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空山不见人,但闻书声响

    山林深处,寂静幽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抹斜阳透过层层枝叶,照射在树下的青苔之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圆圆的光斑处在无边的幽暗中,给林间带来一丝暖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阵风起云涌,斜阳转瞬而逝,斑驳的树影恰似昙花一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尽管深山幽静,但也并非一片死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啾啾鸟语,唧唧虫鸣,瑟瑟风声,潺潺水响,相互交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带着顾局等人穿梭在林间,茫茫青山却不见人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石潭边,风景如画,李长青沉浸在书法世界不可自拔,直到手指在石块上磨破皮,留下点点血迹才从中清醒过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石块上的字整体望去有如森然泰山般稳重,细观笔迹又仿佛天边飘荡的浮云。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环顾周边清逸的景色,望着石块上苍劲的字体,怎能不读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意为《大学》的宗旨在于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使人弃旧图新达到最完善的境界,知道应当达到的境界才能够志向坚定,志向坚定才能够镇静不躁,镇静不躁才能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思虑周旋,思虑周旋才能有所收获。每样东西都有根本有枝末,每件事情都有开始有终结。明白这本末始终的道理,就接近事物发展的规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的书声清朗而响亮,在幽静的山谷中传播得极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声中蕴含着《大学》里修身养性端正平和的气息,犹如来自彼岸世界的佛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林间的鸟雀昆虫笼罩在书声营造出的意境之中,竟然都忘记鸣叫静静地聆听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是读书声!”,顾局突然停住脚步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是青娃的声音,顾局长耳力真好,要不是你说,我还没听见呢!”,李建国笑着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顾局点点头没有说话,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李长青的读书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声虚无缥缈,于苍莽群山中不知从何处传来,却又宛若来自灵魂深处的灵性吟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从来没有读过《大学》,此时竟也听得如痴如醉,明悟许多修身齐家的道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顾局平时较为喜爱各种儒家典籍,在所有人中入迷程度最深,有些政治上的疑难问题竟然在书声中迎刃而解。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读书时不拘于形式,折下一根竹枝当做毛笔,在空中边写边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娃把书读神了,就连我这个大老粗都能听懂之乎者也!”,李建国最先从书声中醒过来自言自语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呼,这样的读书声还是第一次听见,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乡镇府的胡干事也醒过来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顾局长?顾局长?”,跟随顾局而来的随从人员见顾局如同老僧入定担忧地喊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我没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顾局将自己的生平所学印证李长青书声中的道理受益良多,心情极好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咦,怎么听不到鸟雀昆虫的叫声呢,真是奇怪?”,胡干事叫惊讶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刚才还有的,难道说鸟雀昆虫都能听懂青娃的读书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事情,极为震惊地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乡的书声虽然神奇,但也不至于到鸟雀都能听懂的地步。不过动物的思维比较单纯,更容易感受到书声中宁静祥和的意韵,所以才会停止鸣叫!”,顾局笑着解释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来顾局长也很懂,难怪非要亲自请青娃到县里去讲书!”,李建国笑着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呵呵,我懂什么呀!老乡才是真正的能人,劳烦继续带路!”,顾局笑着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行,我们到山的那边去看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色渐暗,李建国本有些由犹豫,但见顾局长很坚持只好答应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只好领着顾局等人又翻越一座山峰,还是能听到读书声却依然不见人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顾局长,钟南山实在是太大了,况且太阳马上就要落山,我们最好是趁现在回去!”,顾局的随从人员建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刘乡长还在后山上等着呢,问我好几次什么时候回去了!”,胡干事笑着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山里到晚上很容易迷路,还有些夜行的动物吃来觅食,确实是不安全!”,李建国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行吧,那只好改天再来!”,顾局思忖片刻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沉浸在书声中忘记了时间,腹中传来强烈的饥饿感才察觉到自己所处的环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趁着天边最后一点亮光沿着小溪顺流而下,挑着两捆干柴回到小木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如往常般生火烧水做饭,闲躺在椅子上享受安静祥和的山居生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正在认真地看着书,一只火红色的小松鼠突然跳到书本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家伙的爪子还抱着个不知名的坚果放在书本上,又用鼻子触碰李长青的手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后瞪着大眼睛望眼李长青又望眼书本上的坚果,火红色的大尾巴不停地扫来扫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本以为小松鼠回到山林里去了,没想到又回来了,还给自己送来一个坚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松鼠用充满希翼的小眼神望着李长青,两撇长长的胡须时不时抖动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都不好意思拒绝小松鼠的热情,拿起坚果在桌子上捶碎吃掉其中的可食部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味道类似于野生核桃,但却比野生核桃更好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吃完一个后,以他现在对欲望的控制能力竟也忍不住想吃第二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松鼠见李长青吃完后,跳到昨天喝水的碗上,发出‘咕咕’的叫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会意,知道小松鼠是想喝灵水,掏出聚灵壶给它倒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松鼠立即扑上去,把头伸进碗里大口大口地喝着灵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碗里的灵水喝完后,又用长长的小舌头把沾在胡须上的灵水也舔舐干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笑看着小松鼠,似乎有这么一位小邻居也不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见小松鼠蹦蹦跳跳地回到自己的窝,又从杂草堆里翻出个坚果,用小爪子抱着送到李长青面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