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二章 侠客文人

    “上面的兄台,别干看着啊,快点救命!”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秋水、步常仃见过兄台,要是拉了我等上去,我等必有厚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两声闷响传了上来,声音被岩石阻隔,闷闷的,还带着气喘。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金钗彩衣娘把神念探了过去,看了一眼,忍不住发了笑:“原来是两个侠客文人,他们卡在地龙裂缝里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吼出两句话……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晕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侠客文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不明白这个,他只知道朝堂文人和在野文人,别的没听说过。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金钗彩衣娘解释了几句,原来所谓的侠客文人,就是在朝文人和在野文人中间的一种,十分特殊的文人群体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侠客文人多是少年英雄,意气风发,他们仗剑走天涯,路见不平就要血溅三尺,由此获得百姓的愿力加持。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种文人的修行速度很慢,能够在三十岁前有上五、六颗文胆,就已经算是天之骄子、少年英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原来是薛蟠羡慕的那种,仗剑走天下,呵~”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如果是武者或者妖族,仗剑走天下真的挺好,文人的话,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金钗彩衣娘摇头笑道:“小公爷,您可别看不起侠客文人。和在朝的文人相比,侠客文人的文火不够精纯,修行的速度也很慢,但是如果成就了九胆举人,只要凝聚了圣途金池,他们就可以直接晋升进士文位。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普通的举人很难成为圣途进士,但是这样产生的侠客进士,简直等同于半步圣途,实力远超同济。”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样说倒也不错,不过地龙裂缝早就闭合了,他们怎么卡在了里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只是表面闭合,地底深处的话,需要八年到十年才会全部闭合。”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金钗彩衣娘说的是更多的秘辛,赞叹道:“有些不要命的侠客文人,他们会进入地龙裂缝里,不断斩杀地龙妖伥,加速地底裂缝的闭合……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当然,十个里面活不下来半个,他们两个能活下来,应该是龙冰霜和龙桀骜已经死掉的关系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倒是两个有骨气的人物,他们的实力如何”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都是二十七岁的骨龄,实力,咦不错啊,两个都是九胆举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闻言,宝玉的眼睛一亮:“救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临近年关,南方的天气还是很暖。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温暖的太阳照耀中天,万物还带着翠绿的颜色。在这片两条小河交叉的滩泊上,两个全身加起来没有半尺布的汉子横七竖八,身体不断的抖动……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很暖和啊,有阳光,身下有鹅卵石,晒得很暖……”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闻到了花草的味道,不是地底下那种湿哒哒的……等等!有酒!”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秋水噌的一下跳起来,胯下的不明之物吊儿郎当的来回晃悠,他浑身都是伤口和血,在地下呆了两年时光,衣裳磨得只剩下了碎块布条。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步常仃比他更惨,要不是被他扛上来,怕是要死在地底下了,都不用埋……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步常仃就这样躺着,睁开青肿的眼睛看天,嗬嗬大笑:“活着!我们还活着!可惜了陈民兄,他没能活着上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闻言,李秋水连平生最爱的酒香都给忘了,搀扶步常仃起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两人一起抬头看着温暖大日,齐声哭嚎道:“陈民兄,走好!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一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走好……”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想起当初,他们泪流满面,也是泣不成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月满银崖,血舞成风!还记得他们三人冲击银崖巅峰七十三日,互相鼓励,互相关怀,他们从没懈怠!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还记得一片绿森森的妖族眼眸笼罩他们,发出阴森森的低沉嘶吼:“杀三千,可成蛟龙;杀一万,可成霸螭;杀十万,可升腾九天,汝等真龙鳞爪皆全!”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想到这里,李秋水干涩道:“十万不够,可来百万!”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步常仃跟着道:“百万不足,千万才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然后……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们等待了很久,可惜心里明白,等不到第三句话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说出第三句话的那人已经埋在了地下,永远不可能再和他们捭阖众生,永远不可能再和他们肆意逍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两人怔了一阵,嗬嗬的笑起来,帮陈民说出了当初的言语:“千万不过小菜,来一亿,杀个痛快!哈哈哈哈哈,杀个痛快!”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笑声悲怆,却又豪爽,李秋水和步常仃咧开干裂的嘴唇,高声歌道:“恨欲狂,长刀所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三步一杀,大血成风!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阻我者死,挡我者灭,以杀证道,以血止戈!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侠客文人,虽死犹香……”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好一个侠客文人虽死犹香!”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坐在河边喝酒,当下赞叹起来,吟哦道:“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丢过去一坛烈酒和几件衣服,笑道:“自己的伤口自己处理,自己的衣服自己穿。这里有女眷,感伤的事情,以后再讲。”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闻言,李秋水和步常仃傻乎乎的看了过去,他们看见宝玉和方思民、求不得正在喝酒,旁边的河畔,还有七彩纱衣的女子背对他们,血污的脸上涨了一个赤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们连忙拿烈酒浇了身子,一边浇一边大口吞了几次,又胡乱裹上衣裳,过来感谢宝玉的救命之恩……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用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招呼两人过来喝酒,笑道:“救了两位豪杰,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这篇文章正是书写的尔等英豪。”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确实是好文章,敢问全文劳烦告知诗人名讳,我等喜欢此文,要用此文,应该心怀感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奇怪的看了过去,已经传遍大周,这两人怎么没有知晓不过想起来两人在地龙裂缝里呆了两年,隔绝了世事也是正常。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而且,他很敬佩这两人的侠客风骨……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把全文念了,念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时候,步常仃一下子站起来,要剑舞助兴。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等气魄,正合他的意气风骨……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秋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满酒敬了宝玉:“大恩不言谢,要是兄台没有要事的话,就和我等兄弟去趟三奇大城。”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去那里做什么”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也准备顺路去趟三奇大城,不过跟着这两人去,就有点让他迷糊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秋水刚想回答,旁边就掠起香风,一张妩媚的脸凑近了他的脸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金钗彩衣娘凝神盯着他的眼睛,细腻的鼻梁几乎和他的鼻尖相贴,李秋水甚至可以感觉到金钗彩衣娘温润的喘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旁边,求不得咔嚓捏碎了酒盏,想杀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小公爷,”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金钗彩衣娘轻笑道:“这家伙挺大方的,是要给您分润三奇大城的百姓愿力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样一说,宝玉就明白了过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侠客文人,行侠仗义属于本分,但是敢跳进地龙裂缝斩杀剩余妖伥,让地龙下一次翻身的时间延长的就没有几个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样做的没几个能活着出来,可是能出来的,都会得到大量的百姓愿力……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秋水要带他去三奇大城,肯定是想把功劳算他一份,也就说,要分润给他三奇大城的百姓愿力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咳咳,分润给宝二爷百姓愿力,还是三奇大城的……哈哈哈你们……”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求不得顾不得吃醋,实在是觉得太好笑了,笑到了肚子疼。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秋水和步常仃分润的百姓愿力,给别人就是海量,是天大的好处,但是给宝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的圣途金海,随便捏个零头出来,都够他们两个凝聚圣途金池的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呵斥住求不得,方思民干脆落井下石灌了求不得一整坛美酒,那边步常仃耍完剑舞回来,大笑着讨酒喝,笑问道:“不知道是何人书写真个热了我的心扉,直抒心中意气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是我家小公爷写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金钗彩衣娘随口回了,撤到了宝玉的身后。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自然而言的,旁边喝着酒还红着眼珠子的求不得,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小公爷”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步常仃蹙眉想了片刻,对宝玉笑道:“能被称为小公爷的也就那么几个,能写出的,应该只有贾府的小公爷,诗才过人贾宝玉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对宝玉的身份不怎么在乎,还是拱手行礼:“常仃钦佩兄台的才学,可否留下墨宝”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此,宝玉不会拒绝。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书写了,不是首版原创,也懒得让异象显化,只是书写出来而已。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等他递过去纸张的时候,却发现李秋水和步常仃都盯着他的黄玉砚台,一副了然的模样……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兄,要是我等没猜错的话,您是来攀登银崖巅峰的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宝玉点了点头,想见十二妖之首的月满银崖,自然要攀登上银崖的最高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步常仃笑着开口,“如此,我等二人明白了。先去三奇大城,我等要分润些许百姓愿力给您,然后一起去月满银崖。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等,必然竭尽全力帮宝玉兄取得子石。”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必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这两人,宝玉不愿意挟恩图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奈何步常仃和李秋水特别坚决,宝玉只好建议道:“不然,咱们先去月满银崖”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有金钗彩衣娘在,自然用不着举人出力。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一股妖风如同穿天大隼,带着几人越过三奇大城,直奔更南方的月满银崖。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几乎在他们掠过三奇大城的同时,下方的小巷有金凰散落,露出一个雪白的女子身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女子抬头观望,只是惊鸿一瞥,宝玉没有注意,方思民、求不得和李秋水也没有注意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甚至连封号妖将的金钗彩衣娘,也没留意到惊鸿的剪影中有这么一位女子的身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唯独步常仃瞧了一眼,眼睛陡然发直,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心脏砰砰,简直是跳跃如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侠客文人是蛙的大爱啊,见328章,真个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一章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白头偕老,目前单身的,很快会找到称心如意的另一半。青蛙益兽,见者吉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最后,祝大家除夕快乐。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蛙没存稿,不过,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断更的,蛙还没请过假,142天,140万字,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终身职业,陪伴诸位到老。请百度一下“扔书网”感谢亲们的支持!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