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鬼仙 第十六章 指点剑术

    在仙食坊中,二葫正和一个大胡子在胡吃海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大胡子头发稀疏,勉强系上一个道髻,身穿一件邋里邋遢的灰袍子,腰上挂着一口木剑,看起来极像是降妖除魔的道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修士辟谷,寻常是不用吃饭的,但是佳肴本身就是一种享受,而且有些仙食灵食,吞下后有种种好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仙食坊便是坊市中首屈一指的食坊,据说只要灵石足够,连千年老妖的肉质都能尝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眼前的碟子已经堆的老高,二葫倒也罢了,这大胡子完全就不把自己当外人,按照他的说法,千山万水总是情,他们的相遇,是冥冥中的缘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没钱还保健,跟你有个鬼的缘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自然相信对方的鬼话,救他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上古异虫寻发出的信号,这大胡子身上,似乎有些不得了的宝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兄弟,你怎么不吃,来来来,尝尝这块蛟肉,”大胡子殷勤的待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抽了抽嘴角,就连一向厚脸皮的二葫都忍不住了,嚷嚷道:“你这人好不要脸皮,帮你赎身了你还不滚蛋,还想着蹭吃蹭喝,你以为你是我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胡子哈哈一笑:“相逢便是缘,这些都是小事、小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尝了下蛟龙肉后,摇头道:“这是蛟脊部位的肉质,其实最好的蛟肉应该是脖下三寸,那本是龙逆鳞所在,也是一身精华所化,入口即化,鲜嫩多汁,已经接近于凤髓龙肝的品质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五葫你这都知道?”二葫长大了嘴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人说过,”寇立打了个哈哈,他昨晚便尝过这种蛟肉,是天星海域的五只千年老妖合力杀死的一只蛟龙,将这最珍贵的一块奉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倒是大胡子听了,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番胡吃海塞后,寇立好不容易赚来的灵石已经耗的七七八八,招呼二葫一声,二人便要与大葫他们会合,谁知大胡子一言不发,跟在身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喂喂喂,我兄弟脾气好,不代表我二葫脾气好,你这救也救了,吃也吃了,还想怎的,真当我二葫拿不起刀了吗?”二葫牛眼凸起,凶光四溢,看着就不像是好惹的主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哈哈,我牛魁平生有恩必报,小兄弟的恩德我还没报答,怎么就好意思走呢,小兄弟,你身上的寻虫有些意思,但是我身上可没有什么宝贝,所以只好以身相许了,”牛魁哈哈大笑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双眼一眯,最后只是淡淡道:“即然前辈想要报恩,那就来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三人先去约定好的仙家客栈,跟大葫他们会合,不过按照小二的说法,这二人早出晚归,到现在还未归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虽然天色近黑,但海市依旧灯火通明,各种各样的法器将这些地方照的宛如天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二葫白日浪了一圈后,晚上终于有些消停,此刻正在后院跟寇立斗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见寇立将密炼罡风精元放出,化作一团白光,速度之快,肉眼难及,或削或刺,往二葫身上斩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二葫现在则化作身高十尺的巨汉,通体像是被肌肉堆成,波浪一般起伏,每当剑光临体,便就张口一吐,一团粗大的灰气一闪而过,白光一旦被照到一丝半点,便就一阵晃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是《天饕真诀》第八层的道术,天饕空洞真气,这股真气不属五行,也无天罡地煞之别,但却能包裹万物,因为这功法本就是观想上古神兽饕餮所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饕餮贪食能吞万物,这空洞真气就像是无底洞般,寇立的剑光斩在其中,不仅不受力,反倒是像有无数张大嘴蠕动,不过片刻,‘啪’的一声,便就炸成散乱的风系精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一脸惋惜的驱动法诀,将精元再度聚在一起,这便是《神风剑术》为何只能算是低阶剑诀的原因,它所凝练的罡风精元虽然迅疾锋锐,但毕竟不是实体,一旦被挡,就容易形体崩溃,需要重新凝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五葫,你这剑术差的很啊,”二葫嚷嚷道,“也太容易散架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牛魁不知何时出现,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见状忽然将手一点,散乱的精元忽然脱离寇立掌控,化作一口锋锐的长剑,然后被他用手握住,只随意的一挥,刹那间,寇立仿佛被狂风爆浪淹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同样的风系精元,同样的剑术,却在对方的手中,爆发出了百倍的威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风光敛去,二葫早已不复之前轻松的神色,头顶冒烟,浑身筋肉再度鼓涨,脚下两道焦痕,一直蔓延到三丈外,过了许久,才一字一句道:“你到底是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相逢何必曾相识,你管老子何姓名。”牛魁背着双手,一副得道高人的风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灵光一闪,忽然叫道:“原来白天那要斩岛的女仙是找你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牛魁神色一垮,道:“本是同根生,何必陈独秀,小兄弟,低调,低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语罢,他又觉的这话说的太没气势,干咳一声,道:“我传你剑术七日,报你救命之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缓缓点头,“那自然是极好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随即牛魁便拧住二葫,往墙外一丢,“法不外传,你小子离远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第二日,大葫和周宾文才匆匆回来,满脸兴奋,大葫先是灌了口酒,才道:“人市来好货了,居然有道兵买卖,我和周师弟花了不少口舌,还仗着大师伯以前的关系,才截得其中一道,过两日就要去验货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语罢,忽然看到二葫,惊讶道:“你居然还活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葫,你讨打不成!”二葫黑着脸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周宾文注意到另一边的牛魁,好奇道:“这一位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牛魁不答,只是摸着下巴道:“龙宫有七十二道道兵,道兵居然出现买卖,是龙宫内部出了问题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语罢,他忽然站起来,出门便走,搞的几人满头雾水,大葫忍不住问:“五葫,这道士是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高人,”寇立顿了顿,“相逢何必曾相识的高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到了夜间,这牛魁还是按时归来,把寇立叫出,传授剑术,期间二魁几次想要偷窥,却被牛魁先知先觉的揪住,然后丢出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高人的道行很高,非常高,至少二葫他老叔想要这么对付他,都没这么简单,也就是说,至少也是金丹以上的水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实在有一天,二葫忍不住了,悄悄拉住寇立,小声道:“五葫,那大胡子教你什么本事的,你现在剑术炼到什么地步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摸了摸下巴,想了半晌才道:“若是二哥你再用天饕空洞真气对付我,怕是就要性命不保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二葫不信这个邪,他《天饕真诀》练到第十六层,而寇立才什么水准,连胎元都未凝成,他会不是他的对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不解,但也是跟在二葫身后,在他们走后不久,海老鼠从阴影中出现,嘿嘿一笑,悄悄跟了上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二葫带寇立去的地方极远,不在这岛上,还要过海,好在海市中,岛与岛间,自有法船接送,不然以他们的贫困程度,连坐船的钱都没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船不大,像是乌篷船,船中坐了四个人,加上他们两个,正好六个,船夫见状,荡开船杆,船只像是一道利箭般射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船上,一位磨剑的年轻人低头不语,还有一对男女正窃窃私语,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小胖哥,正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见了二葫,目光一亮,似是看到了同类,“两位道友也是去争那头魁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二葫摆了摆手,“不是我,是我家五弟,他现在飘起来了,觉的剑术天下无双,我带他涨涨见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话语一落,那磨剑的年轻人突然抬头,双眼紧盯寇立,眼光之中,仿佛有剑芒闪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寇立见状,双眼一闭,看似避其锋芒,但是年轻人却感到不对劲,他的气机竟然锁定不了对方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剑有形,气无影,这是牛魁传授他的第一堂课。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至尾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