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1662.魂刹玉的线索

    索明璋虽然开辟太安皇崖天为洞府道场,但并不似勾陈大帝、云霄仙子、无当圣母他们一般开门纳徒,开枝散叶,亦没有世俗凡人繁衍生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偌大的一方宇宙里,除了点点繁星,就只有一方天地被开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这方天地里,虽然山川流水,草木鲜花不缺,但毫无人烟气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座山谷里,高大的苍华神树矗立,碧蓝的枝叶舒展,白花无风自动,仿佛有悦耳的风铃声不断响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树下,一个短发男子坐在那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一条腿向前伸直,另一条腿弯曲立起,收在身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手臂,闲散的搭在弯曲立起的膝盖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男子背靠苍华神树的树干,明明闲散随意,但却仿佛这方世界的中心,更仿若整个太安皇崖天的中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的视线正向燕赵歌和封云笙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燕赵歌看眼前景象,就仿佛回到第一次见索明璋的时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只是此刻,有那苍华神树陪在其身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里,只有一人一树生活,连荧惑戟都是在竺落皇笳天一方世界中栖身,不来打扰索明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赵歌、云笙来了。”索明璋徐徐站起身,面露微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索前辈,来此是有事烦你出手。”燕赵歌朝索明璋拱了拱手,先取出青莲宝色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索明璋接了旗子,打量一眼后,没有多说什么,手掌中直接亮起火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明亮的火光在旗上跳跃,旗子本身不受影响,但原本青色的旗面上,顿时浮现黑色的污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火光同黑色的污迹产生碰撞,甚至引动一方虚空微微晃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在索明璋的压制下,一切都掀不起大风浪,旗子看上去只像是在轻轻飘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火光始终明亮,而黑色的污迹,则开始徐徐褪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速度虽然不快,但其进程仿佛不可逆转,任凭黑色的污迹如何抵抗,都只能节节败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燕赵歌与封云笙见了,都连连点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能力祛除那九幽魔海之渊海水污秽的人,未必只有索明璋一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目前道门中人里,索明璋处理这个无疑最快,最顺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将青莲宝色旗交给索明璋,燕赵歌便不再担心,他一边看索明璋作法,一边大致谈了谈这次的事情经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索明璋虽然离群索居,但他的实力和地位,不管是其他势力的强者,还是道门中人,都不可能忽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道门其他人定期传递进来的消息给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燕赵歌本人今天既然到访太安皇崖天,便索性直接跟索明璋聊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太乙真人和三坛海会大神还健在,可喜可贺。”索明璋目现激赏之色:“三坛海会大神的威名,一向如雷贯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好武成性,潜心钻研的同时,并非闭门造车之辈,实战经验之丰富,早在当年新昆仑九曜时期,便数一数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格外好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因为邵君篁的缘故,索明璋现在收敛许多,或者应该说,他不似以前那么纯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对于盛名在外的对手,有机会接触,他还是会见猎心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在听说聂惊神的事情后,索明璋也陷入沉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对聂惊神,不像对燕赵歌那般熟悉,可也一贯赞赏其才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年的事情,索明璋同样感到遗憾。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半晌之后,他才轻声说道:“可惜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聂师兄的事情,唯有留待后论。”燕赵歌此刻倒很平静:“我们,还是先着紧眼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禹师姐伤势已经渐渐痊愈,如今尚未苏醒,是因为我们保守的缘故,想要她不留病根后患,待一切妥当后,再唤醒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截至目前为止,还差最后一件名为魂刹玉的宝物不曾凑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先前,应龙图等人外出游历的同时,便也再顺便搜索这相差的最后一件宝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结果魂刹玉没找到,却无意间撞入大荒元府,遇见太乙真人和哪吒,这才有了后续种种事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这次总算有了一点切实的线索,却是意外之喜了。”燕赵歌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哦?”封云笙和索明璋的视线都看向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燕赵歌点点头:“这次争夺释迦舍利,妖族之中,冒出来一个有些出乎我预料的妖族大圣。此前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还因为他当年已经陨落在大破灭里,不曾想原来还在世上,想来是因为先前一直藏身辰山星海,如今才重新出山的缘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先前就是让北冥分身去跟上他。”封云笙恍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北冥分身没有跟他们两个一同返回道门诸天,先前争夺释迦舍利和青莲宝色旗的大战结束后,就不见了踪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封云笙虽有察觉,但心想燕赵歌自有计较,所以并不过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此刻她听燕赵歌提及此事,立即便联想到北冥分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啊,不过还没确切眉目,因为那奎木狼与其他妖族大圣同行,目前还不好接触,但总可以试着找找机会。”燕赵歌答道:“如今白莲净土和仙庭交战正酣,妖族和西方极乐净土虽未开战,但也并非完全漠视,奎木狼如今重新出山,未必不会有动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奎木狼,原来是他。”索明璋与封云笙闻言都点点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奎木狼的名号,他们也听过,本是上清旁支,上古纪元封神之战里遭劫上了封神榜,入了天庭神宫,为二十八宿星君之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人一身本领,颇为精湛,乃是天庭神宫里天君之中有数的好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年妖族和佛门的争斗乃中古纪元的主旋律,但其背后,道门与九幽也都各有动作,烂账糊涂账无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奎木狼中古纪元时,就曾经化名黄袍怪,同其他妖族大能一起布阵,阻碍西佛东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他也和四木星中其他三位,一道相助孙行者、三藏法师一行人对付别的妖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事情涉及当时多方博弈,具体真相如何,怕是连当事人自己都讲不分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大破灭时,天庭神宫遭劫,大部分强者陨落,奎木狼没了消息,后来者们多以为他也身死,却不料是投了妖族辰山星海,直到如今才重新现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