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囚笼》最新章节 第四十八章 挡路了

    拉格仑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食人魔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事实上,做为猎魔人的联络人,很少有事情能够让这位旅店老板感到惊讶的,食人魔自然也不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数量过百的食人魔却超出了这个范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因为,拉格仑知道食人魔的强大之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大的体型让这些怪物拥有着远超常人的力量,仿佛是铁甲般的皮肤更是无视着小口径的手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只要地形合适,这样的怪物能够轻易干掉一队十人全副武装的队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现在食人魔的数量,则足以让大半个艾德士陷入到毁灭的漩涡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快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旅店老板高声对着斯密斯喊道,但是自己却是举起了枪口,扣动了扳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散弹枪打出的弹丸,呈放射状,将距离最近的一个食人魔笼罩其中,让其皮开肉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身躯的疼痛,让食人魔放声大吼,可马上的,这样的吼声就戛然而止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长柄战斧硕大的如同是一扇门板的斧头,直直劈下,将吼叫的食人魔一分为二,接着,向下的斧头猛地向左一挥,在将分尸的食人魔的一条腿挑飞的同时,也将距离最近的一个食人魔拦腰斩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浓稠的鲜血喷散一地,带起了剧烈的恶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食人魔们微微一愣,然后,纷纷咆哮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同类的死亡、鲜血刺激着它们,让它们瞬间向拉格仑发动了冲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拉格仑没有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的身后是他的旅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的旅店中住着他的客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保护住在旅店中的客人,是他的心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过百食人魔让他感到惊讶,但这绝对不是他后退的理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咔、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清脆的上膛声中,散弹枪再次的喷出火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这也是它最后一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下一刻,它就灌注着拉格仑强劲的力量,带着一层幻影砸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冲锋最前的食人魔头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巨大的力道,让食人魔应声而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有死亡,但眩晕却让它立足不稳,马上的这个食人魔就被随后发动冲锋的食人魔们踩成了肉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同时,也让食人魔们冲锋的速度略微滞涩了一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很短暂的一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对拉格仑来说却是足够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双手握住长柄战斧的末尾,双腿略微分开,腰部猛地用力,接着,双脚随着腰部的力量交错而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呜呜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声闷响后,就是连续的闷响,仿佛是飓风来袭般,旋转着的旅店老板就这么的冲入了食人魔之中,就好似是一台大功率的搅拌机,食人魔的血水、肉渣四处飞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呼吸间,超过十个食人魔被斩碎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更多的食人魔却继续冲锋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经历初期的势不可挡后,旅馆老板手中的战斧越来越慢,最终,当又将一个食人魔砍倒在地时,旅馆老板发出了浓重的喘息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之所以成为猎魔人的联络人,却不是猎魔人,并不是没有道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的力量足够强,即使是食人魔也比不上,但是他没有足够的耐力,既有先天的因素,也有后天的伤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咆哮的食人魔再次出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扬起的战斧重重落下,食人魔再次被砍倒在地,而旅馆老板的喘息声越发的粗重了,粗重到他连战斧都举不动的地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着近在咫尺的食人魔,旅馆老板咧嘴一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枚手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嘿,看过烟花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旅馆老板问着对方,食指准备拉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过,斯密斯却更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犹如是一道幻影,斯密斯突兀的出现在了场中,合身撞在了那个食人魔的身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完全不相称的两个身躯,犹如是轿车与卡车般,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卡车被撞飞,不仅被撞飞,还连带着其它卡车都都受到了牵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食人魔冲锋的势头再次一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斯密斯一把抓住旅店老板急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放开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混蛋,你怎么没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混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被抓住脖领子的旅店老板放声大骂。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拉格仑无比的愤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愤怒斯密斯没有听他的安排先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或者准确点说,没有带着莎雅等6个小女孩先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先休息一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帮你阻挡它们一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斯密斯没有理会旅店老板的叫骂,在将旅店老板放在了旅店门口的位置时,整个人就再次冲向了食人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着张牙舞爪的食人魔,斯密斯眼中闪过一丝羞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刚刚竟然胆怯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错,就是胆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看到黑压压一片的食人魔站在旅店外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想要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或许实力可以快速增长,但一颗强者之心却不是那么容易拥有的,特别是像斯密斯这样习惯突袭手段战斗的人更是这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以往的战斗,都是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方式获得胜利,让斯密斯完全没有想到正面对敌,更加不用说是这么多的食人魔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随即旅店老板的喊声和面对诸多食人魔的冲锋,却让斯密斯清醒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此刻的他,有些明白旅店老板为什么不愿意让他成为猎魔人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以他刚刚的表现,完全是给猎魔人抹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勇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面对强敌的勇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您是在看到我没有这一点时,才不允许我成为猎魔人的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请您拭目以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莫名的,对旅店老板用上尊称的斯密斯整个人如同刚刚一般,再次撞击在了一个食人魔的身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过,与刚刚一触就退不同,这一次斯密斯冲了进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以赤手空拳的方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血裔有着徒手战斗的方式,但在火药武器兴起后,这样的战斗方式似乎是退出了舞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流淌在血液中的本能却不会消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哪怕只是血裔混血,当他的战斗本能被激发后,立刻就化为了暗夜下的幽灵。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指甲变得尖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脚步变得迅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飘忽间,一朵朵血花在食人魔的身躯上显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与旅店老板战斗时的大开大合不同,斯密斯的战斗方式诡异刁钻,异常难防,但两人的本质都是相同的:杀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因此,当特别行动组的成员们出现的时候,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具具食人魔的身躯仿佛是垃圾般散落在街道两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两个如同血人般的战士,站在‘火炉烤鱼’的门前,没有一步后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错,就是战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所有看到眼前一幕的行动组成员,都将战士的名号冠在了拉格仑与斯密斯的头上,尤其是刚刚从车上走下来的蜜尔,更是内心震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和食人魔交过手的顾问少女很清楚食人魔的实力,那是需要一组特别行动组成员装备齐全才能够对抗的怪物,还必须是先行发现的前提下,假如是遇到突袭,至少需要两组人才能够应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眼前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两个人几乎就灭掉了过百的食人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假如是特别行动组面对这过百的食人魔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恐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好的想法,令蜜尔嘴里一阵苦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因为,她再次想到了秦然的话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牛羊喜欢成群,而猛兽习惯独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本的她还准备用诸如‘成群的狮子才敢于捕食大象,而独行的猛虎却只能空着肚子,放声咆哮’的理由来再次说服秦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刚刚看到的一切,却让她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能够独行的猛兽,只有一个原因:还是不够凶猛、强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狮子或许需要成群结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独行的猛虎或许捕食率不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如果换做是一头巨龙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有什么不是一口龙息解决不了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那就喷第二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着特别行动组的加入,这次食人魔的突袭似乎进入到了尾声,战斗也好像是要结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随着浓厚血肉之味的飘荡,浓郁黑暗中一双双暴虐、残忍的眼睛出现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食人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食尸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变形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也有血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也有狼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还有身躯半透明的游荡亡魂。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特别行动组成员迅速的收拢队伍,一辆辆汽车组成了单薄的防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蜜尔看着黑暗中无法计数的怪物不由的额头冒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她感到了紧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不紧张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算是威尔,在这个时候握着剑柄的手掌关节也微微泛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夜晚的风徐徐吹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知那只怪物率先发出了吼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顿时,无数的怪物们从黑暗中蹿出,组成了滔天巨浪,向着单薄的防御工事拍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辆辆汽车在接触到怪物们时,直接飞上了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怪物们张大了血盆大口,唾液四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它们迫不及待的要品尝鲜美的血肉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踏、踏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阵脚步声突兀的传入场中,本该轻微的脚步声并没有被此起彼伏的怪兽喊声所掩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相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它越来越清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它越来越响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似一声声的炸雷,回荡在场中,而细细听去,却又无声一片,反而是眼前出现了一道深邃的黑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从最初的上半身,再到完整的身躯,黑色的身影缓步从阴影中走出,那抹深邃的黑色,让阴影变得浅显起来,缓步前行的黑影犹如脱下了名为阴影的外衫,而当那阴影外衫落地的一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看了一眼冲锋如同浪潮的怪物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立刻,冲锋的怪物们停下了脚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接着,他转身而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从脸色发白的特别行动组成员间穿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稳步走到了拉格仑、斯密斯的面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声音清晰的响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们挡路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夜深了,我想要休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就在这声音响起的刹那,爆裂声一同传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万千头颅一同的爆裂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