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十章 采茶(求订阅)(求月票)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执的黑子,将白子团团围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黑子如大军压境,白子岌岌可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范西屏眉头深锁,专注地思考着破解之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无奈白子日薄西山,气数已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即便范西屏是国手,也难以力挽狂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长青,你赢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范西屏潇洒一笑,把手里的棋子洒在棋盘上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范老承让!”,李长青拱手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九宫八卦阵确实不同凡响,棋盘是你的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范西屏将棋盘给整理好,递给给李长青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感谢范老!”,李长青收好棋盘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其实李长青能赢范西屏,有部分原因是范西屏有意让李长青布置成九宫八卦阵。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否则,范西屏可以在李长青布阵的初期进行干扰,李长青就不一定能布置成九宫八卦阵,更谈不上将范西屏困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过李长青的围棋水平虽然距离国手有一段距离,但也到达炉火纯青的境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钟南山草棚下,李长青把玩着赢来的棋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棋子温良如玉,黑子温暖、白子冰凉,摸着提神醒脑非常舒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夜幕降临后,狼群准时出现在山坡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抱着一卷书,沉醉其中摇头晃脑地读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狼群坐在山坡上静静地听着,比以往多几分灵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夜空中的群星渐渐隐去,红日犹如害羞的小姑娘半遮半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村里的公鸡还没开始打鸣,李长青却在迎着晨风读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声琅琅,青山无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读完书后,扛着锄头去钟南山下锄草、浇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忙完地里的活后,挑选一块光照充足的地种植日饲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一包种子只有几十粒,离完成种植一亩灵草的任务相差甚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轻车熟路地将日饲草种植好,带着韭菜去李家坳小学读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已而后非诸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菑必逮夫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意为自己先做到的而后再要求别人去做,不该做的自己先不做而后再要求别人不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自身存有不能以己量人的心、而能够说服别人的人,是不存在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喜欢别人不喜欢的,厌恶别人喜欢的,这叫做违背人的性情,灾难一定会降临到他身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在茫茫的听众中,来自钓鱼爱好者协会的人聚集在一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初次领略李长青的读书声,都叹为观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每一句话的真义都尽数于胸,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省以前的行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杜启明在人群中,目光灼灼心有所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长青则回到钟南山,研读着《易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家坳小学,每周五下午都有一节劳动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往常沈若琳都是教同学们剪纸,时间长就显得有些单调乏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沈老师,剪纸我们都学会了,可以去户外活动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以前上劳动课,老师就带我们去东风茶厂采茶,做勤工俭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孩子们跟着李长青读书,懂得许多道理,但爱玩是孩子们的天性,在教室里呆久了,就想出去透透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们想去东风茶厂采茶吗?”,沈若琳知道孩子们想去山上玩,故意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想!”,学生们一口同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东风茶厂的蛇很多,到山上去的话一定只能在厂房后面的茶区活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沈若琳来李家坳大半年,对东风茶场的传闻并不陌生,特意叮嘱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学生们都欣喜地点点头,欢呼雀跃忘乎所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云城觉得有些不妥,一旦出现意外可负责不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见到孩子们兴高采烈的表情,孟云城就忍住没有多说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且东风茶场以土蝮蛇居多,在谷阳县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毒蛇,治疗方法比较成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学生们站好队伍,沈若琳、孟云城前后压阵,抵达东风茶厂。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定只能在厂房后面的茶区活动!”,秦大爷走出来扫一眼冷冷地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嗯嗯,我会看紧他们的!”,沈若琳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上茶山后,学生们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好在沈若琳严防死守,学生们都只在指定的范围内活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两个小时候过后采茶结束,沈若琳跟孟云城分工称每位学生采摘的重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月虎走在在厂房后面山区的山脊上,看到另外一半的山脚下一棵松树上缠绕着一株绿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绿藤上长满长长的刺,结着红色的小果子,看上去非常诱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前进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满树鲜红的刺泡吞着口水,不自觉地跨越禁区向绿藤走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云城在忙着称学生们采摘茶叶的重量,沈若琳负责记录,没有注意到李前进的举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师,李月虎不听话,跑到山的另一边去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前进称完采的茶后,看到李月虎的正站着松树下摘着鲜红的刺泡,报告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云城、沈若琳听着一惊,立即放下手中的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月虎,赶快上来!”,孟云城严厉地喊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刺泡又大又甜,好好吃,摘完就上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月虎吃着美味的刺泡舍不得离开,含糊地答道,没有半点离开的样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在长满红色刺泡的绿藤下,盘踞着一条黄白相间的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三角形的舌头不停地吐着紫色的信子,散发出危险信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月虎,不要摘了,危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沈若琳知道很多人在东风茶场寻找古董的人都被蛇咬了,心都悬到嗓子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上!”,李月虎焦急地撸着绿藤上的红色刺泡答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藤的大幅摆动刺激黄白蛇,如离弦之箭猛地咬在李月虎的小腿肚子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啊!”,李月虎一声惨呼,见一条黄白相间的蛇从草丛中逃串而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孟云城、沈若琳再也顾不得危险,朝着李月虎冲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月虎,你怎么了?”,孟云城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蛇…咬我腿上!”,李月虎吓坏了,哆嗦着回答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见蛇长什么样子了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每种蛇的救治方法都不一样,沈若琳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三角形的脑袋、黄白色的身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月虎脸色有些发白,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勉强坚持说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是土蝮蛇!”,孟云城心里一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先打急救电话,送到县里去吧!”,沈若琳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