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345章 小村中的刺杀

    李三被解缙的口气吓到了,目光转动间,说道:“老汉,我给你说,顺天府的人在这里追收粮税可是有错?你包庇于他,是何用意?若是不对,我愿意与你去顺天府辩一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胆色!好口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人才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轻轻鼓掌,解缙的尴尬被解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边的于谦被小刀粗暴的塞了两个消毒棉球在鼻孔里,看着有些怪异,他拱拱手,瓮声瓮气的道:“伯爷,下官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若是说道理,下官就算是到了陛下的面前也不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黝黑的脸,身上全是血迹,这样的于谦让方醒有些嗟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伯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三的大脑终于冷静下来了,堆笑道:“敢问大人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的目光一转,冷冷的道:“就凭你这等酷吏也配知道本伯的身份?本伯定当去顺天府问问,这等酷吏可是顺天府的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三一个激灵,正准备去套近乎,黄钟却出来说道:“你等且自己回去请罪吧,莫要等伯爷出手,到时候连府尹也没好结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三觉得自己的脑袋瞬间就炸裂了,他跌跌撞撞的退后几步,终于想起了传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传言中于谦曾经得到过兴和伯方醒的赏识,还在他家住了许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么眼前这人不消说,肯定就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没有去看看那家人的情况,他怕自己看了之后会愤怒,然后回城去找顺天府的麻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轰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声炸雷在天上传来,方醒抬头看去,天色已经变得有些阴沉起来,淡淡的乌云好似在凝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要下雨了,廷益且随我回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看到了方五在对面,冲着自己点点头,就吩咐道:“顺天府明日必须要给本伯一个交代,否则本伯就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若是方醒嘘寒问暖也行,可偏偏犯忌讳你收买人心想干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所以他只能用威胁的方式来让这家人,甚至是这个村子从此不再受到这些贪婪小吏的折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于谦摇头道:“伯爷,下官有驴子,却不好随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盯着那个李三说道:“去主动交代,本伯就不私下追究,否则你是知道的,交趾你都别想去,那就去缅甸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们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转身,辛老七和小刀一左一右的护着他,看着排场极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解缙和黄钟刚想跟上,小刀却说道:“解先生,黄先生,你们暂且落后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解缙心中一凛,旋即就不露声色的看看左右,黄钟却说道:“解先生,咱们是看不到的,否则早就被家丁们给揪出来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爷,雨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小刀从背上的大包里拿出雨衣,先给了方醒,然后每人一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墨绿色的雨衣轻薄,把帽子一兜,整个人就只有脸露在外面,在这渐渐晦暗的苍穹下,看着有些肃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三人先行,步伐却惊人的一致,那些村民本想回家避雨,却隐隐觉得好像气氛不大对,就多看了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于谦小跑着去牵来自己的驴,然后冲那家人喊道:“张斗,这事算是了了,以后好生种地,若是有人还敢动手脚,你且去顺天府衙门寻我……罢了,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干下去呢,若是不行,你且去城外寻兴和伯家,我就不信这些小吏还敢猖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斗呜咽着跪在地上,然后畏惧的看了李三一眼,就急匆匆的带着家人进家,嘭的一声就关了大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于谦摇摇头,却知道他是害怕事后的报复,所以也不以为意,牵着驴子就往村外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李三和同伴商议了一下,最后决定跟着方醒,看看能不能挽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咱们没路走了,那人乃是朝中的显贵,咱们这等小吏,他只要一句话,就能让咱们生死两难,走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轰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今年的春雷提前了,阳光消逝,天空仿佛是水墨画卷,看着灰黑纵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难道是那些人来了?家丁少了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解缙在后面有些心慌,总觉得方醒大意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还有马车那边全是妇孺,那些人若是动手,德华怕是要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黄钟伸出手去,接住了几粒雨滴,说道:“他们的目标就是伯爷,伯爷一去,太孙要受影响,陛下那边也会暴怒,然后有人会倒霉,这是一个连环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解缙点点头,此时风开始大了,卷着雨滴打在脸上有些生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解缙伸手擦了一下脸上,却无意中看到了一支箭矢从雨雾中冲了出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德华小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风雨中,方醒没听到这话,也没去关注这支箭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右边的辛老七瞬间拔刀,叮的一声把箭矢撩开,然后脚下陡然一快,合身冲进了那间土屋的后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四马上补了辛老七离去的位置,继续护卫在方醒的右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屋子后面传来了长刀格挡的声音,旋即雨雾中一人跃起,两下上了屋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人一上屋顶,就厉喝一声跃下,居高临下的朝着方醒这边扑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视线中模糊的身影尽力展开,这是要积蓄力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小刀没动,方四大喝一声,双手持刀,奋力劈开了对手的攻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屋后再次传来了辛老七的声音,看来对手不止一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四和对手战作一团,双方的长刀飞舞,溅起无数水滴,其中一滴落在了方醒冷漠的脸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嘲笑,“杀无赦,无需俘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小刀的右手一甩,和方四纠缠的那人就呆了一下,旋即被方四一刀从小腹劈下,顿时花花绿绿的内脏从裂缝中流淌出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人呆呆的站着,咽喉上插着一把飞刀,然后身体摇摇晃晃的倒在地上。雨水一过,地面便多了许多缕红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时辛老七也从后面追上来了,低声道:“老爷,那人身手不错,特别是速度快,在小的刀下逃了出去,追之不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的视线里已经出现了那三辆马车,也出现了两个身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他却不急,只是淡淡的道:“留几个也没事,否则对方若是知道我的身边警戒厉害,以后多半不肯再冒险,那就没了线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辛老七也看到了那两人,却也不慌,“老爷,此次动手的全是哈烈人,可见对方的重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方醒点头道:“是,军营之中警戒严格,他们无法靠近观察,那边想把我这个引发变化的人给干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远处的那两人已经冲到了马车边上,双双拔刀向车内劈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