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十九章 切而知之谓之巧

    李长青骑着破摩托车,去岭下乡买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谷阳县城,阳光花园,某栋三层,居民房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位身材高大留着短发的中年男子,焦躁不安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吴,你这走来走去的,我眼睛都花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刘玉莲脸色苍白的躺在沙发上,脑袋上的头发稀疏,疲惫地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燕京可能有这方面的专家,要不咱们再去看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吴雄波有些不甘心,不肯放弃希望,劝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江汉那么多家医院,都没査出什么原因,算啦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刘玉莲一个月前开始失眠多梦、掉头发,做过多项检查也没个结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你都憔悴成什么样?怎么忍心让你去山里干等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吴雄波跟刘玉莲是患难夫妻,瞧着有些心疼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呵呵,说不定山里环境好,住一段时间自己痊愈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哎,去吧!要是没效果,带你去燕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从岭下乡买菜回来没多久,就听见汽车的鸣笛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娃,你大姨他们来啦!”,李大海在外面喊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姨父、大姨!”,李长青出门打招呼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姐,你有好点没?”,刘翠娥也从厨房出来关心地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还是那样,睡不着觉、爱做噩梦,头发一抓一大把!”,刘玉莲无奈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娃,上次的事不要介意。”,吴雄波瓮声瓮气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等姨身体好一些,再给你介绍个对象。”,刘玉莲挤出一丝笑意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没事的,强求不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对胡晓静没什么感觉,自然怨不得吴雄波、刘玉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娃,有相好的呢!”,刘翠娥得意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李长青满头黑线,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有相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谁家的闺女,这么有福气?”,刘玉莲好奇地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城里来支教的沈老师,知书达理人有漂亮!”,刘翠娥已经认准沈若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别乱说,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李长青好笑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沈经常到山里小木屋去找你,孤男寡女的能做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有道是明骚易躲、暗骚难防,李大海猛地来一句道,语惊四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以如今的修养,竟无言以对,差点直接破功,对李大海刮目相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诶,说到这,李家坳小学来位国学大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吴雄波近一个月几乎都待在省城,才回来就听到深山里书声的传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国学大师?没听说过!”,刘翠娥摇摇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会吧,听朋友说,有国学大师在李家坳诵读儒家经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有些不孝顺的人能从中感悟到孝道,有些不善于待人接物的人从中学会处世之道,甚至有些老师从中学会怎么教育学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据说大师读完书后,就开始卖韭菜,五十元一斤,还经常抢不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说得有模有样的,害我还差点信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吴雄波回谷阳县后,饭局上都在讨论深山里的读书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吴雄波没有亲眼见过,不太相信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哈哈,你是说在李家坳读书的人?”,刘翠娥大笑着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是啊!”,吴雄波疑惑地回答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刘翠娥指着李长青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娃?你就是传说中的国学大师?”,吴雄波惊讶地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国学大师可不敢当,只不过是领着大家读读书、卖韭菜而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拒绝去文化广场讲学,想尽量低调可却事与愿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小子真有那么厉害?”,吴雄波看着李长青长大的怀疑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人夸大其词罢了!”,李长青毫不在意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来你小子真有些不同,难怪顾局长会到山里请你三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吴雄波眯着眼打量李长青道,不敢想象国学大师竟然是自己的姨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且顾存明成为常务副县长基本已成定局,将来的道路还很广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呵呵,只是前两次恰好不在!”,李长青微微一笑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的韭菜五十块一斤为什么会有人买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钟南山下的韭菜能缓解大姨的病情,就不会觉得贵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的韭菜能缓解你大姨的病情?”,吴雄波激动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李长青点点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脱发的病因有许多种,中西医阐述的角度不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西医认为与遗传因素、自身免疫、慢性中毒、内分泌功能失调、应激能力低下、微量元素缺乏、精神过度紧张等有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从中医的角度来说,是心血虚弱、肝血不足,以致血虚生风,风胜生燥不能营养肌肤、毛发,或者气机不畅,以致气滞血瘀,发失所养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具体情况很复杂,得从多方面分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刘玉莲在汉江做过多项检查,没能查出根本原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见身体的病情很复杂,并不是由一两种原因造成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韭菜能健脾开胃,补肾壮气,可以稍微改善一下刘玉莲的身体状况。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娃,要不你给大姨瞧瞧?”刘玉莲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医院都是用高科设备检查,青娃现在什么都没有,能有什么办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吴雄波震惊于李长青的书声,但还是保持理智,不至于病急乱投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以前主攻胸外和,跟失眠多梦、脱发没有任何关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以试试!”,李长青点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需要什么设备么?”,吴雄波疑惑地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双手就可以啦!”,李长青伸出自己的右手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姨的病都是身体内部的,用手怎么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切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于《难经》第六十一难云: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脉而知之谓之巧。何谓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望而知之者,望见其五色,以知其病。闻而知之者,闻其五音,以别其病。问而知之者,问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脉而知之者,诊其寸口,视其虚实,以知其病,病在何脏腑也。经言,以外知之曰圣,以内知之曰神,此之谓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难经》开篇第一到二十二难,用很大篇幅来讲述脉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吴雄波听着眼睛冒出亮光,心里生出奢望奇迹发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开启医家职业后,第一次在实际中运用,凝神静气尽量做到最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