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第九百一十二章 阔海扬帆(结尾)

    陈佳丽没有留下过夜,只在枕头上留下几丝长发和些许没有散去的气味。

    这栋湖畔的木房子,很快又来了一个人,董夫人高氏。高氏送了金锁公主一对碧玉镯子,金锁张口便叫姑姑,高氏先是一愣,接着便一边笑一边夸。她非常喜欢郭绍的小女儿,在这里的多半时间都是陪金锁玩儿。

    腊月初,一支蛟龙军的船队将从海州南下,为广南的曹彬运送更多的军备。郭绍打算离京再走远一点,亲自前往海港巡视自己的战舰,为蛟龙军将领践行。

    东京下完第一场雪又晴了,正是出行的好天气。街边的树枝上还挂着积雪,如同白花绽放,在明媚的阳光中泛着娇_美的颜色,风一吹又如柳絮轻扬,为万物沉寂的冬日增添了几分生机。

    龙津桥地接外城南北中轴大道,北望内城门朱雀门,大队伞盖旗仪仗浩浩荡荡经过这里,护卫的马兵盔甲闪亮,火红的肩巾在风中飘荡,十分醒目。

    如此排场阵仗,一看便是皇室的人出行。行人皆避到横街街口,让道观望,市井间的百姓也站在路边围观看热闹。

    一辆四驾马车被宫人和武将团团围着,车上的帘子被轻轻掀开了一角。

    郭绍从马车里看出去,径直看到了熟悉的景象。横街街口一间铺子前,锄头、铲子、菜刀等等都摆到了铺子外面,房顶上冒着烟,里面火光闪烁。

    这间铁匠铺的门口挂着旗幡,上面只写了一个字:黄。并不须写铁匠铺等字样,摊位上的东西和铺面上的物什就是招牌。

    铁匠铺外的板凳上坐着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头,抬起头虚着昏花的眼望过来。这时一个大冬天还裸着膀子的中年汉子从铺子走出来观望,后面跟着个包着头发的妇人,捧着碗走到老头面前。

    郭绍的脸上露出一丝不经意的微笑,仿佛在向那个老头打招呼,完全没有居高临下的心情,或许换个角度看人生,那老头完整平静的一生并不比谁卑微。郭绍观察了一会儿,这里只剩一个熟人,不再有他关心的人,车马也渐渐驶过横街,他便放下了车帘。

    宽大的马车上还有一个人,昭仪陆岚,她也是此行唯一随驾的女人。郭绍见她也在看外面的景象,便开口道:“陆昭仪看到那间铁匠铺了么?”

    陆岚把头转回来,点头道:“看到了。”

    郭绍笑道:“朕以前的家就在那里。”

    陆岚愣了愣,掩嘴笑道:“陛下以前不是住郭府么?我刚到东京时也在府上住过。”

    郭绍收住笑容,一本正经道:“更早以前。朕年少时在大名府和河中府呆过,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和兵丁们住营房。辗转到东京后,最初的旧宅是那家铁匠铺。禁军军饷赏钱发的是现钱,朕积攒军饷买的。”

    陆岚白里透红的脸上有诧异之色:“从没听陛下提起过。”

    郭绍道:“不信你回去了问玉莲。朕不用和别人提起,因为那段日子遇到的人并不多,对别人毫无意思。”

    陆岚忙道:“陛下说的话,我哪能不信。”

    郭绍用随意的口气道:“那条横街后面有一道小巷子,玉莲家以前就在那里,朕雇她洗衣做饭干杂活。刚才门口坐的那个白胡子老头姓黄,也是朕曾雇的老铁匠。现在这世道日渐太平,黄铁匠家在闹市有铺子,有手艺,估计过的还殷实。”

    陆岚轻声道:“原来陛下还有如许多回忆。”

    郭绍伸手握住她的小手,陆岚的手心也有茧,和玉莲一样。他摩挲着茧,说道:“我和你也有很多回忆,记得初见时你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娘。有时候朕觉得人并非只是一具躯壳,而是一个过程,而回忆便是辨别自己的过程。”

    陆岚静静地听着,若有所思的模样。郭绍与她呆在一起,最特别的感觉便是总能找到宁静的心态。

    外面马车的木头轮子“叽咕”直响,车厢里微微地摇晃,路还在继续,过程还没有中断。郭绍回顾过去,也在展望没有走过的路程。

    ……大队人马出东京,要先沿汴水到宋州,再经徐州,然后前往海州。

    东京城外还有大片的房屋城厢,市面繁华人口密集,此乃“附城”。大城的人口非常多,不过居住比较集中,农业为主的国家尚不能形成城市带。人马走过城厢,便是大片的农田原野了,村落点缀其间。

    原野村庄之上,时不时就有一处冒着黑烟的土院子,那是用石炭煮粪的作坊。许军使用的火药硝石,来源于硝石矿的已不多,更多的就是出自这样的堆粪作坊;残料则是附近大片农庄必需的肥料。

    汴水之畔,更有数座城池耸_立,仿佛东京的卫城,不过城池上空,许多股黑烟上升。远在驿道上也能听到“哐当”的巨大金属撞击声。

    沉静的农田原野上,这些冒烟的怪物十分突兀。过了如许多年,附近的人们可能早已习惯了。

    但在郭绍眼里,这些作坊正是星星之火。它们打破了鸡犬相鸣的宁静,将惊醒沉睡的大地,郭绍相信有一天更大的生产力会让大许帝国变得更加繁华热闹。

    浓烟在染黑湛蓝的天空,就像郭绍在这里镌刻的与众不同的痕迹。

    郭绍沿着驿道东去,一路上巡视自己的江山,沿途的土地不过是江山一隅,照样花了好几天。

    等到达海州时,蛟龙军已在港口整船待发,正因恭候皇帝才推迟行程。郭绍调来猪羊犒军,当晚在港口蛟龙军行辕赐宴,宴请南下的指挥使以上武将。海州港一晚上热闹喧嚣,仿佛欢度佳节。

    第二天一早,郭绍在海边送武将们登船,自己并不上船。建立蛟龙军,无论经手编制、武器、战船,郭绍做了不少事,但他从没坐过海船,将来也可能不会坐……没人允许这样的事,无论蛟龙军的战船多大,海路依旧是目前风险最大的路线。

    于是他只能站在岸上观看。码头上的海风不断,天气却是晴朗,海天一片明净。郭绍身上的斗篷和羊皮大衣被风吹得贴在身体上摇摆,年富力壮的他依然稳稳当当地昂首站在码头。

    明媚的阳光下,天和水的蓝颜色愈发秀丽,白帆布满海面,就好似天上的白云。海浪的哗哗声中钟、鼓、号角齐奏,船上的无数将士呐喊喧嚣,海鸥优雅的翅膀在水面上滑过留下鸣叫,大海才是最热闹的地方。

    郭绍眯着眼睛看着巨舰轻船缓缓远去,望向船队无边无际的征程,胸中空前开阔。

    这里不是结局,而是一个世界崭新的开始。

    (全书完)

    ……

    ……

    这本书写完了,有写得好的地方,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无论如何,书友们这么长时间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我心怀最真诚的感谢和感动。

    西风的码字生涯不是结束,而将是一个新的开始。完本后的短暂时光,我会总结一下经验和教训,从知识和人生阅历中汲取营养和感悟,力求在新书中有进步的表现。缓一口气,新书大约一个月之后上传,一般新书的更新都比后期稳定。

    亲爱的书友,西风紧很期待短暂的分别后,能在新的篇章中重逢,再次感受到你们熟悉的心跳。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至尾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