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章 秀才的儒裳

    “哇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突然对李红豆扮个鬼脸,将李红豆吓一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青哥,你真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红豆发出声尖叫,恼怒地揪住李长青的手臂一顿拍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则在内心庆幸自己刚发掘出背包的作用,否则一套衣服凭空出现在李红豆眼前的话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红豆,哥还有事,今天就不陪你闹啦,你先回去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借机把李红豆推到了门外,迫不及待地想试一下‘秀才的儒裳’的效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之前虽然从游戏里带出几本书,但是却只是普通的物品,没有什么增益效果,而‘秀才的儒裳’是真正意义上的游戏道具,附带提神醒脑增强记忆力培养浩然正气百邪不侵的特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哥,你个没良心的负心汉!快开门啦,一个人躲在房里干嘛,不会是想不开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红豆感觉李长青今天有点反常,跟平时不太一样,心里有点担忧,一直在外面敲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负心汉……,这都哪跟哪呀?傻丫头,哥的内心强大着呢,怎么可能会想不开?不够今天是真的有事,改天再陪你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满头黑线,这丫头居然会担心自己想不开,在外面赖着不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真的没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红豆皱着眉,瞧着李长青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真的没事,不就是丢了个工作嘛,大不了以后留在家里种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事情的根源还是医疗事故导致工作丢了,李长青很坦白地宽慰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哈哈,青哥,你要是敢留在家里种地,大伯不剥了你的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红豆见李长青还能开玩笑,应该没什么事,笑着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大海非常好面子,虽然平时不说,但喝醉酒后就拉着李长青的手说李长青是他的骄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要真有那么一天,你给哥拦着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自己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真有些顾忌父母的脸面,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行,现在大学生自主创业的很多,老妹支持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红豆表现出一幅很罩得住的样子,拍拍李长青的肩膀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花费了一番力气,李长青终于将李红豆给送走了,将房门反锁,从背包里取出‘秀才的儒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将‘秀才的儒裳’拿在手里,反复摸索仔细查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样式类似于古装电视剧里书生的服饰,一件白色的外衣搭配着黑色的帽子,皮肤触碰在上面感觉很柔和温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将儒裳、帽子穿戴好后,李长青感觉有一股清泉从头部流到足底,头脑从未有过的清醒,甚至眼睛的连视力、耳朵的听力都得到小幅增强,后山上树叶婆娑的声音都听得非常清楚,整个人看上去气质儒雅许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马上天气就要变热,穿着‘秀才的儒裳’相当于随身携带着空调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感受着身上清凉的效果,思绪已经飘到一两个月以后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这只是‘秀才的儒裳’的附带效果,还没体现出它真正的用处,李长青拿起《三字经》继续读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还真是神奇啊,虽然没有达到过目不忘的地步,但是看个三四遍居然就能整页记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对‘秀才的儒裳’的效果大为惊叹,他从下午到晚上花了几个小时才记住三页,现在不到几分钟就记住了三四页,按照这个进度两三天就可以记住一本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月上中空,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夜十二点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还是精神抖擞,不过因为需要将前后页连在一起记忆,所以花费的时间要长一些,但还是能从头到尾背诵五六十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咕噜、咕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肚子传来一阵空响,李长青之前一直在全神贯注地读书还不觉得饿,突然停下来后那种抓心的饥饿感就涌上来了,就好像好几天没有吃过饭一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难道说穿着‘秀才的儒裳’读书虽然可以获得buff增益,但是会增加体力的消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平时李长青看书到一两点也不会觉得饿,今天才到十二点就感觉胃部如刀搅一般,不禁疑惑地想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诸子百家’的宗旨是寻找合格的继承者,而不是培养龙傲天式的人物,道具上有限制也很合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看来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以后得注意了,还是先看看有什么可吃的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下次读书的时候得多准备些食物,李长青可不想再次体验这种痛到灵魂深处的饥饿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是在农村如果家里没有老人小孩,一般不会储备什么零食,而且李大海、刘翠娥早就陷入了熟睡的状态,呼噜声震天响,李长青不想把他们喊醒,只好自己将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不过也没找到什么吃的,最后只好喝了几碗凉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几碗凉水下肚,腹中的饥饿感没有半点减少,李长青想起自己小时候后山锅底塘的菜地里种了三颗毛桃树,这个季节应该正好熟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把儒裳放回背包里,打开家里的老旧破木门,迈过石头门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门口场地下面是山坡,场地边缘放着几块平整的青石,视眼非常开阔。月光洒在山坡的树林里,流淌在青石块上,颇有番‘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感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李长青家厨房的侧面有一条通往后山的小道,如今走得人已经很少了,路边都长满了杂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山不高,但是绵延很长,所以不能从侧面绕过去,想要去后山,就得翻过山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借着月光,跟大白天走路没有什么区别,李长青吹着山风闻着花香走得并不快,远离城市的喧嚣烦扰,他很享受这种静谧而又安详的时光,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天真无邪的那段日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嗷……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到了山顶后,李长青用双手当做扩音器,模仿狼的叫声,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压抑情绪一扫而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走过山路的人都知道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其实更加难走,李长青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跌倒滑冲下去,从家里出发到后山的锅底塘竟然用了近半个小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锅底塘的形状像一口深深的大铁锅,两边浅中间深底部还很滑,正是因为它很容易出事故的特性,反到没人敢到里面游泳,自然没有出过什么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打开菜园的门,桃树就种在菜园子靠近水塘的边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桃树的年龄很老,品种很普通,就是普通的毛桃,结的果倒是很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记得是小时候刘翠娥在地里干活,自己在旁边玩耍,将吃完的桃核埋下,没想到后来真地长出幼苗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桃子相比市面上卖的嫁接过后的品种要小很多,品相也不好灰不溜秋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摘下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毛桃,拿水洗干净后又用手掌擦拭了一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啊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咬了一口,又涩又酸又硬,立马就吐出来了,真不知道这种毛桃自己以前是怎么下嘴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三棵树的枝丫都被桃子给压得低垂下来,犹如街边揽客的美女,李长青却没有任何欲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长青强忍着饥饿走了半个小时候的山路,却碰到了这种桃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