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九章 狼群,同学(求订阅)(求月票)

    喧闹隐去,山空林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夜空月光皎洁,银辉倾泻而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小木屋附近的一处山坡上,出现十二双绿幽幽的眼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中有一头身材壮硕的灰狼站在石头上,眺望着小木屋的方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嗷~”,灰狼对着明月仰天长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嗷~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狼群也跟着灰狼啸月,嚎叫声此起彼伏,惊起林间的山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正埋头研究《难经》,朝着声音出来的地方望一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树林外的山坡上,灰狼威风凛凛地傲立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呵呵,狼群里的头狼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没想到灰狼离开后会带着一群狼回来,带着玩味的笑意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灰狼似乎意识到李长青在望他,对着月亮叫得更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收起《难经》,面向狼群所在的山头诵读《大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的读书声蕴含着浩然正气,声音不大但传播得很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灰狼听到读书声后蹲坐在石头上,后面的狼群也效仿灰狼蹲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群狼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李长青读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山里其他的小动物才敢探出脑袋,谨慎地打量着周围的坏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将《大学》读完后,转身走进草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灰狼则趴在地上低着头,其他的狼都跟着照做,有如学生对夫子的敬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家坳小学的记者们基本都已离去,钟南山重新恢复清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在李家坳小学读完书后,就回到钟南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等到夜晚时分,灰狼再次带着狼群来到山坡上对月长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读书时,狼群就会认真地听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读完后,狼群匍匐在地上以示恭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黎明的曙光再次来临,李长青穿过树林打算去钟南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树林外的入口处,摆放着一只野兔。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野兔身上的血迹尚未干枯,应该刚死不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野兔身上的伤痕来看,极有可能死于狼群之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将野兔捡起来放到蛇皮袋里,割完韭菜后去李家坳小学,顺便把野兔送回家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娃,你这野兔哪里来的?”,刘翠娥提着兔子的耳朵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自己送上门来的!”,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哥,只听说过天上掉馅饼,这掉兔子还是第一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红豆跑到李长青家吃早饭,端着碗面条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青哥,本来走地就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们两兄妹真是冤家,见面就喜欢抬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哦哦,对啦!青娃,你是不是有个叫刘旭阳的同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翠娥无奈地笑看着李长青、李红豆,突然想起一件事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啊,高中同学!前段时间在谷阳县城还见过一次,怎么了?”,李长青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孩子昨天拿些东西来咱们家,说找你有事!”,刘翠娥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嗯,知道啦!”,李长青点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读完书后先回家一趟,在家等等他!要不然,谁也找不到你!”,刘翠娥叮嘱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家坳小学依旧人满为患,李长青读完书后特意回到家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约莫十几分钟后,刘旭阳提着些水果来到李长青家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这孩子,昨天来就买东西过来的,怎么又带着来呢?”,刘翠娥责怪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哈哈,阿姨!昨天是昨天的,今天是今天的!”,刘旭阳笑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旭阳,咱们两个的关系不用客气!”,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子!你现在可了不得,见你一面真不容易!”,刘旭阳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来过好几次吗?”,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上次再文化广场知道你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后,就一直想找你聊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第一次过来,在下面跟着你读书,醒来你就不见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昨天过来也一样,要不是阿姨帮忙,今天也还不到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旭阳犹如深闺怨妇般,倾诉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山里事多,赶着农活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忍住笑意,对刘旭阳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说道你干农活就来气,上次见面你说自己在家种菜,结果种的是五十块钱斤的韭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还说什么以前想当医生是想治疗身体上的疾病,后来发现世上心理有病的人更多,想专攻精神科,结果是国学大师宣扬圣贤之道教化世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子,你要是就这样也就算啦!好家伙,你还证明世界三大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兄弟,你说你是不是要上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旭阳用个排比句,语势磅礴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哈哈,旭阳!你要是以前读书的时候有这口才,语文老师睡着都能笑醒!”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见刘旭阳眉飞色舞的说着,笑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咱是不能跟你这个学霸君比……”,刘旭阳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旭阳,你的农家乐开得怎么样呢?”,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现在的农家乐实不要太多,开业半个多月,一点生意都没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旭阳想着自己败退淞沪市,回到家里已经没有退路,有些沮丧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咱们不是说好的,我种菜你来卖吗?”,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子,你的菜我可买不起……”,刘旭阳想着李长青的天价菜撇撇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在山上种的白菜、萝卜、辣椒、黄瓜都基本成熟,可以专供到你的店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等你营利后,再把菜钱给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清楚刘旭阳的困境,提出一种方案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兄弟,谢谢啦!”,刘旭光目光含着泪水感激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旭阳,先别忙着谢我,还没告诉你价格呢!”,李长青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子,你说吧,我有心里准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旭阳知道李长青的菜价肯定不便宜,深吸一口气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白菜三十、辣椒四十五、萝卜四十、黄瓜三十五!”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卖给刘旭阳稍微便宜一点,但比市场上的价格却高出不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子,咱们谷阳县的白菜只要几毛钱一斤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刘旭阳本做好心理准备,听到价格后仍然忍不住惊呼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旭阳,到时候你把菜的价格定高一点就可以回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每天的灵水可不是白浇灌的,李长青对自己种植的白菜、萝卜、辣椒、黄瓜很有自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