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章 承包万亩荒林

    “你刚说多少亩来着,一万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的声音明显颤抖了一下,惊疑地问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本以为李长青是随便承包几亩闹着玩,却没想到开口就是一万亩,李建国醉意顿时醒了一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没错,就是一万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很肯定地点点头,语气坚定地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哥,你该不会真地要在家里种地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红豆想起昨晚李长青也说过要留在家里种地,当时还以为是开玩笑呢,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李长青。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长青啊,不是说当叔叔的不帮你!你别光看电视报导那些大学生下基层自主创业成功,其实那只是极少数的。而且李家坳的情况你也了解,在大山沟里,交通不方便,特色农产品还没运出去就坏了,不值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叔知道你的事情,那有什么大不了的,谁没个犯错的时候?你这么年轻又有文化,在哪都能东山再起的,没必要自暴自弃,窝在咱们这个穷山沟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先是很理性地给李长青分析一番,然后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是啊,青哥!我昨天说支持你是开玩笑的,你可不能当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红豆觉得是因为自己昨天说的话,李长青才做出这个决定的,难得紧张地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建国叔,你说的道理我都懂!但是我真地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就要麻烦建国叔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流露出平静祥和的微笑,让人看上去很舒服,心平气和地对李建国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人言:听人劝,吃饱饭!哎,你这孩子,不撞南墙不回头啊!你要是真地承包了村里的荒林,那可是帮了叔的大忙,叔该请你吃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叹口气说道,之前劝说李长青,是站在长辈的角度,而不是说承包万亩荒林很难。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恰恰相反,李家坳作为大山里的村庄,耕地很少,但人均山林面积多达七十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且相关政策规定不能伐树,又没有什么经济作物,通向外面的交通还极不方便,一般人根本不愿意承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村里的干部经常为坐拥大片山林,却不能产生经济价值苦恼。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如果李长青真地承包村里的万亩荒林,可以说是帮了村里的大忙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建国叔,吃饭就不必了,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去村里签下合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对李家坳的状况也很了解,只要村里没人阻拦,应该还是比较顺利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长青啊,丑话可说在前头,一旦签了合约,白纸黑字可就不能反悔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呵呵,我知道的!建国叔,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行,我下午召集村里的干部开个会,我晚上再来你家一趟,把结果告诉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拿起放在板凳上的黑色大皮包,夹在咯吱窝里,匆匆地辞别赶到村委会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哥,行啊!很有魄力,说留下来种地就留下来种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红豆见事情已经成定局了,也不再说什么,对李长青竖起大拇指开玩笑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种地有什么不好的,给我一块地,种出一片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跟李红豆倜傥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心情相当放松。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等其他人都去忙的时候,李长青就穿上儒裳躲在房里看书,有‘秀才的儒裳’加成,到傍晚时分数百页的《三字经》已经能完整地背下一半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长青啊,你承包万亩荒林的事在村委会上大体上通过了,明天上午你到村里去一趟,商量一些细节问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建国风风火火地跑到李长青家里,跟李长青说了一些会上的问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听后都能接受,没有什么疑义,知道李建国在其中帮忙说了不少话,又留李建国吃了顿晚饭才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到夜幕降临,李大海、刘翠娥看完新闻联播就早早地睡下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则悄悄地出门爬到后山顶上,吹着山风、听着鸟语、闻着花香,在月下读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清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迎着朝露晨曦如约而至,读书似乎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快到昨天约定开会的时间,李长青才下山赶往村委会,村里的一班子人都准备好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会上主要讨论承包哪片山林,多年钱一亩,承包期限多长,该如何支付,还有一些相关的条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经过激烈的讨论后,李长青以每亩十五元一年的价格承包了钟南山的万亩山林,承包期限为五十年,先支付付两年的款项,以后每年定期支付一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年总共需要三十万,但李长青的卡里只有二十多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最后还是李大海、刘翠娥拿出自己仅有的几万块钱垫上,同村里的会计一起到镇上的邮政银行把钱转到村里的账户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下午回到村里后,李长青拿着转款的单子到村委会去把合同签好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农家职业任务的完成期限是七天时间,但李长青只用了两天半就完成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唯一让李长青感到遗憾的是自己的承包年限比较长,初期的花费就直接让他破产,还把父母的存款都花光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以后可咋办,青娃承包了钟南山五十年,每年都得十五万,到哪去弄那么多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刘翠娥本来是非常乐观开朗的人,现在整天都忧心忡忡地,担心李长青以后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哎,我们也只能帮他到这里了。他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大海也叹了口气,疲惫的脸上显得很无奈,掩饰不住内心的担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李长青以每年十五万的价格承包钟南山万亩山林的事也在村子里传开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娃子不会是因为承受不住打击,得了失心疯吧?钟南山上地都没有一块,啥都种不了,承包了有啥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谁说不是呢,咱们李家坳的屋堂已经很山沟了,钟南山还要翻越后山才能到,连条宽点的路都没有,就算开垦出来种上小麦也很难运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能是读书读傻了吧,有那个钱到县里去做点小生意可强多了,就算整年不吃不喝待在钟南山上也挣不了十五万,看两年以后,他们家怎么拿出十五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说李大海、刘翠娥还给青娃垫了几万块钱,他们两夫妻真是命不好!辛辛苦苦供青娃读书,到头来,青娃不仅还是回家种地,还要帮着偿还每年十五万的债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