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六三章 求婚

    曹昔握着这块玉,心里忽然很想将这块玉解下来。这块玉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和她一起了,然后又陪伴了她很久很久。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叹息一声,曹昔终于忍住了自己的动作。无论这块玉是怎么回事,无论狄九是生是死,这块玉就永远留在狄九身上吧。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她解开了脸上的纱巾,将这块玉上的血迹擦了擦,再小心的将玉贴到了狄九的胸口。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她对医术不懂,狄九如此重伤,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也许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让狄九不要死在天荒区的凶兽口中。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狄九的意识一直处于浑浑霍霍当中,他偶尔清醒的时候,会以为自己即将死去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可他总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同,他甚至潜意识中开始修炼。曾经他也听说过别人修炼,那都是打坐,然后吸收天地元气再配合天地宝物。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而他修炼似乎只要意念形成就可以了,他的意念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周天运转,似乎也开始吸收一些元气,然后这些元气就凝聚起来,开始壮大他暗淡的魂魄。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最初狄九偶尔有意识的时候,以为这是回光返照,或者是自己一直在寻找修炼的办法,所以才有这种想法。可是随着时间流逝,狄九感觉到他每一个周天过去,他的生命就好像更加旺盛了一些后,他隐约觉得,这似乎不是在回光返照,他好像真的可以同意念的运转开始修炼。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曹昔休息了一段时间后,继续背起狄九寻找大茅等人。在天荒区,她找不到大茅等人,单独带着狄九一个即将死去的人,那就是在找死。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天荒区无边无际,当曹昔再次从一头角豹口中逃出一命后,她知道自己不用去寻找大茅等人了。此刻的她距离大茅等人,还不知道有多远,更是没有任何方向。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看了看背后的狄九,曹昔喃喃自语了一句道,“也许上天注定了让我们死在一起,既然这样,那就跟着运气走吧。”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曹昔本来是打算和大茅等人来天荒区寻找机缘的,现在她背着狄九,显然已经无法再去寻找机缘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狄九的生命力极为旺盛,被她背着半个月了,除了偶尔喂一些水,也没有吃什么东西,依然是吊着一口气。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如果狄九死了,曹昔还可能找个地方狄九埋起来。现在狄九还活着,就算是遇见再危险的事情,曹昔也不会将狄九单独丢下来。既然无法丢下狄九,那她寻找机缘的事情就根本无从说起。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大茅,小安侯,我怕曹姐不会回来了。”崔月荷语气有些哽咽,如果不是曹昔带着她,恐怕她也是活不到今天。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大茅长叹一声,“曹姐和阿九都是最好的朋友,我只恨代替他们的不是我。”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小安侯最是惭愧,不是他的话,狄九恐怕不会落在后面。狄九不落在后面,曹昔姐就不会回去寻找,以至于没有再回来。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最后还是大茅下了决心,“我们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再留在这个地方,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小安侯和崔月荷刚刚应了一声,就听见轰的一声闷响,从几人背后传来过来。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有人?”三人面面相觑,很快就赶紧躲在了一边。他们背后都是石壁啊,怎么会有轰鸣声音?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又过了一会,背后的石壁深处再次传来轰鸣之音,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跌落在水中一般,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这后面是空的。”小安侯第一个明白过来,他激动的看着大茅和崔月荷说道。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大茅和崔月荷都是点了点头,眼里充满了激动和难以言状。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他们来天荒区做什么?不就是为了寻找机缘吗?天荒区很多机缘都是和他们听到的声音以及猜测到的情况差不多,莫不是他们真的遇见了机缘?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等会再走,我们先将这里挖开。”大茅立即就做出了决定。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三人毫不犹豫的抓出挖掘工具,开始挖背后的石壁。三人仅仅是挖了大半天,就是咔嚓一声,就好像打通了一个洞口一般,一片宽敞的地方出现在三人面前。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真的是通的。”崔月荷也激动起来,这说明他们很有可能找到了天荒区的机缘。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狄九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块巨大的石块上。身边躺着的正是曹昔,曹昔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残破了的杯子,杯子里面还有一些水。杯口距离他的嘴边只有一点距离,很显然曹昔之前是在喂他喝水。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曹昔衣不遮体,应该是过的很是艰难。狄九的目光看了一下外面,就猜到了是什么情况。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他留在后面阻拦利齿狼,虽然赶跑了利齿狼,他也是身受重伤,最后倒在了路边。应该是曹昔没有放弃他,回头寻找他的时候救下了他。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曹姐,谢谢你。”狄九肯定,不是曹昔的话,他怕已成了凶兽口中的食物。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他小心的扶起曹昔,随即他就被曹昔的容貌惊住了。之前他只能感觉到曹昔的眼睛很漂亮,现在曹昔去掉了面纱,他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美。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拿起手中的水杯,将水送了一些到曹昔口中,曹昔咽下了一口水,也是睁开了眼睛。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她看见自己躺在狄九怀里,似乎松了口气,自嘲的说道,“之前我一直想着你什么时候死了,我就将你埋在这里,然后陪你三天,三天后,我再去天荒深处。我想我迟早也会死在这里,只是我来这里没有去天荒区寻找一下,心里始终有些不甘心。真是没想到,你活下来了,而我却要死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狄九轻轻的帮曹昔将头发往旁边捋了一下,柔和的说道,“曹姐,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小山村,很多东西都不大懂。但我很清楚,没有曹姐,我怕是早死了。曹姐放心,只要我醒来了,我们就不会有事。”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曹昔微微一笑,“没有用的,我中毒了,我的这种毒就连天荒武者医院都救不了,你不用在意我。我出生后就是一个孤儿,多活一天就是赚到了一天。我应该感激上天,我临死的时候,还有你陪在身边,让我没有那么孤单。阿九,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狄九将曹昔再往上扶了一下,让曹昔尽量靠到自己的身上,柔声说道,“曹姐,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回答你。还有,你不用担心中毒的事情,那我也知道。”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曹昔指了指狄九胸口的那块玉,“阿九,你能告诉我这块玉是哪里来的吗?”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狄九将脖子上的玉取了下来,托在手中说道,“我义父找到我的时候,这块玉就挂在我的身上,我也不知道这块玉是从哪里来的。曹姐,你喜欢这玉吗?”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嗯。”曹昔轻声的嗯了一声,“这块玉就好像我生命的另外一部分一般,我甚至有一种感觉,我之所以能在这里出现,就是因为你的这块玉。我知道,这是我的错觉,或者我太喜欢这玉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狄九将手中的玉轻轻挂在了曹昔的脖子上,柔和说道,“既然你喜欢,这玉就送给你吧。”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啊……”曹昔的略微有些苍白的脸忽然红了起来,她抬头看着狄九,“在我的家乡,将玉挂在女子的脖子上,就是求婚的意思……”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