已经核实过了,都是按照您的标准来的!”,黎善玉非常肯定的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嗯!山上还有妙蛙草,我给你带几株过去先应急!但一般来说,成熟的妙蛙草是不容易死亡的,可能存在什么隐患,具体情况得到现场看过后才能清楚!”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单凭黎善玉的描述,即便李长青对妙蛙草的生活习性很了解也找不出问题所在。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