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六章 品茶论道,国画山水

    碧波荡漾一抹香,茶不醉人人自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云城细嗅着茶香,露出副十分沉醉的表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长青喝茶很随意,孟云城却接受过完整茶道教育。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一杯茶分三口,第一口试茶温,第二口品茶香,第三口才是饮茶。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呷茶入口,茶汤在口中回旋,顿觉口鼻生香。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毛尖的香馨醇厚,绿叶的清和鲜甜一切尽在不言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云城轻轻地浅尝感受水温,入口温烫却又恰到好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接着又抿第二口,浓烈的茶香从舌苔散发到唇齿之间充满整个口腔直冲脑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云城再也把持不住,将整杯茶如牛饮水喝掉一大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犹如沐浴着春风,走在长满青草的田野上,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好茶!李兄在哪里买的,可否相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云城喝过很多茶,但能比得眼前的却一种也没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自己在山上种植的普通山茶!”,李长青指着不远处地一片茶山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每次去东风茶场给老秦送韭菜,李长青都会带回几棵茶树,已经占据一片小山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自己在山上种植的普通山茶,能有这种的香味”,孟云城惊讶地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能是地理位置比较好吧!”,李长青淡淡地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兄,你本身是一名医生,却国学造诣非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拒绝去县城讲书,却愿意在深山里的小学当校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表面上看着很普通的茶,却有着极致的浓香。”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像是李兄,有大本事,却隐居在深山老林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云城眯着眼审视李长青良久,看不出端倪疑惑地叹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只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已。”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长青与颜回很熟,从其身上学习到诸多优点,对孟云城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兄富贵可求,为什么要弃如敝履呢莫非是消极避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云城对李长青的答案并不满意,继续针锋相对地问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钟南山上有鸟,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长青立志为往圣继绝学,不沉淀一番又如何能做到呢,对孟云城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两人在竹林下兰花旁,饮着清茶闻着花香,引经据典谈论着其中的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长青对《论语》、《大学》、《中庸》的独到理解,往往让孟云城赞不绝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孟云城对儒家古典礼仪的阐述,也弥补李长青底蕴不足的缺陷。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云城依依不舍地离开小木屋,李长青一路相送直到到后山。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兄止步,以后常来请教,希望不要嫌烦。”,孟云城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呵呵,欢迎欢迎!”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长青笑着,品茶论道也是一件雅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一夜风雨,李长青给两只黄鼠狼幼崽喂奶后放在自己的房间。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开始试读四书中的《孟子》篇,是孟子弟子门人记录其言行的书。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夫环而攻之,必有德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有利于作战的天气、时令,比不上有利于作战的地理形势,有利于作战的地理形势,比不上作战中的人心所向、内部团结。三里的内城,七里的外城,包围着攻打它却不能取胜。包围着攻打它,必定是得到天气时令的有利条件了。这样却不能取胜,这是因为有利于作战的天气时令比不上有利于作战的地理形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其中有一些篇章,李长青小时候学过,但此时读起来却有更多的深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风停雨歇,太阳初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长青用袋子装好来带着水珠的韭菜,去到李家坳小学。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即便是周六放假休息时间,学生们依旧得来到学校晨读完后能回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兄,早!”,孟云城主动跟李长青打着招呼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兄,早!沈老师去哪呢”,李长青见沈若琳不在问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鲁美国画专业的老师带着学生来写生,沈老师到岭下乡接他们去了。”,孟云城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国画专业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长青与孟云城品茶论道尝到甜头,想着到时候可以同鲁院的老师交流一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兄,还懂国画吗”,孟云城问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略知一二。”,李长青淡淡地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事实上,李长青在洗砚池边用烂数百只毛笔,国画造诣已经炉火纯青。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国画从临摹到写生,临摹以线条为主即国画的勾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选取临摹对象非常关键,否则易误入歧途,一般选取写生手稿、线条勾骨明朗的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竹林中历代名家的手稿极多,李长青选择的是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作为摹本。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黄公望另一本《写山水诀》,阐述画理、画法及布局、意境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为山水画经验创作之谈,对李长青也有很大的帮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写生是尤为重要的阶段,有可能伴随一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主要提炼概括,取其表现物象之生态部分,而非逐一全景照搬。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写生二字,一写一生,要抓住有生机的部分,不但要有生态,更要有灵气。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自然中之自然物一草一木、山间堡垒,皆有生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生机盎然,妙生情趣,彰显性灵。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要有取舍,多者舍之,不足者补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写生不仅仅在于师法自然、技法训练,更是心灵的感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要以己身溶于自然,体验自然、感受自然、悟得自然。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物我合一,以我心写生自然。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正所谓代山川而言,到处皆是生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李长青昨天画《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时,从钟南山中领悟山形气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以说在国画山水领域,李长青已经达到相当高的境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是李长青只是自己苦练,从没跟外界交流过,还不清楚自己的水平而已。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能在右手无名指上形成一层厚厚的茧,应该是长期使用毛笔导致的,可见李兄下的功夫之深,肯定不是略知一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孟云城敏锐地注意到李长青右手的细节,非常自信地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