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6.毒士(求推荐,求收藏)

    远处,原本对于“燕山二当家乘人之危,并且偷袭”的做法抱着不屑的常越眼皮猛地一跳,狠狠咽了口口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心里一时间,冰凉如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没道理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刀势明明已经穷尽了,旧力已尽、新力未发,而且被“有心算无心”,这种情况,他居然还能斩出必杀一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刀势从何而来端的诡异无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难道是自己太弱了,所以不明白其中诀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夏极的强大,已经令这位新晋的刀圣开始怀疑自己,他的心。。。碎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为了自身安全,这刀圣竟然又拉开了点距离,一直跑到千米外的一处高地,这才舒了口气,他俯瞰着广阔的沙场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少年一人一刀,在无穷无尽的盗匪间冲杀,一身武勇,满身红血,如浴血神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真。。。真是刀中神明。。。”常越彻底服了,同时心底又生出惋惜之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此情此景,此人此刀,可能活过今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知何时,他身边突然站了一人,那人作文士打扮,鹤羽纶巾,手持一本陈旧的书册,面容肃穆,神色带着智慧,原本当是浊世翩翩佳公子,军师气度一览无余,然而偏生唇边的一颗拇指大的黑痣,破坏了这种感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贾大当家,您怎么来了。”常越吓了一跳,急忙抱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眼前这人,竟然是“九大寇”中巫山盗寇之首“毒士”贾布雨,以区区文人之身而执掌一山盗寇,若是振臂一呼,麾下千万大盗便会相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太行山,巫山,天山,燕山,祁连山的五大寇首,不是正忙着瓜分关中,称王称霸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贾布雨怎会有这空闲功夫来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虽说是黑木教魔门有所求,但是也没必要亲自过来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号称“九大寇”中第一军师的寇首,来此究竟想干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常越正想着的时候,贾布雨已经出声了:“在下声音不响,还请常兄弟帮个忙,把话传出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贾大当家的不必客气,但说无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贾布雨舔了舔舌头,舌尖似乎触碰到了唇边的黑痣,皱起了眉头,然后咳嗽一声道:“常兄弟就说,我们可以退兵,并且三年内不再侵犯零业城,但是作为条件,那夏极必须交由我们处置。嗯。。。如果不同意,那么三日后,我们就会全面进攻,而你之前许下的不屠城的诺言。。。就当是个屁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常越皱眉道:“男儿一言九鼎,我虽是盗寇,但是也是有情有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得得得。。”贾布雨舔了舔嘴唇,“你不说是吧那我重找个人。。。别人说出口,和自己说,还是有些区别的,不是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啥区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比如你可以说,你有急事明天就要调离啊。。。”他目光里闪过一道骇人的寒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常越打了个寒颤,但是却再不争论,运气扬声道:“都停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然后,盗寇们停手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夏极依然专注的杀戮着,继续着为民除害的义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常越嘴角抽了抽,继续道:“夏兄,我们愿意接受求和,并且退兵!你就停个手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您老的手就不累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夏极一愣,嗯这是求和成功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子还没发挥呢,不是下一步是见到主事人,再慢慢聊,谈好筹码,这才是正常途径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想着,他又往前踏了一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那帮凶悍的盗匪,此时顿时齐齐的后退了一步,如同软弱好欺的绵羊,脸上带着似哭非哭、受尽委屈的表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见此形势,那贾布雨也是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心里万马狂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战场不比江湖单挑,凭着一把刀就能在千军万马中冲杀,并且以一人之身,吓破万人胆。。。他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根本不仅是武艺的高低,而是那少年在气势上压倒了所有人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是天生的战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常越见到那少年停下来,继续运气扬声,声音覆盖整个战场:“我们可以传令天下,告知各路兄弟,三年之内不许侵犯零业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远处的张渐鸿欣喜若狂,整个人跳着举手,大声道:“多谢英雄,多谢英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常越愣了愣,那个人似乎是和夏兄一起过来的,只是不知道这会跳着,跟个娘们似乎,细声细气,不晓得在说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么,你们需要什么”夏极同样扬声淡淡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常越有些尴尬,但是余光督见身侧的贾布雨,他正摸着嘴角的大黑痣,笑眯眯的看着,于是,扬声道:“只需夏兄一人,卸下兵器,来我营中做客即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夏极微微眯起了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傻子都能明白,这是要以自己一人换取一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远处张鸿渐也明白了,急忙跳着说:“都好商量,都好商量,我们回去稍作讨论,可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走近点说!”常越吼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渐鸿陪着笑,急忙从一边跑来,待到稍微近了,再将刚刚的话说了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常越刚想说话,贾布雨却是上前一步,笑眯眯的道:“尊驾怎么称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我姓张,贱名渐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贾布雨淡淡道:“那么有劳张大人,将我们的条件好生传达给城中的各位大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渐鸿急忙道:“一定一定一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贾布雨揉了揉大黑痣,幽幽道:“你也看到了,夏兄弟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大家都心急着杀回去,讨点儿债,所以你也不能怪我们焦虑、浮躁、等不起。这么着吧,就今晚,你们议定了,今晚就将夏兄弟送出城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渐鸿一愣,哭丧着脸道:“这会都中午了,一来一回还要商议,哪这么快呢!大英雄,再宽限点时间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贾布雨脸上一愣,笑容全部消失,“那就明日凌晨吧,如若不来,屠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见到身前之人还欲多言,他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他滚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远处的谈话,夏极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听清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此时不由心生好奇,这要自己干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日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贾布雨双手盛放于膝盖,而腿上放着那部陈旧的书,他身侧则是一道隔着的珠玉帘子,风一吹,便叮叮当当的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任教主,在下不辱使命,明日此时,想来夏先生已经在此小屋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帘子里传来娇媚的声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贾大当家真不愧毒士之名,你这计策很不错,你能亲自来主持大局更不错,我任清影承你这个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